「我們好不容易從中國移民出來,為的就是給孩子一個自由獲得知識的空間,可沒想到,這邊的中文學校幾乎都是用的中國(大陸)教材,感覺走到哪裏都擺脫不了那種如影隨形的洗腦控制。」在澳洲生活了7年的高女士對大紀元說。

在人們關注孔子學院、孔子課堂輸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時,忽略了一個更為廣泛、深入各個社區、針對所有不同年齡不同族裔的人群、以通過教授語言為名輸出中共意識形態的地方,即海外的中文學校。

中共通過海外中文學校輸出黨文化

高女士的這番感慨源自於墨爾本新金山中文學校的教材內容。她在翻閱朋友女兒VCE課程12年級的教材時,第5課「中國的計劃生育」引起了她的注意。

VCE(Victoria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即澳洲維多利亞州的高中畢業考試,是頒發給順利完成維多利亞州大學預科課程(高中)學生的畢業證書。

高女士表示,這篇課文的內容講到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如何成功,對中國和中國人如何有利,歌頌這個政策,「其實這個政策完全是在剝奪人的基本生育權,把它寫在正式的教材裏給17、18歲的孩子學習是在洗腦,就是把不正確的東西灌輸給他們。一個國家政府去干預生育是不被西方社會價值觀所接受的。」

中共漢辦提供給墨爾本新金山中文學校12年級的教材。(受訪者提供)
中共漢辦提供給墨爾本新金山中文學校12年級的教材。(受訪者提供)

在澳洲的中文學校不只是教學中國語言,它也有教授中國文化,「他們在(中文)教材裏面加了很多內容來影響我們的下一代。」高女士說,比如大力宣傳中共,不去給孩子們講中共真正的歷史;還有,在介紹台灣、香港、西藏以及國旗國歌、愛國華僑等內容裏,「把國和黨綁在一起給中國人灌輸,中共在竊政的時候就開始進行這種道德綁架,中國人在無意中就接受了這種概念:中國就得在中共的領導下,反對中共就是不愛國、誰說中共不好就是背叛祖國,就是忘本、就是反華。」

「有了孔子學院以後,就更灌輸中共意識形態的東西,而真正共產主義這套東西到底是甚麼,許多人並不知道,被灌輸的人反而認為這套東西是一種比資本主義更先進的社會制度,就覺得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就是剝削、侵略。」高女士說,「其實,教授語言用不著這樣。」

據2014年的一份資料介紹,澳洲的中文教材來源大致分為兩類,幾乎有中國大陸移民背景的學校都在使用中國暨南大學版《中文》(1—12冊)、中國人民教育出版社《標準中文》(1—12冊),以及中國大陸公立學校使用的《語文》課本;有台灣或其他背景的學校使用台灣出版的《兒童華語》、《初中華文》、《高中華文》和澳洲本地出版的教材,如《你好!》。

而位於廣東的暨南大學的華文學院是整個中共海外華文教育的指導單位,長期承擔中共僑辦和漢辦的師資培訓項目。

維多利亞州首府墨爾本、擁有數千名學生的新金山中文學校的一名VCE老師告訴大紀元調查記者,墨爾本中文學校的教材基本都是使用中共國務院僑辦、漢辦配的教材,「我們用的教材是漢辦提供的專門教中文的教材,漢辦給我們的這個教材設計是從小學到高中(相當於到國內高三),我們以教材為依託,教課按照教材節奏,一年級用第一冊、二年級用第二冊等,並融入一些傳統知識和形式。」

據新金山中文學校官網介紹,新金山是墨爾本最大的華人社區學校,創建於1992年,現有近五千名在校學生,包括數百位非華裔兒童,在冊教師近三百位,有近十個校區和數十個設在當地小學校內的課後中文班。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在該校網頁的新金山中文圖書館頁面公佈的每月活動安排裏,大部份活動,包括CCTV-4墨爾本觀眾俱樂部活動,都是通過欣賞紅色作品(文學與電影),或一些交流座談會宣傳「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

 墨爾本新金山中文學校12年級的教材。(受訪者提供)
墨爾本新金山中文學校12年級的教材。(受訪者提供)

旅居澳洲的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表示,海外的中文學校,還包括公立私立學校開設的中文課程中幾乎都在使用中共提供的免費教材,而這與中共滲透有關。

「海外的中文學校師資力量比較薄弱,沒有能力系統編寫自己的教材,有的學校只有一名教師可以教中文。所以中共利用澳洲中文熱、國家又扶持多元文化,希望開設多語種包括中文課程的心情,把它的黨文化思想通過漢辦提供的從一年級到高年級系統的教材全部輸入到澳洲社會,深深影響到澳洲社會的中文教育界。」

一位曾在澳洲新南威爾士州社區中文學校任教的老師撰文表示,澳洲是世界上唯一的政府出資支助社區語言學校的國家。資助措施主要有:免費提供公立中學的教室、資金補助等等。

「中共輸出黨文化有多種形式,中文學校教材是一方面。」李元華說,中共有專門執行輸出的機構,「比如悉尼文化中心掛靠在中共相關部門裏,中心主任是領事級別的,他們搞的許多活動,如文化講座、與當地學校進行的所謂文化聯誼以及藝術展覽等等,意圖都是想宣傳中共,包括去打擊一些中共不喜歡的(團體),如它所說的藏人文化、台灣文化等等。」

李元華表示,中共文化輸出的最終目的是在海外建立文化霸權,「它要抑制其它的聲音,或者在澳洲的國土裏只能聽到中共的聲音,所以它投入了大量的金錢、物力和人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