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寒山‧〈杳杳寒山道〉

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澗濱。
啾啾常有鳥,寂寂更無人。
淅淅風吹面,紛紛雪積身。
朝朝不見日,歲歲不知春。 

寒山是唐朝貞觀年代的詩僧(擅長寫詩的僧人)。他長期住在天台山寒巖(今浙江天台西南),故號寒山子。他的詩就寫刻在山石竹木之上,總共六百多首,現存三百餘首。其詩語言明淺如話,有鮮明的樂府民歌風。內容除用形象演說佛理(向世人勸善)之外,多描述世態人情,山水景物。詩風幽靜,別具意境。這首〈杳杳寒山道〉很能代表他的詩藝風格。

詩的內容,是寫詩人的生活環境,寒巖高山深壑中的景色,最後見出心情。通過對環境的描寫,反襯詩人寒山修煉的艱苦與堅定的態度。

首聯,寫山水:「杳杳(讀咬,昏暗)」,言山路深暗幽遠。「落落」,言澗邊寂寥冷落。詩一開始,就把讀者帶進一個冷清的境界。次聯,寫山中幽靜,用輕細的鳥鳴聲,反襯四周的冷寂。三聯,寫山中的氣候,用風雪的凜冽,寫出環境的冷峻。尾聯,結到感受:山幽林茂,不易見到陽光;心如古井,不戀情於春來秋去。前七句,渲染環境的幽冷。最後一句,見出詩人超然物外的恬淡心情。詩人把清苦寒冷,等閒視之,更能反襯其修煉的專精和境界。

這首詩,除了用景物渲染氣氛、以氣氛烘托心情這種傳統的表現手法之外,使用疊字,是它的特點。通篇在每句之首,都用疊字,這並不多見。清代人顧炎武《日知錄》說:「詩用疊字最難。《衛風.碩人》……連用六疊字,可謂『復而不厭,賾而不亂』矣。」他提出了用疊字的要求:復而不厭,賾而不亂。要做到這一點,關鍵在於變化。寒山這首詩使用疊字,就很賦予變化。「杳杳」具有幽暗的色彩感;「落落」具有空曠的空間感;「啾啾」言有聲;「寂寂」言無聲;「淅淅」寫風的動態感;「紛紛」寫雪的飛舞狀;「朝朝」、「歲歲」,雖同指時間,又有長短的區別。八組疊字,各具情狀。就詞性看,這些疊字有形容詞、副詞、象聲詞、名詞,也各不相同。就描摹對像看,或山或水,或鳥或人,或風或雪,或境或情,也不一樣。這樣就顯得變化多姿,字雖重複而不會使人厭煩,繁賾而井然不亂。

使用疊字的效果,大抵像使用對偶、排比一樣,能獲得整齊的形式美,增進感情的強度。寒山這首詩中的疊字,大都帶有一種幽靜寂寥的感情色彩,接連使用,使詩籠罩著一層濃烈的氣氛。再如,「朝」、「歲」,單個的名詞,本來不帶感情色彩,但一經疊用,出現在上述特定的氣氛中,就顯得時間的無限延長,心情的守一專注,純、靜而高尚,也就加強了詩意,具有令人欽敬、肅穆的感情色彩了。

這首詩還由於使用疊字,增強了它的音樂美。藉助於音節的複沓,使人讀起來感到和諧貫串,一氣盤旋,並藉助於形式上的劃一,把本來分散的山、水、風、雪、境、情,組織成一個整體,迴環往復,連綿不斷。

正是:

山高水遠,凜冽苦險。
卓然超拔,何懼惡寒。
心在物外,立地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