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警方濫權濫暴行為屢屢受到輿論譴責。今天(8月23日),早前被捕的示威者呂小姐(化名)在律師和立法會議員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講述被捕後曾被警察脫光衣服搜身凌辱的過程,並公開2名涉事女警的警員編號,表示將對其進行投訴。

受害人呂小姐今天在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和律師蔡梓蘊的陪同下會見記者,呂小姐全程戴口罩和墨鏡,一身黑衣黑帽,未能看到面容,她在講述過程中幾度哽咽落淚。

蔡梓蘊律師首先向記者陳述,呂小姐此前在抗議活動中被捕受傷送院,在醫院一直被男女警察看守,期間曾被警察以言語凌辱,說她「扮痛」等。

數天後,呂小姐獲准出院上庭,她的家人送來衣物讓她可以在上庭前更換。警察將衣物徹底檢查後,有一名女警全程看著呂小姐更衣。之後,呂小姐並沒有被立即送往法庭,而是被送到附近的警署,並遭到警察凌辱。

呂小姐回憶說,當日跟隨兩名女警進入警署的一個房間後,她被喝令脫去全身衣物進行搜身,連內衣褲都要脫去。呂小姐質問為甚麼連內衣褲都要脫?女警說,因為你是犯人。

呂小姐被迫脫去全部衣服後,試圖用雙手保護重要部位,但一女警用筆擊打她的雙手,要她移開雙手以作檢查。隨後該女警又用筆擊打她的大腿,要求她將雙腳張開及蹲下,但呂小姐當時因為受傷無法蹲下。

女警之後要求檢查呂小姐後方,她轉身時見到另一名女警,以「很享受」的眼光觀看她被羞辱,並上下打量她的身體。整個過程持續約15至30分鐘,女警全程沒有帶手套。

搜身程序完成後,呂小姐穿回衣服離開房間,卻突然發現有十多名男警站在房外,令她感到十分尷尬,想哭。

呂小姐在記者會上質問,是否被捕人士就沒有基本人權及尊重。她還說因為這件事件自己陷入抑鬱中,不願上街,因為「怕會再見到警察」。

不過,呂小姐表示,今天之所以站出來,是因為看到報道有數十名示威者被毆打。她說,即使以後被黑警秋後算帳,但如果能讓其他被警察打過、侮辱過的示威者一同站出來,為自己、香港民主自由繼續發聲,「我願意這樣做」。

呂小姐在記者會上還公開了兩名涉事女警的警員編號。協助呂小姐的律師陳惠源表示,除了向警察投訴課投訴外,並希望對兩名女警提起刑事調查。他指兩名女警可能被控犯非禮及襲擊等罪行。

陳惠源強調,警察的搜身過程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因為呂小姐涉及的案情不涉及毒品等違禁品,而且警方搜身時也沒有戴手套。他質疑警方究竟是在搜身,抑或只是為了凌辱「戰俘」。

在此之前,8月5日一名年輕的女示威者在天水圍被逮捕,被多名男警察強行抬入警署,警方粗魯拉扯該名少女衣褲,她的內褲甚至被扯至大腿,疑似露出下體,而拉著她的男警察還打開她的雙腳硬拖著她離開。事件曝光後,引發港人眾怒,痛批黑警無恥!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強烈譴責警隊執法粗暴,違反專業,涉嫌意圖羞辱女性,對女性極不尊重。

有從大陸來到海外的評論人士指出,香港警察這種強制女性裸體搜身檢查、粗暴扯掉女性內褲的流氓舉動,與大陸公安警察的惡劣行徑如出一轍。

法國《費加羅報(Figaro)》8月5日報道,香港浸大教授高敬文引述消息來源透露,約2000中共警察已混入港警中,香港警隊直接聽命於中聯辦,而非港首林鄭月娥。

另外,8月13日,在香港機場抗議警察打爆一名女急救員右眼的抗議活動中,示威者發現2名行為詭異的男子,2人的身份被查證均是大陸公安。#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