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全球多地舉行聲援香港反送中的活動,但在一些地方,特別是加拿大和澳洲一些城市,相關的活動受到一些親共人士,其中不少是親共的大陸留學生的干擾,他們高聲發出辱罵性言論,現場製造混亂和對峙,導致一些活動被迫取消。各界紛紛譴責這些親共學生在西方社會試圖剝奪他人言論自由的行徑,並表示他們受到中共的洗腦,為中共當槍使,很可能會付出代價,而中共卻不會為此負責。

8月17日,數百名墨爾本市民及民主人士在墨爾本市中心州立圖書館(State Library)前舉辦集會,支持香港「反送中」。一名大陸學生在集會即將結束時高聲發出侮辱性言論,被兩名警察帶走。

據悉,16日晚上,在維多利亞州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組織的撐港集會上,也有兩名親共學生因非法襲擊被警察帶走。當晚的集會受到數百親共示威者騷擾,這些騷擾者甚至還要襲擊澳洲廣播電台(ABC)的攝影師。集會最後在警察的干預下提前結束。

主辦方:親共學生將付出代價

對於16日親共學生的騷擾行徑,集會活動主辦方負責人之一、民運人士高健對《大紀元時報》說,親共學生將為其在自由社會中的「瘋狂」行為付出代價,他為此感到不值。

「昨天我看到有兩個學生被警察戴上手銬,押上警車,因為他們過份暴力,我很為他們擔心。父母送他們出來不容易,如果他們被吊銷學生簽證、遣送回國的話,共產黨絕對不會同情他們。」「煽動這個事情的人又不敢露面。」

高健認為,親共學生的做法受多方面因素影響,「有壓力,也有一種錯誤的認知。」

他進一步表示,香港人民提出的要求是落實《中英聯合聲明》,這是合理的。「香港學生反送中,要求雙普選,(中共)中央政府、香港政府完全不理不睬,利用惡警暴打學生,我們要讓香港人民感覺到,我們大陸背景的老百姓都願意支持他們,和他們站在一起。」

高健補充說,「2019年香港發生的事情是一個黑天鵝,對共產黨是個噩夢,他低估了香港人民。香港是很有希望的。」

大學教師:陸留學生被洗腦

墨爾本一位大學教師Zhu Lian 說:「我支持港人擁有抗議的權利,特別是在澳洲。」「中國(中共)針對人權等問題採取的行動,站不住腳。」

作為大學教育和研究工作者,Zhu Lian知道在親共者參加的活動中,充斥著中共間諜。他了解中共對澳洲滲透和影響的手段,「他們不是用武力入侵其它國家,而是用經濟手段施加影響。」

很多大陸學生把爭取民權的香港民眾視為叛國、反中國,Zhu Lian說:「他們就是被洗腦了。」

根據之前的研究資料,Zhu Lian獲悉,有一些大陸留學生回國之後,雖然擁有更好的英文能力和專業技能,但中共會懷疑他們,限制他們在國有企業、事業單位的職業發展。「很多留學生在海外為中共跑腿、做事,他們信任中共,可是問題是,等他們回國後,中共信任他們嗎?」

澳洲知名女作家齊家貞:共產黨邪惡 愛國不等於愛黨

澳洲知名華裔女作家、獨立中文筆會副會長齊家貞說:「我們在澳洲享受了自由民主,但是香港正面臨著危險,他們的自由民主是被中共一點、一點剝奪了。中共完全背棄了自己承諾的一國兩制和50年不變。自從香港主權轉移以後,香港人就一點、一點地喪失了自由,我覺得香港人這次站出來非常有意義、非常了不起、非常勇敢。我們愛中國,也愛香港。」

齊家貞認為愛香港和愛中國之間沒有矛盾。「愛香港是指愛民主和自由,他們(中共)說的愛國是把愛國和愛黨等同起來了。共產黨是一個非常邪惡的組織,它並不能代表中國,但很多人被中共洗腦之後,就把兩者分不清了,這其實是兩碼事,不能等同的。」「那些人他們打著紅旗,唱著紅歌,罵我們,還說自己愛國,這就是典型的把愛中共和愛祖國混在一起的人。」

大陸留學生干擾多倫多遊行

在地球的另一端,多倫多市中心8月17日一場聲援香港市民的遊行,則因為大量中國大陸留學生在現場干擾,被迫取消。

由多倫多港人聯盟及港加聯聯合主辦的「8.17全球撐港遊行多倫多站」遊行,17日下午3:30開始在多倫多舊市政廳大樓前集合,準備4時開始遊行。

但是,以中國大陸留學生為主的華人,拿著旗子、簡單的標語,甚至拿著嶄新的塑料板製品,在現場近距離與參與遊行的人群對峙,高聲喊口號。多倫多警察不得不用單車和人牆,使兩群人保持距離。最後,遊行主辦方以安全為由取消了遊行計劃。

港加聯主席馮玉蘭女士對《大紀元》說,多倫多港人聯盟和港加聯聯合正式申請了警方的許可,舉辦一個和平的遊行,但是,「這些親共學生和個人用噪音,甚至肢體衝撞,來挑釁我們的一些參與者和組織者。」「這種行為,我們是零容忍的。因為在加拿大,每個人都有自由表達的權利。這種權利是非常神聖的。」馮玉蘭說,「對於這種行為,我們強烈譴責。」

她說,這些人大喊示威者是暴徒,將香港人爭取自由及自治的行動描黑為分離主義行動。這種手法,中共在對付新疆、西藏,甚至國內很多維權運動中都使用過。「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是中共習慣使用的伎倆。」

專家學者:留學生須多思考

獲獎作家、民陣副主席盛雪在現場對《大紀元》說:「我一點都不奇怪,因為在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前,一些華人和中國留學生就已經在多倫多召開過支持中共暴政的集會。」

前中國律師、自由民主倡導者賴建平對《大紀元》說,這些留學生「可以說是年幼無知。」「因為他們是在共產黨洗腦教育下成長的一代人,對世界的潮流、對人性了解非常有限。所以,他們會跟著中共的指揮棒走。」「我覺得他們應該冷靜下來,多做一些思考……中共的獨裁專制這樣搞下去,對他們的家庭、對他們的子孫後代究竟是好還是壞。」他說。

「香港這個抗爭運動必須要堅持下去,如果不堅持,一退就會一敗塗地,中共就會順勢把香港變成中共的一個市,把香港徹底赤化、共產暴政化。」賴建平說,全球的人都應該「為香港人加把勁,為他們加油,打氣。」

盛雪說,這些留學生「不是在使用言論自由權利,他們是在對抗言論自由權利,因為他們的背後是中共暴政。」

陳世超則表示,這些大陸留學生唱國歌,「起來,不要做奴隸。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正在做奴隸,正在做中共的奴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