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9日,香港民間舉辦第五次記者會,並以「公民權利大倒退」為主題,指控政府及警方濫發「反對通知書」侵犯公民權力,更以「反對通知書」將遊行集會非法化,藉此拘捕抗爭者並用酷刑對待他們。

就昨天(18日)170萬人在維園「流水式集會」,發言人批警方只批准維園集會是製造混亂,並指責警方對8‧18集會安全沒有盡責。

抗爭者以和平理性的集會來證明警方「大錯特錯」

民間記者會發言人王先生表示,警方以假定的遊行對公眾的安全構成威脅為由拒絕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抗爭者以和平理性的集會來證明警方『大錯特錯』」。

他指責警方將170萬人圍在維園,目的就是製造混亂,完全沒有理會警察維持市民集會安全的責任;政府的發言人還發新聞稿指責170萬人參加遊行集會是縱容暴徒,政府已經一意孤行,選擇對民意漠視。

香港現在的集會遊行 自由岌岌可危

他還表示香港回歸20年後,港人非但沒有爭取到真正的民主和各種基本權利,反而一步步倒退到大陸的水平。

香港民間反送中第五次記者會。(駱亞/大紀元)
香港民間反送中第五次記者會。(駱亞/大紀元)

他還引述有人說香港人雖然沒有民主,但還是有自由,他認為沒有民主保障的自由是非常脆弱的,隨時可能被無法無天的政權一手扼殺。

他強調,「過去數年不獲批的遊行只有約0.01%,但在『反送中』運動中,警方在兩個月內已經8次對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這真正反映出香港現在的集會遊行自由已經真正消失,變得岌岌可危。」

他批評警方正在扼殺香港人的基本自由,「香港政府和警方的做法已經跟一個獨裁政府無疑。政府還用白色恐怖來對待人民,以此嚇退為香港挺身而出的抗爭者。」

香港民間第五次記者會。(駱亞/大紀元)
香港民間第五次記者會。(駱亞/大紀元)

記者會上一位申請遊行集會的鄺小姐,介紹了自己在申請遊行期間,遭到警方諸多刁難和打壓的一些情況。她表示,警方要求示威者不能路過所謂敏感的建築物,例如中聯辦、或者7號差館(警察總署),要求遊行修改路線等,「到最後其實他們不批准我們遊行」。

她還表示,警方刁難還會提出一些不合理的問題,比如警方會經常問我們怎樣可以確保集會之後不會有市民去潛伏在一些比較敏感的位置,我們怎樣可以肯定那些人會走。她認為,集會完結之後的維持秩序、或者這一切的責任其實是警方的責任,不應該交給他們。

她強調,「警察是利用一些未發生的事情去刁難一些集會的主辦人,去阻止我們去行使一些我們公民權利,其實是很不公平的事情。」

申請遊行集會的鄺小姐披露遭警方刁難。(駱亞/大紀元)
申請遊行集會的鄺小姐披露遭警方刁難。(駱亞/大紀元)

這次記者會也邀請法律界人士分享了香港警方在對待抗爭者的過程中的違法現象,並進行一一剖析。

記者會上,民間記者會發言人還回答媒體很多的問題。其中有人問《環球時報》形容昨日(18日)是暴力退潮,原因是深圳武警集結,王先生認為昨天的遊行集會表示市民心意已決,非常堅定,即使政府使用各種白色恐怖,香港人仍然是齊上齊落。

也有記者問關於和理非與勇武派的相關問題,發言人王先生認為遊行是「和理非」的形式,「勇武」也是抗爭的另一種形式,香港未來的路要用怎麼樣的方式,有很多不同的聲音,遊行集會是be water的精神。

他強調,他們會聆聽並恪守民間的意見,不斷改進做法。「反襯之下,政府才是一直充耳不聞的一方。」

他還說:「如果在超過一百七十萬人和平上街之後,政府依然沒有落實五大訴求,政府就是在驅使香港人再一次勇武起來。」

昨天民陣維園集會上香港市民排隊上台演講,其中一名IT女士表示,「香港要真正民主,共產黨不滅亡是不可能的。」她還認為,香港是共產黨的命脈,是共產黨的咽喉,如果香港「攬炒」,共產黨立即完蛋…..

民間發言人被問怎麼看這名女士的觀點,他說,「其實我們想要爭取的是五大訴求,是我們市民一直追求的。關於未來想爭取真正的民主,想要走一條甚麼道路,其實現在我們給市民一個發聲渠道,是一個平台,其實我們也不可以代表所有人說,甚麼才是真正的民主,我們該爭取甚麼樣的制度。正如我剛才所說的,我們的市民一致堅決地走上街頭,希望去抗爭現在的政權,讓整個制度會面對我們的聲音。」

他還表示,「香港現在這個民主自由人權的問題,已經提升到國際的層面,現在全世界很多地方正在關注著我們香港的問題。從八月十六日到十八日以來,全球有十三個國家、三十九個城市都有遊行、集會、聲援香港人爭取五大的訴求,關於民主人權這個問題,其實是國際、全世界共識的基本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