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民爭取民主的活動已經進入了第11周,《華盛頓郵報》外交專欄作家、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研究員狄森(Marc Thiessen)8月15日撰文表示,中共在與香港對峙的僵局中無法佔上風,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卻有至少三項優勢,他應該利用這些槓桿來拯救香港。

下面是他的觀點(經過編輯):

美國總統特朗普警告中共,如果希望達成貿易協議,就必須「人道地」回應香港的抗議活動,這是美國總統第一次公開表示,如果北京對香港發起天安門廣場式的鎮壓,美國就會對北京施壓。

事實上,中共在香港問題上沒有勝算,它的能力比許多人認為的要弱得多。中共聲稱顯示出「克制」,但事實是,如果中共能夠以可接受的代價輕易擊敗香港抗議者,那麼它立刻就不會「克制」了。

香港的情況與三十年前天安門廣場的情況截然不同。當時抗議者們聚集在天安門廣場,很容易被中共當作目標擊中。而在香港,抗議者們為了避免另一個天安門事件,他們採取了「像水一樣」的策略,在一個巨大而擁擠的城市川流不息,社交媒體上組織活動,並同時在多個地點進行。即使港府在一個地方擊潰抗議者,他們可以在另一個地方重新開始。此外,香港的抗議活動是無領導的,這意味著沒有任何組織者可以被圍捕,如果中共逮捕了一群人,就會有另一群人取而代之。

30年前在天安門,中共軍隊清理廣場的行動是在黑夜中進行的,並且是在媒體的視線之外。但是現在香港的抗議活動在國際新聞媒體的注視下進行,數百萬手機錄像頭記錄著每一個暴行。

此外,香港的地形有利於抗議者。如果中共軍隊進駐,將面臨港人堅決的抵抗。中共本希望打破民眾對抗議活動的支持,但如果派軍隊入港,將產生完全相反的效果。

與30年前相比,中共現在擁有了「面部識別」技術,該政權正在建立一個奧威爾式的監視民眾的國家,目前北京與香港在「面部識別」方面的合作程度尚不清楚。但抗議者同樣可以利用技術優勢,通過加密的短信和社交媒體進行溝通。如果切斷他們的通訊手段,那也會削弱依靠信息自由流動的香港金融業。

最後,中共的軍事干預意味著香港這座國際城市的終結,這也是北京無法承受的。大陸經濟正在放緩,甚至可能正在收縮。如果中共決定鎮壓香港,將導致資本和人才逃離這座城市,從而殺死這隻下金蛋的鵝。

那麼,特朗普應該怎麼做?他應該警告中共,如果香港的民主運動被鎮壓,那麼美國將廢除「香港政策法」,取消香港的優惠地位,因為這種優惠地位的前提是香港是一個獨特的實體,但如果北京進入並佔領這座城市,那麼意味著「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自治結束了,香港的特殊地位的理由就會消失。

其次,特朗普還應該告訴中共,如果香港遭到鎮壓,那麼美國將歡迎香港人成為難民。香港是地球上經濟最活躍的城市,香港人勤勞、富有創造力和創業精神的人,這正是特朗普所說的美國歡迎的那種人。如果中共不想要他們,特朗普應該說,我們希望他們把創業精力和創造力帶到美國。

最後,特朗普應該明確表示,中共軍事干預的成本將造成資本外逃、人才流失和香港優惠貿易地位的終結,以及中美之間不會再達成任何貿易協議,這樣中共將面臨巨額關稅和國際制裁,這可能導致其經濟全面收縮 ,從而導致大陸的不穩定和抗議活動。也就是說,中共在香港的的軍事行動即使獲得成功,也將成為慘澹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