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份,至少逾千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其中被非法判刑的有52人、庭審52人、綁架923人、騷擾289人,批捕及構陷到檢察院、法院的有66人,強制送入洗腦班42人。

2019年7月,大陸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的人次統計。(明慧網)
2019年7月,大陸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的人次統計。(明慧網)

明慧網報道,此外,法輪功學員被敲詐勒索現金386,098元(人民幣,下同),其中警察搶劫勒索現金222,098元,法庭非法罰款164,000元。

7月份,又有7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其中4名法輪功學員是在中共的看守所、監獄非法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的,年齡最小的僅45歲。1月至7月份,中共非法判刑421名法輪功學員。

紐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紐約中領館前舉行了「7.20」法輪功反迫害19周年集會及燭光悼念活動,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戴兵/大紀元)
紐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紐約中領館前舉行了「7.20」法輪功反迫害19周年集會及燭光悼念活動,呼籲國際社會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戴兵/大紀元)

非法判刑

7月份,至少52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分佈在16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28個城市。

2019年7月9日,彭州市法院非法審判法輪功修煉者鄧傳久,他的律師在辯護中講述了法輪功給整個社會帶來的福澤,鄧傳久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反天理、反人類的。然而,當庭法官仍然誣判鄧傳久4年。

鄧傳久,49歲,家住彭州市葛仙山鎮群柏村九組。2017年10月8日,在上班時,被葛仙山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在他的家裏非法抄家,鄧傳久的妻子阻止警察亂翻時,警察暴打他的妻子,其妻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拉開窗戶大喊:警察打人了!警察又把她一拳打倒在地,用繩子把她的手綁上,按在地上又打,整個暴打過程歷時半個小時左右。

鄧傳久被非法關押1年9個月後,於2019年7月9日彭州市法院對他進行非法庭審,法庭內,幾十個座位都坐滿了人,除了鄧傳久的妻子和兒子在場外,他的妹妹和媳婦都不准進去,其餘坐的全都是中共內部人員。

非法庭審中,鄧傳久自辯說:「究竟國家的哪部法律是我破壞的?哪部法律又因我沒有實施下去?迄今為止,也沒有哪部法律規定不准煉法輪功……」他又講了修煉法輪功給人帶來的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等。

律師辯護中,闡明了法輪功給整個社會帶來的福澤和他的合法性,指出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反天理、反人類的。

父母被非法庭審 盲女失聲痛哭

7月25日上午10時,雙目失明的年輕女子安秋菊的父母安國強、曲洪華被中共綁架構陷,當天被非法庭審。

法院原本通知的開庭時間是上午11時,實際開庭時間是下午1時15分才正式開始。當安國強、曲洪華夫婦被帶進法庭時,他們的獨生女眼淚止不住地流,在父母被綁架後的256個日夜裏,安秋菊整日以淚洗面。她89歲的奶奶因思念兒子兒媳而患病在身,只能靠藥物維持。

非法庭審開始,兩位被告人的雙腳還戴著腳鐐。辯護律師當即提出來要求解除戒具,審判長張安克說:因為他們是被長途拉過來的,怕打開戒具有「危險」。就這樣夫婦倆一直戴著腳鐐參加了法庭的非法審理。

公訴人指控安國強的所謂「犯罪事實」僅僅是他跟其他修煉人去公交公司兌換過小面值的零錢,還有家裏有兩套夫妻倆學習用的法輪功書籍;安國強的妻子曲洪華被指控的唯一理由就是家裏的兩套法輪功書籍和其它法輪功字樣的物品。

律師從夫妻兩人沒有犯罪事實、更沒有任何法律依據說修煉法輪功是違法犯罪等方面,為兩人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對於辯護律師論述的觀點,公訴人汝少華無言以對。

在下午2時半左右,庭審宣佈結束,女兒安秋菊被允許和父母說句話。只幾分鐘的時間,父母就被法警強行帶走了,女兒再次失聲痛哭。

搶劫、虐殺

7月份,中共法庭對21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罰款164,000元。

7月份,又有7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至此,2019年1至7月份有57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共迫害中含冤離世。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79歲的法輪功學員孟紅,於2012年5月22日在黑龍江大學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非法抓捕、抄家,不久被南崗區法院非法判刑7年。於2019年7月26日在非法關押中突然離世。

廣西欽州市法輪功學員廖大武,於2018年7月17日被欽州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綁架、非法判刑2年,被迫害得出現嚴重的病症;2019年7月23日,在廣西新康監獄醫院含冤離世,時年57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