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寫香港評論的時候,總是忍不住眼淚。因為我們看到了香港市民正在以弱小之軀,抗爭強大與邪惡、絕無僅有的中共紅色惡龍。

他們只是一些普通的香港市民,很多人昨天還是媽媽的寵兒、莘莘學子、街頭散步的老人、商場購物的街坊、忙碌的上班族。他們200萬人和平抗議,以命死諫付出了四條生命,只得到暴力鎮壓的回應。他們不得不面對全副武裝惡警的催淚彈、散彈鎗和抓捕,要面對本地和大陸黑社會的攻擊。哭喊的母親在記者的鏡頭前被近距離射擊、白髮蒼蒼瘦弱的老人被警察凶橫撞倒在地。十幾個警察大棍圍毆一個倒地的市民,連現場的記者、路邊閒坐的外國遊客都遭到了毆打。在地鐵站、商場通道狹隘空間裏,在僅僅一米多的近距離警察平射開槍;女醫護被槍擊打瞎了眼睛,被捕者被打得的腦出血、四肢骨折,還有人被砍得血肉模糊。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香港民眾,還面臨經過特種訓練的中共間諜嫁禍,偽裝抗議者的特務們到處放火、製造暴力事件,惡意把和平抗議推向暴力。可憐的香港市民還面臨了集結在香港邊境的中共重兵血洗的威脅。

口口聲聲「一國兩制」的中共,一遇到反對聲音就翻臉變成了「殘暴統治」。中共在香港的所有潛台詞是:不服?打得你服!早在2014年,中共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就揚言:你今天活著就是中共政權的寬容。這種肆無忌憚的反人類言語,就是中共政權的最真實寫照。

香港抗議活動以來,中共在全世界媒體面前表現出驚人的殘暴。它在第一時間完全不顧事實,宣佈200萬市民和平遊行是「暴動」,對已經獲得警方《不反對通知書》的合法遊行市民,使用催淚彈和槍擊;並且宣佈繼續推行惡法。在民眾提出完全在《基本法》範圍之內的「五大訴求」時,中共發動了警察黑社會合作的「7.21無差異恐怖襲擊事件」。中共軍警冒充香港警察,使用完全無視香港法律的手段攻擊香港市民,甚至假冒示威者發動各種暴力襲擊嫁禍香港市民。在這同時中共開啟一切宣傳工具,使用完全歪曲的假新聞混淆是非,蒙蔽和煽動中國大陸民眾仇視香港民眾。

特別詭異的是,在香港民眾抗議的每一個階段,中共中聯辦、港澳辦、外交部和林鄭政府,都不是積極回應訴求,尋求對話平息抗議;相反總是在關鍵時候,出現更多暴力手段和惡意言論火上澆油。中共控制的大陸各種傳媒,也出現了大量惡意煽動性信息;中共中央電視台近期一反常態大量使用粗魯語言表達煽動情緒。在6月份貿然宣佈和平遊行市民為「暴動」以後,最近中共又給香港民眾打上了「恐怖主義」的罪名。

問題是,香港這樣一個彈丸之地的市民抗議活動,為甚麼中共居然不惜動用舉國力量,使用陰狠毒辣的超限戰手段?我相信如果沒有國際輿論和美國關注,中共早已讓香港血流成河了。中共為甚麼這樣反常表現出必置香港於死地的凶橫?

其實殘暴的背後是顯示出中共的虛弱和恐懼。它恐懼香港的抗議成為觸動中國大陸這座活火山的噴發。六四以後的三十年裏,它一直恐懼喪鐘響起。而香港市民敲響了內外交困的中共的喪鐘。

香港早已是中共內部邪惡勢力據以爭權奪利的棋子,它們期望香港事件走向不可收拾的惡性發展,所以它們火上澆油唯恐不亂。而中共權貴勢力極端害怕香港抗議之火北移大陸勢成燎原,最後埋葬這個罪惡政權。所以,竭力製造謊言蒙蔽大陸民眾,企圖因此隔離中港。在中共的眼裏,塔利班不是恐怖份子,香港市民卻成了「恐怖份子」,因為香港的正義抗爭點到了中共的死穴。

香港的抗議活動,註定是一場越來越艱難和危險的正邪之戰。紅色巨龍感覺到了危險,會更瘋狂。但是這正證明這場抗議活動的價值所在。香港走對了!正義必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