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是否吃得起茶葉蛋」這事,一直未有定論。如今,中共官媒又引發了對於大陸人「是否吃得起搾菜」的探討。看來,大陸人的生活重心多年未變,仍在「吃」上用心;且「吃」的檔次還有所下降:由原來尚有營養的茶葉蛋,直接降級為毫無營養、且容易致癌的鹹菜疙瘩了。

中共官媒的「海外網」專欄有文章說道,「台灣『名嘴』黃世聰在節目中聲稱『大陸人吃不起搾菜』,引發網友群嘲。近日,大陸搾菜公司安排寄送一箱搾菜給黃世聰,感謝他激發了網友的『炫富』熱情」。被人嘲笑吃不起搾菜,就表示不服了,還要「炫富」。這得多自卑啊!要真有錢,還怕人瞧不起、怕人說自己吃不起搾菜嗎?

更有笑料的是,大陸知名的搾菜公司還在官微中鄭重其事的解釋,「我們吃得起搾菜」。一家賣搾菜的,突然告訴你,他們還吃得起搾菜,這不等於要關門大吉了嗎?就算這個「我們」指的是一般人,那也證明不了啥啊!類似茶葉蛋、搾菜這樣的廉價、劣質食品,我們大陸人吃得起又如何?

今年1月,有學者撰文稱,「以生產搾菜、公仔麵的企業在2018年上半年的高增長,則印證了實際上國內消費市場開始出現消費降級」;「打折商品銷售的火爆程度,則恰恰證實了民眾日常消費的不振」;「有人調侃到,拼多多最大的功勞是讓你看見3億窮人」。照此不難看出, 就算「吃得起搾菜」,也只能表明,大陸人窮的可以。

況且,「搾菜也吃不起了」並非源起於台灣「名嘴」的公開調侃,而是在今年7月底,大陸媒體眼見著上面這家搾菜公司「股票一跌再跌」、「僅僅四天市值就蒸發了44億」時所發出的感慨。儘管該公司總經理公開回應,「搾菜並非賣不動了」,但就在去年11月,該公司上調7種產品的價格時,大陸人就已親口說出「搾菜都吃不起了」的事實了。

在評論區,不少人紛紛表示,「生活真艱難,就連最愛的烏江搾菜都漲價了」;「我的工資本來只能吃起搾菜,看來以後要醬油拌米飯了」;「連搾菜都吃不起了,看來真的要吃土了」。不難看出,這些話所反映的,正是大陸人的日常與心聲,正是中國消費市場以及經濟形勢所呈現出的真實畫面。

在這種慘澹的境況下,這家搾菜公司竟然還要白送搾菜,這是要「打腫臉充胖子」呢,還是在公開表明,他們家的搾菜已廉價到非送不可的地步了?

即使往好的方面說,送人東西也有這樣兩層含義。其一就是扶危濟困。但問題是,人家台灣的人均GDP排在全球第19位,甚至超過了日本、南韓,已達到發達國家的水平。而大陸民眾的人均GDP卻被遠遠甩在全球100名之後。顯然,此時最需要搾菜的並不是台灣人,而是大陸人。

其二體現的是禮尚往來。要說「厲害的國」送禮送搾菜,這事傳出去,未免讓人笑掉大牙。中國幾千年來都是禮儀之邦,曾接受過「千邦進貢、萬國來朝」。要知道,支撐著「萬國來朝」這一盛世的,正是作為宗主國、「以德以禮以仁服外人」的中華禮儀之邦對藩屬國的「恩賜性回報」。

有文章介紹,接受朝貢的皇帝在「回報」時往往遵循著「厚往薄來」的原則,即「回賜物品價值往往高出貢品數倍」。比如,明朝時曾規定:「凡貢使至,必厚待其人;私貨來,皆倍償其價」。按某歷史老師的通俗解釋,就是「你給我進貢一毛,我可能還你五塊」。這樣的朝貢體制是否存在弊端,大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但最不可忽略的,卻是中國「厚往薄來」的待客之道。

如今中國大陸對台灣同胞有多親厚,不僅能從戰狼們「武統台灣」的叫囂中聽出來,也可從上面這箱並不友善的搾菜之禮上體會出來。這樣送禮,只能砸了中國「禮儀之邦」這個金字招牌,讓「厲害的國」顏面掃地。

而「厲害的國」之所以會有如此掉價的反應,不過是因為該國已今非昔比,沒甚麼可厲害的了。今天報復這個,明天跟那個叫板,這不叫「厲害」,這叫「破罐子破摔」、做困獸之鬥。這「獸」恐怕還未意識到,它現在是既有外患、更有內憂。民心早已渙散,又怎是給台灣人送箱搾菜就能解決的?

尤其是人民幣「破7」之後,中國老百姓將在持續加劇的通脹之下,迎來史上最漫長的經濟「寒冬」。到那時,大陸人「是否吃得起搾菜」已不再重要,因為「是否吃得起××」已不再需要任何選項。「厲害的國」要面對的,不是有甚麼可吃,而是上至政府、下至國民該如何活下去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