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軍壓境,香港局勢緊張,一觸即發。香港雨傘運動學生領袖之一、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日前對美媒表示,香港可能會重演六四,呼籲世界領導人支持香港民眾,與他們站在一起。他還表示,自己並不主張香港獨立,他們尋求的只是香港的自由選舉。

現年22歲的黃之鋒是香港年輕一代民主抗爭的代表性「封面人物」,他因2014年的「雨傘運動」被判刑3個月,後獲減刑至2個月,於6月17日獲釋。黃之鋒一出獄即投身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

8月17日,黃之鋒接受《美國之音》專訪,對中共把香港反送中運動稱為「顏色革命」,他批評說,「我們只是在爭取自由選舉的根本權利。那樣的指責很沒有意思。」

目前中共大批武警在深圳集結、演練,恐嚇香港的意味濃厚。黃之鋒表示,中共向香港派駐部隊並不能讓抗議者禁聲。這很不合適。「現在大家應該意識到『天安門大屠殺』也可能會在香港重演,所以世界領導人應該支持香港民眾,與他們站在一起。」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兩黨領袖、國務院及諸多議員頻頻就香港問題發聲,警告北京不要對香港動武,否則後果嚴重。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元首也紛紛呼籲北京保持理性,和平解決香港問題。

不過,輿論普遍認為,香港不是天安門,想在香港重演「六四屠殺」沒那麼容易。而且武力鎮壓的代價會很慘重,北京會因此喪失香港的國際地位,也會讓中美貿易談判受到嚴重影響。

《華盛頓郵報》16日刊登的一篇署名文章說,北京方面表面看來是克制,事實上是,如果代價可以承受,早就進行鎮壓了。如果中共進行武力鎮壓,香港資本和人才將外流,香港作為國際自由港與金融中心的國際優勢地位將會喪失。這是北京不可承受之重。

很多香港人說反送中運動是港人抗爭的「最後的機會」,黃之鋒也曾在推特上說,這次的抗議「不僅僅是『反送中』的問題,也不僅僅是特首林鄭的問題,是關於2047年以後香港的未來。」

黃之鋒表示,這是因為我們看到了中共對人權的鎮壓。「我們看到新疆的活動人士被關押,我們看到立法會議員被驅趕,我們也看到書商被綁架,外國記者被驅除出香港。這就是為甚麼經歷『一國兩制』的人們說,我們現在是『一國一個半』體制。我們會繼續抗爭。」

2014年的「雨傘運動」,香港警察發射了80到90發催淚彈,但現在他們在香港發射了2,000發催淚彈。黃之鋒說,香港人經歷了中共對人權的更大的打壓。「我們會繼續為自由選舉抗爭,但是打壓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想像。」

他表示,從「雨傘運動」中得到的一個教訓,就是要爭取獲得更多的民眾支持。「我們當時有40萬人,現在發展到200萬人了。」

對於中共為何無法贏得香港年輕一代的信任?黃之鋒說,「因為他們(中共)是威權體制,我們不相信威權體制。」

他強調,自己並不主張香港獨立,他們尋求的只是香港的自由選舉。他希望香港人可以自由地決定自己的經濟、政治地位及領導人。但現在的領導人是北京指定的,香港的未來應該由香港人決定。

現在香港大多數年輕人都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不認同自己是中國公民。黃之鋒表示,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不把自己看作是中國公民。「如果我們進入中國,我們可能被綁架、拘留和起訴。這些都發生過,所以,我們沒有理由認同。」

對於如何解決香港目前的僵局,黃之鋒認為,習近平應該到香港來,走到抗議民眾中間,傾聽香港的聲音。他表示,香港的林鄭只是代理人,真正的決策者是習近平。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13日透露,在北戴河會議上,中共現任高層與政治元老在香港問題上出現拉鋸戰,在不能達成共識的情況下,中共前總理溫家寶對習近平一方摞下了一句話,「我們該說的話都說了,你看著辦」。前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則希望習近平不要在香港問題上扮演「狠角色」。

陳破空認為,溫家寶的意思就是如果在處理香港問題上出了事,後果由習近平一方全權負責。

黃之鋒此前曾表示,香港不僅是一個金融城市,也是具有象徵意義的抗議城市之一。香港僅有700多萬人口,但是當200萬人加入遊行、上街,北京需要對此付出代價。

他希望世界人民和各國領導人聚焦香港,他們應當認識到,香港是一個民眾可以為自由而戰,可以向中共施壓的地方。而中共的領導人,應當學習全球的普世價值。#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