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初的消息稱,有中共警察混入港警中。之後發生的系列事件顯示這個消息或可能是真的,且中共公安可能也混入了示威者隊伍中。

有分析認為,中共一貫的手段,是派人混入抗議民眾的隊伍,甚至栽贓陷害,實際是為其後的暴力鎮壓製造藉口。當年中共對待「六四」、法輪功都曾採用了這種手法。

疑似中共公安混入香港示威者人群

8月13日,香港抗議民眾在機場發現疑似「中共臥底」的三名大陸男子混跡在抗議人群中。其中一人是中共喉舌《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另兩人的名字被發現出現在深圳福田公安的名冊中。

德媒採訪了當時在現場的示威者阿銘(化名),阿銘描述了他與幾位同伴在大樓內發現疑似大陸公安的兩名男子的情形。兩名男子都身穿黑衣和戴著口罩。

阿銘憶述:「我們察覺他們的眼神非常不同,不斷的四處看。當他們發現我們之後,本來一起坐著的他們,其中一人站起來在附近徘徊,好像想刻意分開假裝互不相識,令我們覺得更加可疑。」不久之後,兩名黑衣男子突然離開原位,阿銘和同伴馬上尾隨。

阿銘在機場觀察了這兩名黑衣人一會兒,感到可疑,於是大喊「阿Sir,你是否是警察?」旁邊的示威者留意到,也跟著一起高聲質問。這個時候,黑衣人不但沒有回答,而且拔足狂奔。阿銘形容:「他們跑得越來越快,到轉角位置兩人分開跑。我追著其中一位,想查看他的證件但被拒絕,我交給其他手足跟進,在他的手機內發現許多示威者的大頭照,刪除後就讓他們離開了。」同行的另一名黑衣人被其他民眾圍堵,證件顯示他名為徐錦煬,與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一位輔警同名同姓。

這名疑似公安的徐錦煬久久無法擺脫示威者,糾纏至晚上約11點,徐錦煬在警察協助下被送上救護車。報道指,原本不適理應昏迷的他在上救護車後睜開眼睛。

另一名跑掉男子的證件顯示,他與深圳福田另一名公安林志威同名。

事發後,中共官媒只大幅報道了當晚付國豪遭打的消息,但對於當晚同樣被抗議者圍困的另兩名男子,報道則被刻意淡化,不提其名字。

傳中共警察秘密混入香港警方

法國《費加羅報(Figaro)》8月初用兩個版面,刊登對法國社會學家、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系主任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教授的專訪,評論香港「反送中」運動。

高敬文在接受採訪時透露,「北京秘密地在廣東和鄰近省份調動人手,增援人數約3萬的香港警隊,廣東人能說粵語,因此能裝扮成香港人。」

相關消息曝光後被多家海外媒體報道,香港警務處隨後發表新聞稿否認,稱「絕無此事」。

8月8日,高敬文又在臉書發文回應此事。高敬文在帖文中肯定大批大陸警察混入港警這一消息的真實性,並補充說大約有兩千名大陸警察混入其中。

高敬文表示,之前部份中英文媒體對《費加羅報》報道相關部份的譯法有誤,因此他再次複述一次自己的說法:「表面上,香港警察聽命於林鄭月娥,但實際上,他們是通過中聯辦遵從來自北京的指令。北京已秘密地在香港3萬警力中,安插了一定數量的中國大陸警察,這些警察來自鄰近廣東的地區,能像港人一樣講粵語,這樣他們(大陸警察和香港警察)就能更容易地融為一體。這是我的消息來源告訴我的消息,而這是相當嚴重的事態發展。事實上,林鄭月娥已沒有對香港安全事務的話語權。」

高敬文特別提到,自己不清楚安插進香港的大陸警察的確切數字,但最新的消息顯示,數字約為兩千人。

曾經擔任鄧小平翻譯的高志凱對《華爾街日報》表示,北京下一步舉動要取決於香港未來數日事態發展。他認為,北京只會將動用武力作為最後手段,但可以採取一些低級別的干預措施,包括派出警察。

港警承認警察混入示威者隊伍 中共警察露蛛絲馬跡

香港一家電視台拍攝的畫面顯示,8月11日晚上在銅鑼灣,有身穿黑衣、假扮示威者的警察協助逮捕示威者。當記者問他們是否是警察,有沒有委任證時,一名黑衣人回答:「警察公共關係科會回答你。」

當記者追問該名黑衣人到底是不是警察時,他反問記者有沒有記者證,在記者出示記者證之後,他聲稱他的委任證不需要給全世界看。

香港警方在12日召開記者會,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承認,8月11日,警員喬裝「不同身份」混入示威者,但未肯透露人數。

還有示威者指11日當晚有懷疑警員挑起事端,煽動「搞警車」。他們質疑對方明顯煽動,但一般示威者很少有此行為,當時他們沒有理會。

另外,警方11日在銅鑼灣的驅散行動中,有媒體拍攝到有警察把竹枝插入一名被捕青年的背囊,被質疑安置假證據。

之後,香港高級警司李桂華在記者會上辯稱,被捕者事前手持竹枝對抗警察,被警方制服時竹枝遺在地上,有警察拾起放入背囊,形容做法「不完美,但可接受」。

監警會前委員、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則認為,如有表面證據顯示警察涉插贓,警方需作刑事調查。

美國之音引述香港公民黨主席、前立法會議員梁家傑的話稱,(對警方)最嚴重的一個指控就是喬裝者在尖沙咀向警處投放汽油彈。

8月5日,有網民在Youtube公佈了一段香港警察欲進入大埔超級城被拒的影片引發熱議。影片約1分38秒,影片顯示約有10多名警察在大埔超級城外搜索,似乎要進入大埔超級城,但被拒絕。在影片的38秒處,帶隊的警察喊了一聲:「來!同志們。」對現場警察發指令。

很多民眾在影片的評論處質疑,「同志們?香港警察這樣講話?」有民眾留言說:「不打自招,完全做實了解放軍暗中混入警察中,參與鎮壓的傳聞。港警可恥,共產黨陰毒。」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現在看來,中共公安警察可能已經滲透進了香港警察內部,以及示威者內部。「香港」警察的所作所為越來越像是中共的手段,如「打入敵人內部」等等。這樣就出現一個問題,未來無論是香港警方加重出手,或者挑起事端,還是示威者使用暴力,都可能是中共的人在那裏「執行任務」。

中共鎮壓「六四」用類似手法:派人混入抗議隊伍栽贓陷害

李林一認為,中共一貫的手段,先是動用國家機器文攻武嚇,然後派人混入抗議民眾的隊伍,製造混亂,甚至栽贓陷害,實際是為其後的暴力鎮壓製造藉口。

李林一說,這種手法,在過去歷次民眾運動中,中共都或多或少採用過,在1989年鎮壓「六四」學運、1999年鎮壓法輪功及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中,尤為明顯。

此次疑似中共公安、記者「挨打」事件,「六四」學生領袖之一王丹就直言,當年「六四」就用過,現在中共「故技重施」。

王丹發文表示,「1989年六四前夕,中共就曾經把一輛破舊的軍車丟棄在長安街上,然後把上車檢查的民眾誣指為『搶奪軍車,準備暴亂』,為六四開槍製造口實」,「現在中共故技重施,派一些人用苦肉計,故意挑釁示威民眾,拍下被毆打照片,在中國民眾中製造『香港人毆打中國人』的假新聞,也是為以後可能的鎮壓製造口實」。

王丹說,他以一個過來人,一看就知道中共要幹甚麼。王丹強調,很多暴力衝突,其實是中共派人假裝成示威者所為,這方面,他們是慣犯。

有報道指,1989年中共「六四」屠殺之前,為了激發軍人對學生的仇恨,中共故意製造了一起慘案:名叫崔國政一個軍士長遭不明身份人員打死,並被澆上汽油點燃,最後還被開膛破肚。中共稱,這是學生和群眾中的「暴徒」所為,並在隨後的宣傳片中以崔國政為例,煽動中國大陸民眾天安門學生的仇恨,認可中共的屠殺。

然而,媒體根據知情者提供的消息揭露,這是中共為了激化矛盾、煽動仇恨,派遣軍人化裝成工人和學生潛入廣場抗爭人群,在混亂中將軍士長崔國政用鐵棍等凶器打死,澆上早已準備好的汽油點燃。

中共在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中的手段

另外,中共抹黑「反送中」的手法,也曾用在2014年發生的「雨傘運動」。

2014年9月22日至26日,香港爆發大規模學生罷課運動,抗議中共人大的決定,爭取真正的民主普選。9月28日下午5時58分,香港警察向示威者發射首枚催淚彈,引發一場持續了79天的雨傘運動。

據報道,時任中共常委張德江、特首梁振英聯手發動參加「反佔中遊行」的以同鄉會、商會名義掩蓋下的各種地下黨員、特務的外圍特務組織和中共控制的黑社會幫派成員假扮成香港市民,故意製造暴力衝突,然後中共媒體加以渲染報道,製造虛假新聞,愚弄大陸和香港民眾。

中共迫害法輪功用類似手法:製造血案 栽贓陷害

此外,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先製造謊言和輿論,再靠激起民眾仇恨,達到加強迫害的目的。

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五人自焚,其中一人喪生。事發後,廣場上的巡邏警察「神速」地在90秒內趕來滅火。僅兩個小時後,中共新華社就以英語向全世界發佈消息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一周後中共央視「焦點訪談」播放了「自焚」錄像,煽動中國人仇恨法輪功。

在這宗事件中,一個叫劉春玲的人當場倒地死亡。

事實上,劉春玲是被一個條狀的重物猛擊倒地而死。央視的「自焚」錄像中可見,一名穿軍大衣的男人揮動手臂,對她發出凶器。那個「條狀物」是重物擊打後反彈回來的,蹦得很高。

而且,劉春玲本人根本就不是法輪功學員。

2001年2月4日,《華盛頓郵報》頭版發表《自焚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眾自焚的動機乃為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

記者菲力普·潘(Phillip Pan)到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發現:她生前在夜總會靠陪吃陪舞謀生,時常打老母和幼女,沒人見過她煉法輪功。

「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聲明說:錄影分析表明,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中共代表團面對確鑿的證據,沒有辯詞。該聲明當時被聯合國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