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多來,一直對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保持沉默的香港首富李嘉誠,日前在香港多家報紙刊登廣告表態,由於沒有明確立場,引起各方解讀。有分析認為,在北京壓力下,李嘉誠被迫刊登廣告表達立場,但在字裏行間卻暗藏玄機。

8月16日,香港多家報紙頭版刊登李嘉誠整版廣告,廣告以「一個香港市民」的名義的表現。

廣告共有兩款,其中一款廣告內容非常簡短:「正如我之前講過:『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另一款刊登的廣告字數稍多些,圍繞中間的反暴力標誌,上寫「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左寫「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右寫 「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下面是「以愛之義 止息怒憤」。

由於廣告字裏行間中,並沒有支持港府,或香港示威者,也沒有針對某方面人士或組織的信息,引起外界不同解讀。

李嘉誠16日以「一個香港市民」名義,在香港多份報章刊登廣告。(資料圖片)
李嘉誠16日以「一個香港市民」名義,在香港多份報章刊登廣告。(資料圖片)

李嘉誠被迫配合中央要求登廣告?

前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獨立評論人士譚自強對自由亞洲分析認為,李嘉誠顯然是受到了來自北京方面的壓力,不得不以登廣告的方式公開表態。

他說,根據香港目前的行情,買一個頭版全版的廣告至少要30萬港元。香港目前每天的報紙大概有15份。有些報紙更貴了,登一天最少要5、600萬。你無端花巨資大規模登廣告,如果沒受到壓力的話,肯定不會這麼做。

譚自強認為,李嘉誠刊登的廣告的內容十分巧妙,既不想得罪北京、又不得罪港人,兩邊都討好。

香港電台報道引述大陸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廣告內容並沒有提出誰需對局勢惡化負責,相信是工商界配合中共中央要求「止暴制亂」的目標。

他說,李嘉誠是透過委婉的方式,重申「止暴制亂」,希望大家由愛心出發,不要將香港推向沉淪。

李嘉誠16日以「一個香港市民」名義,在香港多份報章刊登廣告。(資料圖片)
李嘉誠16日以「一個香港市民」名義,在香港多份報章刊登廣告。(資料圖片)

李嘉誠廣告暗藏玄機?

一些網絡評論人士,在李嘉誠呼籲要停止暴力這款廣告中留意到,其中隱藏「藏尾詩」,只要取每一句的尾字,就能組成這樣的句子:「因果由國,容港治己,義憤民誠」。如果把每個句子最後兩個字串連起來,句子變成:「自由中國、包容香港、法治自己」。

也就是說,李嘉誠隱晦的指出,香港近兩個多月的亂,來自北京的干涉,應該允許港人自治。

網友紛紛留言稱讚:「李嘉誠是智慧老人,不是你我能想像的」、「高手應該是李嘉誠早幾年請了年薪百萬的中文主任」等。

有大陸金融學者表示,牆內外媒體都把李嘉誠所說的「黃台之瓜,何堪再摘」,理解成對示威者的勸誡,顯然是不知道這句話的含義。這是武則天的兒子的遺作,借摘瓜比喻她逼死兒子們,所以誰是母親誰是兒子都沒搞清楚。

媒體工作者杜先生也分析說,李嘉誠分明是支持示威民眾,只是老先生表達很婉轉。摘瓜,把香港所有的特點:自由、法制都拿走,香港還剩下甚麼?相信香港市民很多都看明白了。

李嘉誠廣告暗批北京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也認為,李嘉誠所打的廣告中「黃台之瓜,何堪再摘」這8個字是對北京的含蓄批評。這是個典故,武則天的兒子李賢寫下《黃台瓜辭》名詩,勸告母親不要再對子女趕盡殺絕。今天中共對香港也是步步緊逼,所以這句話是針對北京。

另外一句,「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這可能是對示威者的勸告。也就是,即使你有很好的出發點,但若掌握不好,可能帶來不良後果。李嘉誠是通過廣告表達了一個比較中立的立場。

李嘉誠16日稍晚通過發言人回應有關刊登兩個不同廣告表示,基於目前香港形勢複雜,難以用單一語言或溝通方法回應。談到對政府和年輕人的看法,李嘉誠說,現時年輕人給政府的聲音和訊息震耳欲聾,政府已在絞盡腦汁。他投放資源在青年工作,永不後悔,因為投資青年,就是投資未來。不要讓今天的激情,成為明天的遺憾。

李嘉誠去年已經退休後,目前擔任長江和記實業資深顧問。長期位於香港十大首富之列。過去很長時間,他的每一句話都會引起社會頗大關注和議論。

據悉,李嘉誠於2016年回應旺角事件時,也曾引用「黃台之瓜,何堪再摘」詩句。 但他拒絕回應誰是損害香港的「摘瓜人」,只是說,所有從事政治的人,都要研究這一課,到底為甚麼會出現這事情。

「黃台之瓜,何堪再摘」這8個字,出自唐代李賢的名詩《黃台瓜辭》,全詩為:

「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

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

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

李賢是武則天與唐高宗的兒子,高宗死後,野心勃勃武則天為實現稱帝之夢,連番逼害自己的兒子,李賢的兄長李弘遇害後,李賢也被逼得不能安枕,臨死前他寫下的絕命詩,藉此勸告自己的母親武則天,不要再對子女趕盡殺絕。#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