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1日香港警察暴力升級,「射眼事件」刷新香港最黑暗的一夜。12日上萬港民發起「警察還眼」集會塞爆香港國際機場,這也將迄今長達兩個月的「反送中」抗爭推升到新高點。

因香港政府強推《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修法引發香港民間一連串的反送中運動,若從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開始至8月12日,反送中抗議浪潮已經持續了65天;若從5月4日金鐘立法會大樓第一場反送中集會走到今天,則已逾100天,超過2014年抗爭79天的「雨傘運動」。

香港反送中經歷2個月絲毫不見降溫趨勢,與之相應的國際媒體關注度同樣持續不墜。其中,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在2個月內兩度以香港反送中運動作為封面,被指史無前例。

《經濟學人》6月13日出版這期紙本雜誌,整個封面以紅色為底,再以中共五星旗黃色畫成的兩個「手銬」代替香港中的字母O為圖,象徵香港被中共銬住。及至8月10日出版最新一期紙本雜誌,《經濟學人》以香港警察發射催淚彈後煙霧瀰漫的大埔街頭作為封面。

實際上,這兩個月來香港警察鎮壓手段步步升級,香港也越來越像殺戮戰場。

7月21日元朗警黑勾結暴力襲擊搭地鐵回家的市民,被指「香港最黑暗的一夜」。8月11日,港警濫暴武力首度在地鐵站內開槍,近距離發射催淚彈圍捕抗議民眾,甚至在尖沙咀有名女性遭布袋彈擊中右眼,確定失明。一位過往對政治冷感、今年55歲、小時候曾經歷過香港1967年共產黨暴動的香港市民表示:「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晚」。香港這兩個最黑暗的一夜,相隔不過20天。

而這次集結三代港人的香港反送中群像顯示,是一場真正的跨世代抗爭。

據報道,一位17歲中學生、目睹警察子彈上膛的後雨傘一代說:「我對中國不反感,會看中國綜藝,但不想中共統治香港。」一位35歲藍領工人、雨傘一代說:「過去5年好多人都說以後都不出來了。但大家心底明白,大是大非的時候,一定會再見面。」一位八九一代的六四親歷者表示:「30年來,其實我們的敵人一直都沒變過,都是同一個中共,我們一直面對同一種恐嚇。」

就像香港一位母親獨身對峙全副武裝的成排港警:「我不想這裏變成天安門廣場!」如此的恐懼、憤怒、痛心,30年前30年後並無二致。

新唐人電視台8月9日報道了在網絡熱傳的《致大陸同胞書》,署名為「一名微不足道的香港抗爭者」在這封公開信中寫道:「香港人自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那一夜,就從來未曾與大陸同胞割離。想要割離我們的,從來只有在高處俯視我們的極權。」「在極權政府眼中,掌控社會、維持秩序的方法,從來都只有謊言、恐懼和暴力。這也是為甚麼香港市民,會在一區接一區中相繼起義、前仆後繼。我們攻擊的從來不是中國、不是大陸同胞,而是我們的共同敵人──以極權統治人民的政府。」

香港反送中至今,即使警察、警黑暴力升級,空前強勢鎮壓,不僅都未嚇退抗爭民眾,反而讓過去少表態、不表態的人,都紛紛站到第一線,包括公務員系統,乃至普遍被視為「經濟利益」掛帥的商界、金融界人士。如香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人錢志健,當被問到「為甚麼沒事要跟自己的人身與財產安全過不去?」時,他答說:你不能對邪惡沉默,當有邪惡出現的時候,如果你不發聲,那香港還剩下甚麼?

香港反送中至今,中共沒有停止文攻武嚇、抹黑香港抗議民眾與他們的正當訴求,同時國內封鎖真相,全網刪除「香港加油」,但卻不能阻擋全球連線反送中,連儂牆全球開花,包括捷克布拉格原裝連儂牆(Lennon Wall)現「香港加油」和「黃衣人」的塗鴉。

這讓人想到國內互聯網上一度流傳的歷史帖:1989年11月17日開始,近百萬捷克人民聚集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溫萊斯廣場上,面對成千上萬的鎮暴警察高呼:「把政府還給我們!」當捷克政府指責抗議者損害了人民利益的時候,百萬民眾齊聲回應:「我們才是人民!」12月28日,捷共宣佈交出政權。

截至目前,不論是抗爭時間、人數、群體分佈、行動創意、續航力,「反送中」運動都刷新歷史記錄,達到一個新的高度。與其問抗議民眾何時會結束,不如問中共和被其控制的香港政府甚麼時候尊重民意、還權於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