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周三(8月14日)告訴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特朗普政府決定推遲部份關稅不是對中方的貿易讓步,而是為了幫助美國消費者。

「沒有人想擾亂聖誕季。」羅斯說,但他強調,這不是跟北京在貿易談判上進行「交易」(quid pro quo)。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周二宣佈,延遲部份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手機、筆記本電腦、玩具、鞋類和衣物類等部份產品的關稅將被推遲到12月中旬,而不是原來的9月1日開始日期。

羅斯告訴財經論壇(Squawk Box)節目,對美國擬徵剩下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效應已經顯現,在股市從7月份的歷史高位開始下跌之前就出現了。

「自從USTR宣佈(關稅)聽證會以來,我們一直在做分析。」羅斯解釋道,「儘管USTR最近才宣佈執行關稅,但分析工作在此之前就開始了。」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5月17日公佈了對中國進口的價值3,000億美元產品的加稅清單。同時,在6月底完成了聽證流程。

總統特朗普8月1日宣佈,這批新關稅將於9月1日生效。

羅斯周三的發言也打破了外界猜測延遲關稅是為了暫緩華爾街波動。周二的關稅延期公告導致股市強勁反彈,打破了之前兩個交易日的連跌。

但美國股指期貨周三大幅走低,尤其是2年期國債收益率自2007年以來首次超過10年期國債收益率,加劇市場對經濟衰退的擔憂,以及預期美聯儲減息。

USTR已在6月下旬完成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稅的聽證。這份商品徵稅清單近140頁長,幾乎涵蓋了上一波關稅未列入的民生產品,包括手機(446億美元)、電腦(411億美元)、服裝類(352億美元)、玩具(255億美元)、鞋類(143億美元)。

這批商品清單不包括藥品、某些藥品原料、部份醫療產品、稀土材料和關鍵礦物。

接下來,USTR將對最新一輪關稅商品進行篩選和排除,意味著能證明公司業務受到關稅過度損害的實體,有可能被豁免關稅。

自去年7月中美貿易關稅戰開打後到目前為止,美國已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懲罰性關稅,中方則對1,100億美元美國商品課徵5%到25%不等的報復性關稅。7月末,中美上海貿易談判未有進展,以及中共再次違背承諾,促使特朗普在8月1日宣佈,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

中美貿易談判前景仍不明

中共商務部周二(8月13日)晚發出的公告,中美雙方貿易談判牽頭人進行了通話,並約定在未來兩周內再次通話。

中方通告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應約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欽通話。

同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告訴媒體,美方與中方進行了「非常富有成效」的通話。

特朗普表示,他不確定這是9月1日擬對華加徵的新一輪關稅的影響、還是電話本身起的作用。

「我想多說一次,它們(中共)過去也說過多次這樣的話,說它們打算買美國農產品。但到目前為止,事實讓我對它們感到失望。它們不誠實,或者說,它們確實推遲了(購買)決定。」特朗普說,「是它們有意圖購買大量美國農產品,它們真的想達成協議。」

從中共商務部公告以及美國政府高層的信息來看,中方在通話中再次許諾兌現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承諾,同時也涉及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等議題。

在被問到是否仍對中美之間達成貿易協定保持樂觀,特朗普回答說,他一直很樂觀。

「我想它們想做點甚麼引人注目的事。我的意思是,它們(中共)真的很想做點甚麼——如你所知,它們在香港出了問題,它們非常想做點甚麼。」特朗普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