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中共官方媒體一再欺騙中國人,貿易戰的責任在美國,中國的經濟向好,中共有能力、也不怕和美國打貿易戰,美國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云云,但北戴河會議剛剛結束,中共就向美國發出了示軟的信號。

北京時間8月13日晚,中共新華社發佈了這樣一則短消息:當日晚間,中共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欽通了電話。中方就美方擬於9月1日對中國輸美產品加徵關稅問題進行了嚴正交涉。雙方約定在未來兩周內再次通話。商務部部長鐘山、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國家發改委主任寧吉喆等參加通話。

一如既往,中共不願透露通話的內容,而且將雙方通話滑稽地表述為「嚴正交涉」,目的自然是繼續洗腦中國人。

有意思的是,就在這通電話不久,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即宣佈:擬徵收10%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根據健康、安全性、國家安全和其它因素,部份商品將被關稅豁免或者推遲加稅時間,其中包括筆記本電腦、蘋果手機、玩具、衣服等。

同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新澤西州機場登機前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了美國推遲關稅的原因,那就是「因為和中方進行了富有成效的通話」,「我認為它們想做一些令人吃驚的事情」,「(不過)我不確定它們是否要等到民主黨入主白宮後再有所行動。希望這不會發生,否則中國的經濟會很快崩潰」,「它們真的想達成協議。」

從特朗普傳遞的信息,進一步印證了所謂的「嚴正交涉」就是哄騙中國人的。以美國一貫的強硬立場,如果真的是「嚴正交涉」,美國絕不會豁免部份商品關稅,特朗普絕不會說通話「富有成效」和「他們想做一些令人吃驚的事情」。而且,迫切希望達成協議的不是美國,而是中共。

顯而易見的是,在通話中,北京應該是再一次答應了美國此前提出的中共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的一系列要求,如禁止強制技術轉讓、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禁止網絡入侵和網絡盜竊、開放金融系統、維持人民幣匯率、同意設立監督機制等,外加同意大規模購買美國的農產品。人行行長易綱、國家發改委主任寧吉喆參與通話似乎也佐證了這一點,即示中方將按照美方要求維持人民幣匯率。

為了配合北京的承諾,通話消息剛一釋出,市場黃金交易價格暴跌、人民幣匯率暴漲以及美股大漲,而這背後絕不缺少中共的影子。而這樣按照美國政府要求的開價當然讓美國做出了一點善意的回應。

筆者並不清楚這樣的示軟是否是中共高層在北戴河會議期間達成的妥協方案,但很明顯,這樣的示軟,中共是根本不想讓大陸人看到,因為中共的出爾反爾、色厲內荏的本質已經讓不少頭腦清醒的中國人看透,此番再度從聲嘶力竭到又一次「投降」,中共害怕又喚醒一部份中國人。

那麼,中共為何在此時又一次向美國示軟呢?特朗普的直言不諱可謂一語中的:「我想他們想做點甚麼引人注目的事。我的意思是,它們(中共)真的很想做點甚麼——如你所知,它們在香港出了問題,它們非常想做點甚麼。」

的確,近兩個多月的香港如火如荼的「反送中」運動已經讓北京焦頭爛額。一方面,北京不願意正視民意,回應港人的訴求,而是一味動用警察暴力打壓,8月11日更爆出一名抗議女救護員遭警察近距離開槍、打爆右眼或致失明的慘劇。最近傳出的習近平的「無需動用部隊,用嚴刑峻法儘快平亂,寸土不讓」的最新指示,更是激化了港人與港府、與中共當局的矛盾;另一方面,因為忌憚美國和西方可能的制裁,北京當局對於出兵鎮壓又有所顧忌,尤其是將貿易戰與香港問題結合在一起。

極有可能出於這個原因,北京決定在貿易問題上向美國示軟,並希望美國在香港問題上不要出手。

不妨注意新華社刊發的另一則僅為兩行的消息。美國當地時間8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紐約就中美關係交換了意見。此時的楊潔篪去華府為哪般?

對此,海外富商郭文貴爆料稱,楊潔篪去華府是為了游說美國政府在香港問題上不要有所行動,其隨身攜帶100億到300億美元的購買農產品的合同。此外,其身上可能帶有習近平的親筆信,信中做了某些保證。而這與中美貿易代表談話內容相吻合。

換言之,一再失信於美國的中共當局正試圖以新的承諾,換取美國在關稅問題上的讓步,特別是在香港問題上的沉默。因為一旦美國決定重新審定《與香港關係法》,取消香港的自治區待遇,中共將在金融等領域遭遇重大打擊,而這絕不是中共能承受得起的。

問題是,楊潔篪和中共能如願以償嗎?

首先就香港問題,特朗普表示,中共軍隊駐紮香港邊境是一個非常棘手的情況,香港局勢嚴峻。「我希望香港人能得到自由,每一方都能找到解決方法,包括中國。」隨後特朗普又在推文中說道:「我們的情報告訴我們,中國(中共)政府正在向香港邊境調動軍隊。每個人都應該冷靜和(保證)安全!」

特朗普的言外之意大概是美國政府正在關注北京的行動,尤其關切北京是否動用軍隊,香港人是否可以保有自由,背後頗有警告之意。至於糟糕的情況如果發生,美國將如何做,特朗普並未透露,但是否要捍衛香港人的自由,美國的若干政要早已透出信息,而一直抨擊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特朗普會有不同選擇嗎?是以楊潔篪在華府的游說活動背後的博弈雖然激烈,但結果不會兩樣。

其次對於中共的又一次示軟,早已認識到中共言而無信的特朗普並沒有顯得特別開心。他對記者說:「它們(中共)過去也說過多次這樣的話,說它們打算買美國農產品。但到目前為止,事實讓我對它們感到失望。它們不誠實,或者說,它們確實推遲了(購買)決定。」特朗普的話中有話,就是他並不相信中共的又一次承諾,這不過是中共拖延時間和解決香港問題的伎倆罷了。

基於這樣的判斷,特朗普政府大概又會讓北京失望了,而換來的是北京又一次的歇斯底里和瀕臨覆亡的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