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為太子之尊,他擁有常人所羨慕的一切人間幸福,為何要捨棄王位、財富與妻妾之恩愛?

二千五百多年前,在今尼泊爾境內的古印度,有一迦毗羅衛國,國王是釋迦族,姓喬達摩,名字叫首圖馱那,意指純淨的稻米,所以他又被稱為淨飯王。

淨飯王多年沒有子嗣。一日,王后摩耶夫人夢見一頭含白色蓮花的六牙大象騰空而來,從右肋進入了自己的身體。

王后摩耶夫人夢見一頭含白色蓮花的大象飛來,從右肋進入自己的身體。(公有領域)
王后摩耶夫人夢見一頭含白色蓮花的大象飛來,從右肋進入自己的身體。(公有領域)

不久,摩耶夫人就懷孕了。公元前565年,太子從摩耶夫人的右脅生下,取名悉達多,即 「吉祥」、「成就一切」 之意。

剛一生下來,悉達多太子就能說話,無人扶持即能行走。太子身上發出光明,目光注射四方,他舉足行走了七步,每走一步,地上就湧現出一朵蓮花。一時間,花雨繽紛而下,香風飄散,仙樂齊鳴,天地間出現一派祥瑞之景。

生下太子後第七天,摩耶夫人就去世了,姨母波闍波提撫養了悉達多太子。

五十得子的淨飯王,自然非常疼愛太子,他請相師為太子看相,相師說:「太子有三十二種大丈夫相,有大威德。長大後,盡享世間榮華富貴;若棄王位出家,定可成就大覺世尊,名聲遠聞。」

當時有位仙人阿私陀,也遠道徒步而來,進宮探望太子。見太子後,他先是大喜,接著悲淚橫流。

淨飯王不解,問他因何又喜又悲。阿私陀說:「太子將來必定出家修道,成就無上正等正覺,凡有緣聽他講法之人,皆得解脫。」阿私陀為甚麼哭泣呢?因自己老邁,恐怕等不到太子宣說正法的那一天了,錯過如此殊勝的因緣,所以他悲傷涕淚。

淨飯王當然希望太子繼承王位,成為一統天下的君主,為避免他出家,淨飯王用盡了心思。

「四門遊觀」

幼年時,悉達多太子就異於常人,見蟲子被農夫掘起,又被飛鳥啄食,他便哀戚眾生相殘。世間諸苦,常使他憂慮深思。

七歲時,太子開始接受婆羅門正規教育,學習了王族應具備的一切學問和技藝。 十二歲時,他掌握了當時最高的學問,而且還學習了武術,成為騎馬、射箭、擊劍的高手。與其他國家的王子比賽,太子總能奪冠。十六歲時,太子娶了印度第一美女耶輸陀羅。淨飯王為他一共娶了三個夫人,耶輸陀羅是第一夫人。又為他挑選了三千彩女,日夜輪番奉侍,隨時為太子演奏曼妙的音樂、跳著優美的舞蹈,力討太子歡心。

曼谷臥佛寺壁畫上的耶輸陀羅。(Wikimedia Commons)
曼谷臥佛寺壁畫上的耶輸陀羅。(Wikimedia Commons)

淨飯王擔心太子對世間的苦難思慮過重,而致厭世出家,還為太子建造了三座豪華的「三時殿」(中印度一年分三季)。一座暖宮冬天防寒,一座涼宮夏天避暑,還有一座雨季防潮的宮殿;宮殿外面,又建三重圍城,各安一鐵門,設置開合關閉的機紐,需五百人合力才能推動,推動之時,響聲轟然,二十里外都能聽見;鐵門內外戒備森嚴,都有壯士守衛,嚴防太子逾越出家。平日裏,淨飯王也不許太子出宮遠涉。

據《中部經》記載,太子修成後,曾對弟子回憶過自己少年時的生活:三座宮殿輪換居住,無論白天、黑夜,他總在白色華蓋的庇護之下,斷絕塵土、冷熱及露水的侵擾,享盡了王族生活的奢華。

在父王的苦心營造下,太子在皇宮裏享受著世間最精妙的聲色娛樂。一次,十年足不出戶的太子希望出宮散心,為避免他見到人間苦難,生出世之心,淨飯王就派人清理道路上的一切污穢垃圾,凡老病死亡、六根殘缺者,一律驅逐迴避,不讓太子看到。佈置完畢,淨飯王才讓車夫以寶車載太子,在東、南、西、北的城門附近逛遊。

當時有一名為作瓶的天神,擔心人間的太子執迷不悟,貪戀享樂,就為太子警示種種厭離之相,促他早日捨慾出家。

東門出去,太子即見到天神演化的一位老人,鬚白齒豁,傴僂曲背,手扶竹杖,舉步艱難;太子到達南門時,見到了一位病苦纏身之人,也為天神演化,他躺在糞穢中,氣息微弱,命在須臾;到西門的時候,天神就演化為一具死屍,死者的家屬正圍之哀慟哭泣。太子見狀,感慨憂傷:即使身為太子、即使青春年少,也難逃衰老、病、苦而亡的未來啊!有誰能超越生死?

最後,太子到了北門,見到了一位舉止安詳的修行者,他自在的神態使太子深受震動。太子問修行者:「人如何才能不老、不病、不死?」天神演化的修行者點化太子說:「世間一切事物終歸無常,只有辭親割愛出家才是解脫之法。」太子聽後,遂有出家之念。

太子請求允許他出家,淨飯王涕泣不許。太子又請求說,如果父王能滿足四個願望,就不再想出家的事,這四個願望是:「一不老,二不病,三不死,四是所有的東西不損不滅。」淨飯王一聽,知其意不可改,就更加憂慮了。

公元前595年,悉達多太子得子。當時太子二十九歲,正在花園裏深深地思索,知道小王子出生,自己做了父親,太子又增添了一層憂慮。

對於打定主意出家修行的太子來說,兒子的到來,使他又多了一個感情上的牽絆。他長嘆:「枷鎖產生了!」後來小王子得名羅睺羅,即枷鎖之意。

夜半離家出走

功、名、利、祿得到再多,也抵禦不了老、病、死、苦;世間再好,也沒辦法永遠留住自己深愛的人。體悟到這些的太子,求道的決心,是世間任何人情都不能羈絆的。

公元前595年二月初八,在一個月色明朗的夜裏,太子悄悄起身,準備出走。

他先來到耶輸陀羅的臥室,凝視著熟睡中的耶輸陀羅和兒子羅睺羅,默默向他們告別。

出了房間,他見到睡在周圍的宮女,她們披頭散髮,脂殘粉脫,有的在說夢話、有的流著口水、有的發出鼾聲,平日歌舞時的美麗姿容蕩然無存。太子感嘆:「這人世間,很多事物都是虛幻不實的啊!我一定要解脫這一切,不能再躊躇猶豫了!」他感到整個宮殿似乎燃起了熊熊大火,他必須立刻逃出去。(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