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中國各地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他們被抓後,有人為了避免中共株連迫害他人,沒有說出姓名和住址,北京公安無法將不報住址的法輪功學員遣送回原籍,於是中共將他們秘密轉移到不為人知的地下監獄、勞教所或集中營關押。

報道說,這些被「失蹤」的法輪功學員人數估計有數十萬,主要來自東北、華北及各地農村。

1999年7月,江澤民為了鎮壓法輪功,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並下達了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

「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2010年3月《南方周末》記者在《器官捐獻迷宮》採訪中山醫院副院長何曉順時獲悉。

2000年前後,不難看出,在江澤民密令政策之後,大陸出現了一條活體器官移植的利益鏈條。

數年來,來自國際律師、醫學專家和媒體的調查結果顯示,活體摘取的器官主要來自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僅在2000年至2005年這6年間,在中國就有超過4萬1,500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

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呈瘋狂增長的速度,值得注意的是,國際社會上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肝臟、腎臟需要數年的等待,而在中國卻常常只需要幾周或更短時間。

海外追查國際調查報告顯示,很多大陸醫院是多台移植手術同時進行。

例如: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曾在一天之內就做了24台腎移植手術。天津第一中心醫院一天之內做過24台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曾在一天內做了19台腎移植。長沙湘雅醫院曾一天做過17台移植手術。

從醫學角度看,在同一天找到如此多的組織配型相對吻合的死囚供體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是事先已經存在著驗好了血型和組織配型的活體器官供體庫。

外界越來越多的分析質疑,那些法輪功學員是作為中共活摘販賣器官的供體資源而被人為「失蹤」。一旦有人需要器官,他們就「按需殺人、按需活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