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超是東漢人,三十歲時隨著哥哥和母親搬到洛陽。

因為家裏貧窮,常常給官府抄寫文書,很辛苦。有一次班超停下手中的文書工作,投筆感嘆道:「大丈夫應該效仿傅介子、張騫(都是西漢人,在西域立了大功)那樣在疆場立功,來獲取功名爵位,怎麼能一輩子給人抄文書?」左右都笑話他。班超說:「小人怎麼能知道壯士的志向!」

四十一歲時,班超隨軍西出玉門關,北征匈奴,在西域大顯身手,用了二十多年時間,使西域五十國全部歸順了漢朝,從此匈奴不敢南下,因此朝廷封他為定遠侯。

班超戍守西域三十一年,由於久在絕域,年老思鄉。永元十二年,已經七十一歲的班超上書皇帝,請求回歸故里,其中有兩句話說:「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願生入玉門關(在今甘肅河西走廊西端)。」兩年後班超如願以償,回到了洛陽。

「玉關人老」,借指久戍邊疆的人思歸。(出自《後漢書‧班超傳》)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