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底,在「美國之音」衛視作客主持人許波的「時事大家談」節目,與紐約市立學院經濟系教授周鉅原博士一起,探討中美貿易談判為甚麼前景黯淡?美國總統特朗普會不會翻臉?

主持人許波認為,中美時隔兩個多月在上海重啟的貿易談判不出外界所料,低調結束。儘管外界對這次談判預期不高,但它的意義在於這是一次鋪平未來艱苦談判的熱身,雙方藉此試探對方底線。他的問題是,以前的多輪談判5月份以中方要求大規模修改文本而告終,新一輪談判將在何種文本基礎上進行?雙方都宣稱不急,但誰看起來更急於達成協議?外界預期未來談判將有重重阻力,主要卡在哪裏?

許波先生問及,外界對這次談判原本就不抱過高期待,問筆者怎麼看兩天談判的結果,有沒有超過期待?兩天的談判只進行了一天,甚至只有半天。其結果更是比大部份人的期待還要低,因為美國團隊跑了那麼遠,興師動眾,雙方沒取得任何比一通電話就可以敲定的事情更重要的結果。

因此,沒人對這次談判的結果太留意,因為期待原本就不高。倒是特朗普總統在談判前和談判中接連發表的推特,讓人留下更深刻印象。美方已經認定,中方在採取拖延戰術,希望把談判拖到2020年選舉之後。其實,中共一直在採用拖延戰術,從頭就是這樣。中共早先的夢想,是希望2018年中期選舉能夠對特朗普施加剎車,減輕中共壓力。這個希望落空了,現在寄希望2020年的選舉,還會照樣落空。中共能不能撐到2020年,還是未定之數。在筆者看來,中共要繼續拖延,無疑是玩火自焚,因為美國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而美國一旦發威,開始對剩餘3250億的商品徵收25%的稅,中共就大禍臨頭了。

至於人們更為關心的華為問題。特朗普當初動用國家緊急狀態法,以華為對美國構成重大安全威脅為由把華為列入實體名單,現在他宣佈有條件解除對華為的限制,引發了一些非議。但這些非議沒甚麼基礎。特朗普是因為國家安全的理由制裁華為,解除的是不涉及國家安全的產品和組件,放寬限制只對美國公司有利,因為華為本來就可以從歐洲或日本買到同樣產品。特朗普不願削弱美國公司的競爭力,又無損美國國家安全,是沒甚麼值得非議的。

以何種談判文本為基礎恢復談判,是重要問題。當初中方撕毀百分之九十的文本,導致談判破裂。因此,美國要求談判的恢復要以5月破裂前的文本為基礎,是公平的,也符合國際談判的慣例。中共現在看來很難答應這種要求,倒不是中共談判代表不願意,他們原來已經願意了。中共的反悔、悔棋,是因為中共內部激烈、你死我活鬥爭的另一派,在強烈掣肘、極力反對。所以,只要習近平不解除、消滅江系派別的勢力,他在貿易戰、乃至中國政局的僵局上,就走不出來。

外界對上海談判預期不高,是因為中美高層在恢復談判之前都高調指責對方,並都表示不急於達成協議。美國當然不急,因為特朗普沒有經濟形勢上的壓力;美國經濟欣欣向榮,全球一花獨放,就業歷史最高,失業70年最低;並且對中國2500億的徵稅,在補貼美國農民,美國沒有任何壓力。反倒是中共正經歷巨大壓力,從失業大增到產業鏈外移,中共才真正的著急。人們只看見湖面上平靜的鴨子,但看不見水下鴨蹼激烈的掙扎。正如《紐約時報》所說,中美恢復貿易談判的前景黯淡。並且,下一步的發展已超出中共經濟手腕的能力,而迫使中南海必須在政治上劇變,才能解決問題。

美國之音的節目中,播放了中共外交部新聞司長兼發言人的話,該女發言人在談及中美貿易戰時,反諷美國「自己生病讓別人吃藥」。中共官媒近來經常發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粗言俗語,直顯其流氓無產者的本性;雖然竊坐高堂近70年,骨子裏仍然舊習不改,常常用市井之語,煽動民眾情緒。此前「攪屎棍」一說,為大眾詬病,被世界取笑,人們紛紛質問究竟攪動了誰,誰是美國攪動的對象。中華文字奧妙無窮,濫用者可要小心。

不管怎麼說,中共發言人「美國生病讓中國吃藥」的指控,儘管不是她的本意,但歪打正著,倒是說到一個非常要害的問題。實際上,美國在貿易戰中的立場,還真是要中國吃藥;美國的經濟實體,還真是病得不輕,受到了來自外界的風寒;而中國在中共治下,也真的需要吃些猛藥,甚至刮骨療毒、剜心去骨,才能解決真正的問題。

美國是生病了,全世界都生病了,全世界都需要看西醫、看中醫、都不行了再煉氣功,方能祛病健身。美國和世界的病根,傳染病的來源,就是在中國,在中共和俄共。是全球共產主義的這個病毒、幽靈,從政治上危害了全人類;是中共這個共產黨的政權,在過去三十年危害了美國經濟。來自中國的經濟病毒或風寒,包括了失業、外匯操控、產能過剩、不正當競爭,和知識產權侵權。中共單方面刻意壓制進口、鼓勵出口時,就是把製造業工作流失、失業率增加這些經濟上的病害,傳染到了美國。

美國因為來自中國的經濟病毒,還真病得不輕;500萬製造業工作沒了,數以萬億的美元流失,自家高科技訣門秘笈被偷走。生病了的美國當然要吃藥,要再度偉大,需要先行康復。美國要吃藥,但中國更要吃藥,因為美國經濟生病的源頭在中國。美國吃藥是治標,中國吃藥是治本。特朗普的美國現在痛定思痛,久病開始初癒,貿易戰中祭出的一張張牌,張張都對準了中美兩國的病灶!

傳統中醫用藥,講究「君、臣、佐、使」。特朗普的藥方,似乎都用了。君藥是處方的主攻、起主治作用,在特朗普就是迫使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臣藥是輔助君藥加強治療的,那就是美國要求的「核查機制」;佐藥是用於治療次要兼證的藥物,正如對「華為和中興的制裁」之類;至於使藥,那是引經藥,引處方中的諸藥,直達病灶之所在,那肯定就是美國課徵的「懲罰性關稅」了。 #

(轉自645期【新紀元周刊】「商管智慧」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