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金融市場近期如何波動,中美貿易戰或貨幣戰打得如何火烈,現階段美國勞動市場依舊緊俏,暗示美國未來的消費仍然強勁,經濟也不容易陷入衰退。

根據勞工部最新資料,今年7月企業開出的職缺有735萬個,雖低於去年11月高峰的763萬個,但全美僅有570萬人在找工作,同樣低於4月高峰的近600萬人,職缺為求職者的1.3倍附近,為連續第16個月職缺大於求職人數。

這個就業市場粥多僧少的現象過去很少見,直到2018年1月才出現,成為美國失業率降到近50年最低的3.7%之外的另一個衡量美國就業市場緊俏的重要數據。

該數據凸顯近年來美國企業很難找到足夠的合格員工,尤其是具有STEM(指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背景的勞工。這個現象幾乎每個行業都存在,而隨著嬰兒潮世代的持續退休和越來越多的新生代就讀大學,不願從事藍領工作,許多僱主抱怨藍領職缺填不滿,導致某些行業的低階藍領勞工反而更被僱主青睞。

美國就業市場的蓬勃景象也體現在勞工的跳槽意願上。今年4月約有350萬個勞工自願離職,創下史上單月新高紀錄,與此同時,企業解僱的人數仍維持歷史低谷。這顯示勞工認為就業市場工作好找,一旦找到更高薪的工作,他們就會跳槽。另一方面,僱主為了找到足夠的員工,只能被迫用更高的薪資吸引人才。

今年7月的非農就業人數16.4萬人,其中製造業新增1.6萬個職缺成為注目的焦點,在中美貿易戰正熾和美國製造業PMI指數不振的氛圍中更顯得難能可貴。

美國就業環境大幅改善,對於長期失業率偏高的美國年輕人更是一個福音。聖路易斯聯儲局的資料顯示,年紀在16-19歲的美國年輕人失業率已由2009年10月的27.2%降到今年6月的12.7%,同時薪資也大幅增長超過10%。

由於就業市場持續緊俏,導致貢獻美國GDP超過六成的消費力道不衰,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相信這將成為阻絕美國經濟陷入衰退(或連續兩個季度GDP下滑)的利器。債市用來衡量長期景氣展望的美國10年債孳息率目前仍保有1.6%以上的水平,與德國、歐洲和日本的負利率形成強烈的對比,更凸顯美國就業市場和消費需求的繁榮支撐了美國經濟的長期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