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影響蔓延到金融業。中共民航局上周五對國泰航空(293)發出重大安全警示後,加上本港機場集會拖累,國泰股價曾挫5.4%,收市跌2.6%。母公司太古A(00019)再跌1.8%。港股三日瀉839點,收報25281點,見逾七個月低。

為了拆彈,太古集團四出奔走。中共民航局12日發出通告指,太古集團主席施銘倫和民航局副局長崔曉峰在北京見面,但暫未披露有關會面詳情。據悉,民航局將會在今天再檢視國泰,視乎會否再有進一步懲處行動。

對於國泰航空遭中共制裁,資深銀行家、浸會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批評做法「上綱上線」。

他指,如果中共只是針對個別有不同政見的機師,尚可理解,但事件卻演化成針對國泰整個機構發出重大安全指示,「這就矯枉過正。等同於干涉國泰的管理,將國泰航空的開放文化變成獨裁管治。」

中共箝制外企 作用不大

中共是否因此想要殺雞儆猴,令國際機構在反送中事件上保持沉默呢?但吳明德指,中共用類似手法只能控制國企,對於母公司在海外的國際機構其實作用不大。

因為作為國際大機構,成長有相當的過程,已經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文化,加上香港只佔其中業務的一部份,中共想要改變國際機構的管治文化,可能性並不大。

滙豐高層一周內三離職

另外,滙豐控股(0005)在短短一周內有三名高層宣佈離任,分別為行政總裁范寧﹑大中華區行政總裁黃碧娟,以及亞太區風險管理總監Mark Mckeown。

對於滙控高層離職原因,各式傳聞滿天飛。熟悉銀行運作的吳明德相信,一般大公司行政總裁離職前,一定有繼任人的人選。今次事件最大的隱憂是公司內部輸掉錢。至於涉及其它傳聞,他相信不排除是持有滙控股份的基金或小股東,逼迫滙控當局早一些公佈,亦減少機構蒙受損失。他指,如果滙控越遲公佈事件,說明內部複雜性越大。

日前大陸更有網上傳言指出,作為滙控最大股東的中國平安(2318)要求滙控董事會將范寧革職,作為華為事件的報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