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8月7日宣佈,暫停中國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本屆金馬影展。一位北京電影工作者受訪時表示,許多大陸獨立電影將因而失去舞台,「維穩當前,或許這也是當局所想要達到的」。

據中央社報道,他也提到,當局透過官方宣傳機構,明文展示禁令,更像是呼應前幾天禁止自由行的措施。因此他推估,這屬於更高層級的配套行動,絕非主管藝文的單位自行決定的,「所以,即使沒有去年事(傅榆發言),也會有今日事」。

一位北京電影工作者表示,近幾月來,有關部門向各大公司「打招呼」,暗示業者不要參加金馬獎的傳言甚囂塵上,「官方大可利用這種『自我審查』的壓力,既能達到效果,又不留痕跡,這種手法過去也常見」。

他表示,如今出現明文公告,更像是呼應前幾天中國文化和旅遊部以海峽兩岸旅遊交流協會名義,發佈禁止自由行的公告,屬於更高層級的配套行動,「肯定不是宣傳口(宣傳部門)可以單方決定的事」。

這位電影工作者認為,這一年來,中國影視創作環境受到的限縮本就嚴重,「中國正要慶祝70年國慶,卻面臨中美貿易戰、香港情勢,台灣還夾在其中,(北京)怎麼可能不防」。所以即使沒有台灣導演傅榆去年在金馬獎頒獎典禮的發言,今年還是可能抵制金馬獎。

但令他憂心的是,金馬獎一直以來是中國大陸獨立電影的一大舞台,許多不能見容於當局審查的藝術電影、紀錄片,都能透過金馬影展、金馬獎綻放光彩;如今失去了這片舞台,相關從業者恐怕更難生存了,「維穩當前,或許這也是當局樂見的吧」。

這位電影工作者也提到,官方有這樣的表態一點都不意外,真正可怕的是中國大陸輿論對官方論調的壓倒性支持。「一個不高興就禁這個、懟那個,能解決甚麼問題?在2019年的今天,不會少了我們去消費,別人就活不下去;不會我們不參加,人家就掉價。封閉自己,最終吃虧的永遠只會是自己」。

另外,一位長年往返兩岸的台灣影視工作者則向中央社透露,中國大陸的片商自去年開始便時常受到施壓,突然終止正在製拍的兩岸合拍片。如今陸方明文下令抵制金馬獎,許多台灣電影工作者已在思索,是否應該回台,「即使台灣沒有大資本,但至少創作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