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特朗普宣佈將於9月對中國商品實施第四輪加關稅後,8月5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破7,創下2008年以來人民幣匯率的新低。同時引發全球股市連跌不止,日圓和黃金成為金融資產的避風港,一路飆升,日本分析人士表示,全球金融政策正在趨向「日本化」,零利率、負利率流行。

人民幣破七 黃金日圓稱避險資產

人民幣破7的當日的8月5日,東京外匯市場上,日圓匯率一度飆升至1美元對換105.8日圓,比上周末的收盤價上漲約1.1日圓,是7個月以來的新高。

據《日經新聞》的報道,美國對中實施第四輪加關稅、人民幣破7,加上7月底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宣佈把政策利率下調0.25%,在此背景下,世界金融市場的避險情緒高漲,投資資金流向黃金和日圓等安全資產,以求避險。

據東京電視台8月6日的報道,黃金的市場價急速是上升,一周內上漲近3%,1克黃金上漲至5,437日圓,是1980年以來近40年的最高價。

位於東京銀座的田中貴金屬的加籐英一部長介紹說:「最近2個月,拿黃金來兌現的客人是往年的4倍。另一方面,把存款換成存儲黃金的客人增加了3倍。」

日本雙日綜合研究所的首席經濟分析師吉崎達彥在《東洋經濟》撰文指,全球消費疲弱,增大金融市場的不確定因素,世界各國傾向於「日本化」的低利率政策,謀求自國貨幣匯率走低,拉動股市。

吉崎分析說,自中美貿易戰開始後,世界貿易量的增長從2.5%下降至0.9%;就美國而言,儘管失業率1年多保持在4%的低水準,但是國內的物價指數一直低於2%,與日本類似處於通貨緊縮,消費不振的狀態。作為預防經濟下行,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7月30日下調利率,以此增大美元的流通性,但是事前各國央行預料到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的意圖,預先下調利率,加速全球利率趨向零,或負利率。

日本銀行自2016年導入負利率政策,在次金融政策下,十年期的日本國債利率一直維持在負0.15-0.20%。不過,這一極端的金融政策並沒有刺激日本的消費,推出3年多,原定的2%的通脹目標絲毫沒有達成的跡象,曾經信心百倍的日銀也避談2%的通脹目標。

吉崎引用最新一期的《經濟學家》雜誌的數據指,從發達國家的10年期國債利率來看,英國0.8%,美國2.0%,德國為負0.4%,各國的利率正在「日本化」。吉崎擔憂全球經濟陷入停滯不前。

中美貿易戰升級,金融市場的不確定因素增加,黃金和日圓走高,《日經新聞》引述美國投資銀行高盛的觀點認為,日圓和黃金在傳統上都被視為安全資產,短期將保持走高趨勢。

7.3會是人民幣下一關口?

對於人民幣破7,中國央行負責人強調是市場原理,稱「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暗示出人民幣不會一直貶值的看法。

不過更多的分析人士認為,人民幣匯率成為中共緩解貿易戰衝擊的防衛工具。《日經新聞》引述日本Pictet投信投資顧問的常務執行董事松元浩的觀點認為人民幣進一步貶值的可能行很大,為消除第四輪加關稅帶來的出口壓力,可能貶值為7.30對換1美元。

松元說,第四輪對華追加關稅的對象價值為3,000億美元,佔中國對美國總出口額的六成左右。如果對這些產品加徵10%的關稅,將對中國整體的對美出口產生6%的影響。為了抵消影響,可能容忍人民幣貶值為7.3元左右。

野村證券的郭穎對《日經新聞》表示,7.2元將成為中國的防線。他說,人民幣匯率的年均波動幅度基本上在5%以內,為了避免被批評操控匯率,這一水平可能成為標準。郭穎認為,2018年人民幣的平均匯率為6.6元,2019年如果波動幅度為5%,則2019年下半年人民幣的平均匯率將在7.1元左右。

學者:一黨極權的死結

日本經濟學者,前內閣辦公室顧問高橋洋一認為,良性、長期性的經濟發展需要資本自由化,貨幣匯率的自由化是實現資本自由化的一個手段。由於資本自由化與共產主義體制下的經濟發展是完全矛盾的,中共政府從本質上是完全排斥資本自由化的,實施資本自由化意味著在挖中共的「命根子」,這種自取滅亡的事中共是不可能實施的。

高橋表示,發達國家通常多採用變動匯率,保障資本的自由流動。新加坡、香港雖然是固定匯率制,但是有市場經濟制度做保障,能獨立的金融政策實施,從而實現資本的自由化。

雖然中國採用的是固定匯率制,央行在一定範圍調控人民幣匯率,其目的更多的是控制資本的自由流動。

高橋說,這是處於一黨極權的統治決定了所有資源需要掌控在執政黨手中,這與民主制度的政權營運差別很大。例如,外資在中國投資不可能完全私營,需要與國有企業合資經營,不會具有自主權。

他表示,一旦外企或者中國私企的資本移動完全自由化,共產黨就失去了對企業的掌控,意味著共產黨權威的喪失,這是中美貿易戰中要求中方做結構性改革的雙方攻防的焦點,也成為中國經濟走向市場經濟的一個死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