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3日下午,香港人權監察舉行記者會,呼籲停止警察暴力。該組織斥警方配合黑社會的行為,以及多次使用不必要武力對待市民及示威者,香港已面臨前所未見的人道危機,而警方已經淪為「無紀律部隊」。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在記者會上詳細介紹最近警方的暴力行動導致人權問題日趨嚴峻。他並強調,自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警方配合黑社會的行為,加上香港警方多次過度使用武力及武器,及暴力對待示威者,使得香港出現前所未見的人道危機,警方淪為「無紀律部隊」。他要求進行獨立調查,又促政府對警方進行制約。

人權監察發言人葉寬柔在會上介紹了兩名觀察員最近在黃大仙的警民衝突現場,觀察到警方暴力對待示威者,而且他們本身也遭警方暴力相待,其中一人受輕傷,另一人被警方搶奪手機扔地上。

人權監察副主席莊耀洸,強調警方執法也有法律責任,只要(警方)有關行為可以合理地預見構成危險,結果真的造成有人受傷,便可以索取賠償,就如近期在葵芳和太古港鐵站內警察向示威者開槍和放催淚彈的情景一樣。

他質疑警方執法時有否做風險評估,「到底是這樣執法有否負責任呢,如果其令到一群人受傷的話,有否牽扯賠償。」他並強調:「如果執法行為不合理,甚至是沒有依照警察守則的,導致別人受傷時,都應該負起法律責任。該法律責任包括警員本人,也有可能是警務處長。」

警阻撓被捕者見義務律師

律師蔡梓蘊指,警方阻撓被捕者見義務律師,如8.11在尖沙咀被捕的示威者被移送到文錦渡新屋嶺拘留中心扣留,大批律師要求入內見示威者,惟被警方要求致電值日官。

他們辛苦找到了電話,「我們每個律師都打過十幾、二十次,甚至三、四十次電話,都沒有任何人接聽電話。所以,我們義務律師團很多時最起碼要等1、2個小時,甚至等上3、4個小時,終於有機會進入那個所謂的拘留中心。」

進入拘留中心後,只獲安排一個房間讓律師見被捕人士,「這樣使被捕人士沒能得到及時的一個法律支援,而且這三、四個小時內,他們已經被警察錄了供詞了。」

她強調,很明顯,警方想用不同的方法,令到被捕人士喪失了最基本找律師的權利;又質疑警方以暗示方式,令被捕人士擔心如不合作會否有事,從而令他們放棄找律師。「這是越發嚴重的趨勢。相信每一位律師都明白警方絕對不應該去剝削所有被捕人士的權利。」

羅沃啟:香港情況嚴峻

羅沃啟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也表示,對目前現狀比較悲觀,如再不採取甚麼行動的話,香港可能會越來越步向人道災難。「人道危機的出現是因為這個政府沒有政治上解決這些問題,讓警察不斷潰爛下去,這個所謂的紀律部隊越來越沒有紀律,不守法,不循規。」

他強調,這些施暴警察沒有警員編號,頭盔也把臉部遮蓋了,而且大多時候一大群出動,把一些受害者圍在中間,公眾看不到,記者也拍攝不到,這樣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不需要負責。這些情況可能助長了紀律部隊的敗壞,最後威脅到香港人的基本權利,連免於恐懼的權利都沒有了。這些都是香港現在很嚴峻的情況。

他強調,應該有一個獨立的調查,可有效地弄清楚事情真相,「當然,我們的雙普選或者其它人權的保障建立是很基本的。」

就民間要求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擔憂就算成立,政府也可能把親政府的人任命進去,令調查失去意義。他建議應邀請聯合國派出專家來參與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