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持續兩年多「去槓桿」政策已經失敗,最近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罕見不再提及「去槓桿」部署。隨著中美貿易戰壓力增大,中共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層面,已經大幅「加槓桿」,以保住經濟的增長。

7月底政治局會議通稿未提「去槓桿」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為下半年經濟政策定調的會議。從官方通稿來看,有些說辭與之前有不同。

此次會議再次提及「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與4月份政治局會議的「經濟存在下行壓力」表述相比,明顯更為悲觀。這說明中共高層感到經濟下行的壓力。

較為顯著的是,通稿沒有提及「去槓桿」。2018年7月政治局對「去槓桿」政策發出的信號是,要「把握好力度和節奏」;2018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說法被調整為「結構性去槓桿」;直至今年4月份的政治局會議仍在強調「結構性去槓桿」。

在經濟學中,所謂「槓桿」,是將借到的貨幣追加到用於投資的現有資金上。「去槓桿」,即少借貨幣用於追加投資;「加槓桿」,意思與「去槓桿」正好相反,即多借貨幣用於追加投資。

自2015年大陸股市出現「股災」後,面對金融風險,中共不得不從2016年開始實行「去槓桿」的政策,以減少機構、個人的負債,並控制地方政府的債務。

目前來看,中共雖然仍在喊企業「去槓桿」的口號,但在中央和地方政府層面,已經大幅「加槓桿」,以保住中國經濟的增長。

中共「去槓桿」政策失敗

中共過去兩年降低債務水平的努力並不成功,2019年中國經濟的「槓桿」指標仍高企。

根據中共央行數據,上半年人民幣貸款增加9.67萬億元,去年同期是9.03萬億元,同比多增6440億元。6月末人民幣貸款餘額145.97萬億元,同比增長13%。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13.2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3.18萬億元。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今年7月15日提供的數據,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總債務攀升至逾40萬億美元,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04%。該機構稱,2018年底負債比率達到298%之後,中國第二季度成為新興市場中債務比率增幅最大的國家之一。

與中國經濟槓桿率節節攀升相對應的是,今年以來大陸債券市場違約不斷、上市公司股票頻爆雷、中小銀行流動性也開始不足,這些數據和事實都顯示中共「去槓桿」的做法已失敗。

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自9月1日起,對剩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的關稅。8月5日,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西方媒體預料中共之後會加大刺激政策的力度。

貿易戰壓力下中共刺激經濟 不斷「加槓桿」

自去年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大陸經濟增長持續放緩。中共試圖降低巨額債務的努力,也令維持經濟高速增長變得更加困難。

中共國家統計局7月15日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國大陸GDP同比增長6.2%,是自1992年以來的最低增速。

每當此時,中共就會重啟刺激經濟的老路,如加大在道路、機場和住宅等開發領域的支出,靠投資基建保經濟增長,但這樣的套路導致的問題就是「加槓桿」。在2018年爆發中美貿易戰後,中共「加槓桿」行為在2019年更為明顯。

在今年3月的中共兩會上,李克強宣佈減稅2萬億元,鐵路投資8000億元、公路水運投資1.8萬億元等等,以解救危機中的大陸經濟。此舉被外界稱為「新四萬億」計劃。

事實上,中共為了保GDP增長,投入的資金遠不止此。中共國務院參事仇保興在3月表示,中國大陸老舊小區改造投資總額可高達4萬億元人民幣,如改造期為五年,每年可新增投資約8000億元以上。

中共每輪經濟刺激措施都會將新形式的槓桿引入中共金融體系不透明之處,比如地方政府債務和所謂影子銀行持有的理財產品等。

《華爾街日報》的文章認為,最近的經濟放緩讓中共官員別無選擇,只能重新啟動財政刺激政策。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分析師表示,中共去年年底推出的刺激方案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5.6%左右,約為2008年後啟動的人民幣4萬億元大規模刺激計劃的一半,但與2015年相當於GDP5.4%的刺激計劃相當。

巨額債務壓頂 中共地方政府繼續發債券

標普全球(S&P Global)的一份報告估計,到2017年底,中共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GFV)就已積累了30萬億至40萬億元人民幣(合4.5萬億至6萬億美元)的債務。40萬億元相當於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60%。

即使在巨額債務壓力下,為了靠投資來保GDP增長,中共今年計劃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融資額度仍高達2.15萬億元。

到了6月份,地方債發行規模激增,逼近9000億元人民幣,幾乎是5月份(3043億元)發行量的三倍,並創下2016年7月以來的三年新高。

根據6月底的公開數據,中共地方政府已把中央為其設定的2019年新債配額用掉了70%左右。

如今部份地方政府還向海外融資。據Debtwire提供的數據,到今年年中,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離岸高收益債券發行量較2018年全年的總量已多出逾80%。如果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加劇或中共貨幣政策放鬆,使得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走軟,這些新的離岸債券可能帶來更多風險。

中美貿易戰衝擊中國經濟

自去年中美貿易戰以來,特朗普政府多次宣佈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對中國經濟構成衝擊。5月特朗普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中共面臨保增長的壓力。

彭博亞洲首席經濟學家舒暢和經濟學家曲天石在5月時曾預測,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從10%提高至25%,將拖累中國經濟增長0.5至0.9個百分點。

中共雖然為了保持經濟增長,在今年投入天量資金,仍沒能阻止經濟下行。這也解釋了為何中共不再提「去槓桿」的政策,如果強調削減債務,並使得GDP更放緩,可能會引發中共政權的不穩定。

不過,中共公佈的GDP數值一直備受質疑。

今年3月,全球著名經濟學雜誌《經濟學人》報道,由芝加哥大學經濟學者謝長泰和香港中文大學三名學者聯名發表的一份論文指,中共公佈的經濟數據,包括工業出口以及投資金額長期慣性摻水,因此,他們推測中國從2008年至2016年,每年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數字,平均誇大兩個百分點。累積計算顯示,2016年官方所公佈的數據誇大了16%,相等於超過1.5萬億美元。

此結果引發外界擔憂,中國經濟放緩情況可能遠比中共政府承認的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