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律師被當局非法羈押已有一年七個月,杳無音信,他的妻子許艷堅持維權也遭嚴重打壓。8月8日,北京石景山國保對她說,余文生一直被單獨關押,對此,許艷表示非常擔心余文生的身體和精神狀況。

許艷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8日17時54分,她接到一個自稱是北京石景山新上任的、專門負責「維穩」許艷的國保的電話,說想見許艷一面,被許艷拒絕,此人又提到余文生案,正好當天是余文生被秘密開庭滿3個月,許艷答應見面。

國保提出不讓許艷維權,到哪裏都要跟他打招呼,均被許艷拒絕。

許艷說:「國保說到一句話,讓我一身冷汗!」「他說,余文生一直被單獨關押。」「天哪!一年七個月,一直被一個人關押,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會怎麼樣?」

「我非常擔心,這麼長時間,這是對一個人身心很殘酷的摧殘。作為他的妻子,很擔心他的身體和精神情況。」她說。

8月9日,許艷致電徐州檢察院駐看守所檢察室,申請核實余文生是否被單獨關押,但檢察室沒有回應。

許艷說,這十七個月以來,律師和家屬都沒有見到過余文生,國保突然放出這麼一句話來,她擔心余文生已被秘密判決了。

許艷質問中共司法機關,余文生律師的法律權利怎麼得到保障?余文生律師有沒有被吃藥?有沒有被酷刑?身體怎麼樣?精神狀態怎麼樣?

許艷要求徐州市、江蘇省、中央的監督部門立即調查,余文生是否被一直單獨關押?要求人道主義對待余文生。如果監督部門確認是單獨關押,要求立即檢查余文生現在的身體與健康狀態。立即糾正這一不人道行為。

「這一年多,我們家生活很困難,被打壓的非常殘酷。」許艷說,「雖然不知道余文生的情況,但我相信他,支持他,不論在哪,我都會為他維權,等著他。」

余文生是北京律師,是709案王全璋律師的辯護律師,也曾做過李和平律師的代理律師,他又為王宇和謝燕益律師寫過聲明,向最高檢和全國人大控告709的大抓捕行為,余文生律師還提出修憲的建議。

2016年,余文生律師代理了大量法輪功學員的案件。3月28日,他在天津為法輪功學員李文辯護時說:「江澤民本人在憲法法律層面沒有甚麼特殊的,只要內容屬實,任何人都可以控告他。」並當庭正告:「十多年來,上百位律師、上千場無罪辯護已從法律上講清了這個法律真相——《刑法》300條不適用於法輪功。所謂依法打壓實際上完全是蓄意錯用法條,枉法強加罪名,陷害法輪功(學員)。這是整個政法系統非法打壓的核心罪錯和犯罪性質。對法輪功無罪辯護十多年後的今天,誰合法誰犯罪早已分明。」

9月13日,他和張贊寧、常伯陽、張科科共四位律師在天津周向陽和李珊珊庭上論證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和荒謬。

2018年1月,余文生律師被註銷律師證。

1月19日,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時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第二天即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2019年5月9日,余文生被秘密庭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