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8月7日,《中國電影報》在官方微博引述了中共電影局的決定,「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2019年第56屆台北金馬影展」。另外,大陸50名導演隨後又接到當局的通知,不能參加「第15屆海峽兩岸暨香港電影導演研討會」。

中共的做法雖然並未影響金馬獎各項活動「照常舉辦」,但是招來了不少罵聲。中共對大陸電影界一天連發兩道「禁台令」,讓外界紛紛產生猜測,中共究竟是出於甚麼用意?

一天兩道禁令

不許中國電影人參加金馬獎頒獎典禮,估計大陸影視圈不會有人參與這個活動。有電影人表示,中國電影至少失去了一次在重量級影展上嶄露頭角的機會。

另外,包括知名導演馮小剛、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會長李少紅等在內的50位大陸導演,都接到了中共官方的通知。

多家港台媒體報道,中共要求他們不能參加9月6日至9日在台灣花蓮舉行的兩年一度的兩岸三地電影研討會,原因是大陸對赴台的政策發生了變化。兩岸電影交流基金會證實了這一點,大陸導演協會的確收到了中共的「禁足」令。

中共稱這麼做與政治有關,至於明年是不是會恢復參加,需要「以後再說」。中共國台辦副主任龍明彪跟記者玩起了文字遊戲。他表示大陸電影人參與金馬獎「沒有要中斷,說的是暫停」。

刻意安排撞期

作為華語電影界最權威的盛會之一,今年的金馬獎組委會很早就公佈了「競賽規則」:作品申報的截止日期是2019年7月31日,10月1日公佈入圍名單,然後11月23日舉行頒獎典禮,公佈獲獎名單。

本以為大陸電影撤回申請便可,但另一個問題又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中共官方主辦的「金雞獎」,也在金馬獎頒獎禮的同一天舉行。

6月17日,中國電影家協會突然宣佈,第28屆中國電影金雞獎將在福建廈門舉辦,舉辦的時間是11月19日至23日。

從時間順序看,金馬獎公佈在先,中方不可能不知道。眾所周知,所有的電影節,都選在最後一天舉行頒獎禮。這種情況下出現金雞獎與金馬獎時間重合,不能不讓人懷疑是「刻意安排」,「絕不是巧合」。是在「變相抵制金馬獎」,「讓大陸電影人選邊站」,「考驗電影人的忠誠度」。

現在不用猜了,中共自己扯下了面具,直接下禁令,不能參加台灣的電影活動。這等於強制關上了兩岸文化交流的大門。

陸港影人成「磨心」

中共的這兩道禁令,使大陸和香港電影人非常尷尬。其實在之前,儘管中共刻意撞期金馬獎,但還是有不少大陸電影申報金馬獎。早前傳包括由王小帥執導的《地久天長》,胡歌及桂綸鎂主演併入選康城影展競賽單元的《南方車站的聚會》,還有剛入圍威尼斯影展、由婁燁導演、鞏俐和趙又廷主演的《蘭心大劇院》,以及女導演朱昱的紀錄片《少年問道》等,都已經報了名。

最無辜的要算香港電影人,在金雞和金馬之間,必須「選邊站隊」。據《聯合日報》報道,中共廣電總局私底下約見了幾家香港電影公司老闆,表明希望香港電影人配合。中共威脅稱,如果堅持參加今年的金馬獎,就要承擔後果,別指望今後(參評電影)有機會在大陸上映。而且所有出席金馬獎的香港藝人,都會被列入觀察名單。

一邊是年度盛事、權威殊榮,得到獎項是對自身的莫大肯定,但如果參加,可能會被中共秋後算帳;另一邊是龐大的電影市場,但是被中共控制著。如何選擇,真的很「磨心」。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道,港星劉德華和古天樂主演的《掃毒2天地對決》、張家輝主演的《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以及楊凡入選威尼斯影展的新作《繼園台七號》等大批作品早已申報金馬獎,但現在片方已陸續取消報名。

但也有因此怒罵中共的,大陸獨立導演張贊波就是一個。他當天就在Facebook上怒斥:「可恥的電影局,狗急跳牆的節奏!」他表示「遺憾今年沒有新片出來,要不然我一定報名金馬。歷史定會記住你們所做的一切。」

台灣方面的回應

對中共的做法,台灣總統府表示,文化是沒有國界的,藝術更不應該有政治藩籬。阻止參加電影節盛會並不是聰明的決定,不但對中國優秀電影人是一種傷害,也無益於兩岸的正向交流。

發言人丁允恭認為,中共政府的這一系列禁令,對中國人民非常不公平,把自己向著世界透光的窗戶一扇扇關上,令人憂心,也讓人對中國人民感到不捨。

海基會發言人蔡孟君也感到遺憾,她表示中共的做法無助於增進兩岸相互了解,唯有「善意才能帶來善意」。

導演朱延平、資深剪接師廖慶松等台灣影人8月7日也都紛紛表示,平常心看待今年的金馬獎。朱延平表示,金馬獎是華語電影的重要活動,「大門從來沒有關」,他認為只有「電影回歸電影,才是華語電影圈之福」。

中共擔心「政治拼場」?

不許大陸電影人參加金馬獎,其實在影視「圈內已經討論很久了」。6月底的時候,就已經傳出中共可能不允許參加金馬獎的消息。

一位大陸影視業者對《中央社》匿名表示,主要因為去年兩岸影視界人員先後在頒獎台上進行「政治表態」,引起了軒然大波。

大家知道,去年的金馬獎,台灣導演傅榆的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得了最佳紀錄片獎。她登台領獎時,突然有感而發:「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

傅榆說這番話時,難掩情緒激動,台下的群眾送給了她掌聲回應。不過這段話,卻觸動了中共的政治敏感神經,使金馬獎典禮蒙上了「政治色彩」。據稱中共當時就傳出指令,要在場的中國電影人有所意識。所以隨後大陸演員塗們在頒獎時,刻意地使用了「中國台灣」。

另外按照慣例,評審團主席在頒發最後一個大獎時要上台頒獎並講話。但是去年評審團主席是鞏俐,她婉拒了上台與著名導演李安一起頒獎。

不僅如此,頒獎禮後,大陸的劇組、導演、演員幾乎全部缺席了金馬官方酒會和片方舉辦的慶功宴,不接受採訪,並火速離開台灣。只有憑藉《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入圍最佳導演的婁燁是個例外。

從這些情況看,鞏俐、包括在場所有的大陸電影人,壓力非常大,因為弄不好就會觸怒中共。所以人人為求自保,謹慎為妙。

據那位受訪者表示,金馬獎「政治拼場」事件發生後,中共官方就出現了兩種版本。「一個是裝沒事,像一陣煙一樣過去;另一個是乾脆不參加2019年的金馬獎。估計近來政治情勢的變化,不參加金馬獎成了選擇」。

有政治用意?

這位大陸影人還特別強調,金馬獎距離明年台灣1月的總統大選還有不到兩個月。中共當局擔心,萬一再出現去年類似的「橋段」。而且坐在台下的大陸影人也會為難:如果不上去「護航」,對內無法交代。但是「護航」,又會升高台灣民間的「反共情緒」,重演當年周子瑜事件,等於是變相幫助民進黨催票,這不是中共當局願意看到的。

知名導演李惠仁認為,在台灣總統大選前,中共可能還會有更多的動作。

中正大學國家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宋學文表示,大陸與台灣的所有交流,中共都有政治考慮。目的是通過政治槓桿,影響台灣的政治走向。如今台灣大選進入熱身階段,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民調聲望卻在下滑。

宋學文認為,中共是想通過這些手法告訴台灣民眾,「如果不支持我喜歡的候選人,我就抽掉這個、那個」。不過他指出,中共每次出手幫助藍營,都起了相反作用。中共越支持國民黨,越給綠營更大聲勢。

反送中讓中共顧忌

中共發出「禁台令」,宋學文認為可能是還有一個用意。就是避免中國大陸的影視圈和傳媒業接觸香港的反送中消息。擔心這些人到台灣後,把一些香港反送中的資料或影片帶回中國大陸。

眾所周知,從6月份以來,兩岸三地的形勢在發生著巨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為了討好北京,在中共的挾持下,強推《逃犯條例》,意在把被中共視為「逃犯」的人引渡到大陸進行審判。

林鄭的一意孤行引發了香港民眾的強烈反抗,先後爆發了兩次超過超級大規模的遊行。6月9日有103萬人參與,6月16日更是達到了200萬。隨後一年一度的7・1大遊行也創下歷史之最,有55萬之眾。隨後香港民眾把爭自由的行動遍地開花,更加靈活持久,富有韌性。

對香港民眾的反送中抗爭,中共起先是完全封鎖屏蔽,不敢告訴國人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中共擔心,一旦讓大陸人得知真相,可能會引起蝴蝶效應,在大陸也發生類似事件。

在香港民眾反送中的聲勢越來越大之後,中共改變了做法。有選擇地報道香港事件,造謠污衊香港人的爭自由是「暴動」和「顏色革命」,以此煽動大陸民眾的仇恨情緒。這些情況,只有翻牆出來的網民才了解,更多的網民並不知情。

但是香港的事態發展,讓台灣民眾覺醒了。他們從香港人的遭遇,想到了自己的明天,意識到台灣和香港是命運共同體。在香港6・16的「200萬+1」大遊行後,台灣幾十萬民眾在6月23日也發起了「反紅媒」集會遊行。

也許沒有任何一個人預想過,這場風波會發展至今天的規模。可是到今天,這明顯再也不是一場只關乎香港本地人未來命運的抗爭,而是與全中國十四億同胞的自由與未來密不可分。

大家都知道,今年是中共認為的敏感年份,香港反送中已經成了中共的一隻黑天鵝,使中共陷入了「逢九必亂」的怪圈。如今正是中共的政治高壓期,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萬一中港台兩岸三地電影人聚在一起,有哪一位冒出一句中共的網絡禁搜詞「香港加油」,弄不好會嚇斷了中共緊繃的神經線。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別忘了轉發點讚,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