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有很多人說,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那麼,照此邏輯,我說我是加拿大人,不是香港人,應該也沒有甚麼政治立場上的問題吧。

我既然不是香港人,因此,在此「大是大非」的關頭,我也用不著靠邊,只是就自己的個人利益,又或者是以事不關己的立場去作出客觀分析,那就是了。至於《大紀元時報》本身的政治立場,我可是不管的,而也正好測試本報的底線,看看它究竟能夠容忍多大的「言論自由」。

今天講的題目,是罷工,以及其效力。

如果罷工一天,由於罷工還有部份人是照常上班,其對經濟的影響力大不過打一天的八號風球,而打八號風球的影響力是已知的。所以又有人說,罷工不是限於8月5日,而是要在這之後,一直罷下去,直至政府屈服為止。

可是,這又有人會說,有人罷工,有人不罷,這豈非不罷的人最終佔了便宜?

所以,罷工的必要條件是,成立糾察線,強迫所有人參與,以及用武力來懲罰不參與的人士,這些不合作人士,有個專有名詞,叫「工賊」。換言之,罷工並非請客吃飯,也不是繡花,而是激烈的武力行為;反之,如果不涉武力,罷工不可能成功。

不過,大部份成功的罷工,其實是有薪水發的,否則不可能長期維持下去。像有工會支持的罷工,往往會發出半糧左右,讓工人維持生計。如果是由老闆響應的罷工,就要看老闆的經濟能力了。

更進一步的,是要癱瘓當地的經濟,甚至整個社會運作。1925年因五卅慘案而起的省港大罷工,有十多萬香港人「行路上廣州」或中國其它地方,當然有中共在背後付錢策動。很明顯,港人回到大陸,還有可以從事其它工作賺錢,但如果是在今天的香港罷工,就沒有這優勢了。

至於還有香港的KOL提議,要全面癱瘓香港,甚至不惜停掉交易所、停掉電力,這應該要很大的犧牲和很大的付出,尤其是對於那些住在幾十樓的公屋住戶,至於住在禮賓府的林鄭月娥,則恐怕影響不算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