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共是否害怕,香港反送中、中美貿易戰及台灣大選的實情可能會藉金馬獎傳播到中國大陸,資深媒體人徐嶔煌表示,反送中是金馬獎場合最容易出現的話題,如果台灣聲援香港因此傳遞到大陸,中共將承受極大的壓力。

資深媒體人馮光遠則說,民主、自由、選舉等,在中國大陸全都是禁忌。去年金馬獎,台灣導演傅榆說的話,超過了中共掌控能力,今年乾脆不參加、不轉播。

中共日前禁止中國大陸影片與電影工作人員參加金馬獎,徐嶔煌說,他們今年要跟台灣劃清界限的事情很多,包括台灣的政治態勢不是他們想要的,他們也怕中國導演與演員在金馬獎典禮上,如果有人高喊香港加油,這就尷尬了,且回到中國國內又要解釋,與其後面有政治風波與麻煩不如先阻擋下來。

徐嶔煌指出,電影雖然跟政治比較無關,但電影鬧上新聞版面影響力更大。中國民眾本來只看金馬獎、電影相關的新聞,突然看到有導演說支持香港、香港人加油,會勾起中國人想翻牆看看到底香港發生甚麼事。

馮光遠指出,民主、自由、選舉等,在自由國家是口無遮攔、百無禁忌的話題,在中國大陸全都是禁忌、全都被封鎖。去年金馬獎轉播,導演傅榆說的那句話(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做獨立的個體來看待),超過了中共掌控能力。中共沒辦法掌控台灣人,可又想轉播,在兩難狀況下,乾脆不參加、不轉播。

徐嶔煌表示,在中國大陸,中國人在公開場合說話之前,要先自我言論審查。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國藝人發起護國旗運動,凸顯在中國大陸言論自我審查有多麼嚴重,連台灣人到中國大陸發展也要自我審查。

馮光遠說,電影的影響力很大,某種程度上它也可成為宣傳機器。在自由國家電影是文化的一部份,電影在百花齊放概念上可以獨自發展,是一種非常好的產業;但在中國大陸不是,在中共統治的中國,電影是宣傳、洗腦工具,在黨國之下形塑黨國意識型態,絕對不容許電影人有自己的聲音,所以當電影開始變成全中國人普遍的娛樂時,中共就從各方面進行掌控,包括內容、檔期、上演准駁、明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