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獲得的內部電子郵件的討論內容顯示,谷歌和YouTube的員工似乎曾預見到了他們將在特朗普角逐總統的大選前夕將面臨的許多政治挑戰。谷歌和YouTube的員工在2016年大選前曾討論了言論自由問題,並對之感到擔憂。

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報道,一連串的2016年9月和10月的內部電子郵件被人放在了Free Speech郵件列表上,其中包括了來自十多名谷歌和YouTube員工的討論,還包括谷歌前工程師和自稱保守派告密者的凱文‧切爾內基(Kevin Cernekee)。

這些內部電子郵件顯示,當主流媒體故意打壓特朗普等保守派的政治偏見的問題在今天成為主流政治話語時,三年之前,谷歌的員工們就已經開始對社交媒體網站(包括谷歌自己的網站)上的言論自由問題和內容壓制政策表示了擔憂。

近期,來自兩黨的政府機構和政治家們越來越多地關注谷歌公司的言論自由、政治偏見和極端主義內容。特朗普總統和共和黨人之所以批評谷歌,是因為他們認為,谷歌積極審查和壓制保守派言論的搜索結果。最近他們還舉出了有關切爾內基的例子。

谷歌沒有立即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對YouTube的擔憂

在2016年的一個題為「科技界出現了更多的政治審查和『獵巫』式政治迫害」的帖子中,YouTube工作人員討論了YouTube網站限制暴力內容的工作。

此前,Youtube曾因未能控制影片平台上的極端主義內容和錯誤信息而受到抨擊。最近,Youtube又因其模糊的內容限制政策而遭到強烈批評,包括在為著名保守派用戶史蒂文‧克勞德(Steven Crowder)辯護數小時後暫停了其帳戶變現功能的決定。

Youtube公司在6月份的一項調查證實,儘管作為右翼人士的克勞德使用了種族主義和仇視同性戀的態度攻擊了Vox主持人卡洛斯‧馬扎(Carlos Maza),但他的行為並未違反YouTube的內容約束政策。

所以YouTube的首席執行官CEO蘇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當時表示,她支持公司允許保守派評論員史蒂文‧克勞德(Steven Crowder)留在Youtube平台上的決定。克勞德在 YouTube上有超過380萬的訂閱者。

但隨後,YouTube暫停了克勞德的頻道的收入變現功能,理由是他以「一種惡劣的行為方式損害了包括同性戀在內的更廣泛的社區,違反了YouTube合作夥伴計劃的政策」。之後,在面臨激烈批評的情況下,YouTube也調整了關於仇恨言論的政策。

沃西基表示,隨著公司思考更嚴格的內部和外部監督政策,這些變化是正在進行的全方位改革的一部份。

在2016年的電子郵件帖子中,YouTube的員工們還討論了公司的一個名為YouTube Heroes的項目,該項目允許YouTube社區成員註冊並擔任標記內容(Flag content)的調解員。

一名員工指出,YouTube Heroes項目因為允許外部人員對內容進行審查而受到公開批評。但另一些人則不同意,他們說,YouTube Heroes只是一種「擴大」內容約束的方式,而不需要僱用更多的審查員。

一名員工表示:「在 TGIF上,他們明確表示,內容取締電話仍然是YouTube公司發出的,而不是YouTube Heros成員。」他所提到的TGIF(感謝上帝今天已是星期五Thank God it's Friday)是指公司周五全員會議。

另一位員工寫道,大多數內容約束規則都「不是那麼精確」,並補充說,「即使Youtube僱用的內容審查者本身是公平的,他們也沒有足夠資源來監督所有內容。」

谷歌和Youtube員工們還就言論自由和內容約束進行了激烈的辯論,這在近期已成為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等共和黨人在國會山的熱門話題。克魯茲上個月在國會山主持了一場聽證會,他和其他司法委員會成員指責谷歌壓制谷歌和 YouTube搜索結果中的保守派觀點。

一位網友對此寫道:「從傳統自由主義的觀點來看,我們應該允許和鼓勵廣泛的思想,只要它們沒有越過一些客觀界定的界限,比如不進行暴力威脅,不進行猥褻或人身侮辱等等。」

一位參與谷歌Twitter整合項目的高級軟件工程師寫道:「言論自由是一個中立的概念。它既保護討厭的言論,也保護友好的言論。這就是關鍵所在。」該整合項目決定哪些推文會出現在谷歌搜索結果中以及出現順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