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眾「反送中」聲浪高漲,港府和北京當局祭出連番動作,這不僅暴露了中共的流氓本質,而且恰恰說明,港人的抗爭具有遠見,合理而正確。

最近,港澳辦舉行了兩次記者會,表示挺林鄭、撐港警,並以「暴亂」和「暴力」抹黑示威民眾,扭曲抗議的真相。

8月7日,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深圳召開會議,與五百多名香港人大、政協代表等親共人士座談。據港媒消息,張曉明在會上稱香港的示威活動與「顏色革命」有類似特徵。王志民則表示,這是一場關乎香港前途命運的「生死戰」、「保衛戰」。

在8月5日「三罷」當天,香港警方逮捕了148人,年齡最小的僅13歲。之前44名示威者被控「暴動罪」。8月6日晚,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因購買觀星筆,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大批市民到警署抗議「濫捕」,浸大學生會嚴厲譴責警方意圖製造白色恐怖。

香港的形勢牽動全球,因為這是一場正邪之戰。而中共口中的「生死戰」,事關中共存亡,而非香港繁榮;所謂「保衛戰」,是要維持極權統治。事實上,中共的覆滅已是必然,「保衛」不僅是徒勞,還會增加新的罪惡。

一、中共無視民意 林鄭有恃無恐

中共向來自詡「偉光正」,以鐵腕「維穩」,不允許任何人對它質疑或批評,更不能容忍群眾的抗議示威。在中國大陸,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善意地向中共建言、期望改革的有識之士全被整得人仰馬翻,很多人甚至被迫害致死。今天,中共對異見「零容忍」,因言獲罪的案例每天發生。

在香港,中共雖未撕下最後一層面紗,但已把「一國兩制」幾近掏空。港人眼見中共的滲透日益加劇,又因修訂《逃犯條例》將帶來巨大的威脅,被逼發出了怒吼。自6月9日起,市民自發舉行了多次和平大遊行,向政府傳遞明確訴求,而特首林鄭卻漠然置之,除了暫緩修例外,並無任何自省。

港府之所以敢於保持強硬,係因它的背後有強權撐腰。特首不過是傀儡一枚,她的言行折射中共的授意。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任何一個民選政府都不會、也不敢如此逆民意而行。

二、中共扭曲事實 污衊抗議民眾

中共港澳辦發言人把香港各界參與的理性的抗議,描繪成一場被「亂港勢力」、「黑手」操控、充滿「令人髮指」的暴力的「暴亂」,並對之進行義憤填膺狀的聲討。

這一套招術,在30年前「六四」事件中曾經上演。中共應對民眾抗議的套路是:無視訴求,扭曲真相,製造混亂,反咬一口,幻化「黑手」,佯裝正義,為鎮壓開道。

本次香港市民的抗議,起於抵制修例,之後因林鄭漠視民意及警方涉嫌濫權而提出五大訴求,與「港獨」全不沾邊。四代港人,來自社會各界,共同守護香港自由,卻被中共污衊為受外國勢力挑動的一群。中共此舉一是為了轉移視線,二是對大陸掩蓋真相,其三便是:把正當抗暴與「反華」或「某獨」掛鉤,當局便可掄起大棒文攻武衛了。

8月7日,中聯辦王志民及黨媒都以「退無可退」形容香港的局勢,其實,退無可退,正是香港的自由被中共嚴重侵蝕後、港人所面臨的現狀。

三、中共行雙重標準 顛倒是非

善惡正邪如涇渭分明,然而,中共和港府在對待暴力時,施行雙重標準,令人咋舌。

7月21日晚,在元朗地鐵站,上百名白衣人手持籐條和木棍等凶器,無差別地追打示威者、記者和返家市民,造成45人受傷,一人傷重。在事發前,警察已接獲相關消息,但卻不做部署。這些暴徒於當天下午開始集結,十分囂張。在晚間,有白衣人和警察友好互動的情景被攝錄下來。此外,親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幾個白衣人握手,向他們點讚並以「英雄」稱之。

基於事件的嚴重性和警方涉黑的證據,香港民眾要求對此進行獨立調查。然而,林鄭對白衣人所為輕描淡寫,更未探視在元朗遇襲的市民,卻嚴厲指責示威中發生的個別激進行為。何君堯對媒體表示,他不會與白衣人「割席」。

8月3日,有人將海港城前懸掛的中共國旗扯下、扔到海裏,前香港特首梁振英第一時間在臉書上懸賞100萬元緝拿「狂徒」,請「全港市民提供資料」。作為前任特首,梁某不關心45位市民的安危,不為緝拿元朗暴徒出錢出力,這是和誰站在了一條線上?

中共發言人和喉舌媒體連篇累牘地譴責暴力,聲稱「制暴止亂」、「維護法治」,但是對於「反送中」期間最惡劣的暴力事件卻避而不談,好像它根本沒發生過,令人匪夷所思。可見,暴力、暴亂、法治,都是為中共所需而不斷被變化內涵、被用來攻擊守法公民的詞彙而已。

再說購買觀星筆的大學生方仲賢,他並未用此物攻擊任何人,竟被逮捕。另一方面,警方放走大批白衣兇徒,也不見落力追查,雙重標準荒唐至極。這一切都是港府及中共相互配合,故意為之,法治公平岌岌可危。

8月7日,浸會大學學生在校園集會與校長對話,聲援被捕的學生會長方仲賢。(駱亞/大紀元)
8月7日,浸會大學學生在校園集會與校長對話,聲援被捕的學生會長方仲賢。(駱亞/大紀元)

四、中共構陷 港警涉黑 疑案待釐清

在「反送中」抗議活動中,衝擊立法會事件、(中共)國徽被塗污、(中共)國旗被扔進海裏、街頭放火、元朗恐襲等事都存在諸多疑點,特別警隊涉黑更是事關重大。因此,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一系列事件展開客觀、獨立的調查,揭示真相,尤其重要。但是,張曉明卻表示,只能在事件完結及社會平靜後,才能調查真相,目前沒有條件這麼做。

港澳辦負責人既已發話,林鄭更不可能答應民眾的這一訴求。中共此舉超越了特區政府,明顯是在阻擋調查,唯一的解釋就是,它心裏有鬼,懼怕真相。

對於群眾活動,中共擅長的破壞手法就是派人混入人群,做出一些極端行為,令整體運動蒙上滋事擾民、「暴動」之嫌。此時,喉舌大力鼓譟,渲染一派官民同仇敵愾的聲勢,為當局大打出手製造口實。在成千上萬人參與的自發抗議中,此等齷齪手段難以防範,外界都心裏有數。

五、中共打壓大陸援港人士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8月1日,重慶市民黃洋在微信群和朋友閒聊時,說了一句「敢不敢像我一樣走上街頭聲援東方之珠?」第二天,黃洋被派出所傳喚,在訊問室的椅子上坐了20多個小時。傳喚證指他「涉嫌在網上散佈不當言論擾亂社會治安」。黃洋表示,他感覺自己就像大監獄的一個囚徒,「香港讓我們看到希望」。

6月份,大陸維權人士衛小兵在臉書和推特上轉發香港反修例的遊行情況,並寫上形勢大好、加油的字眼,被國保帶走。當局指他涉嫌尋釁滋事,將他行政拘留了15日。

7月份,義務法律機構「長沙富能」的三名員工被國安部門帶走,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刑拘,據悉這也和支持香港反送中有關。

7月29日,「六四天網」創辦人、身患重病的黃琦被中共法院判處12年重刑,引發國際強烈譴責。

以上案例表明:中共在大陸以謊言、監控、打壓、暴力、構陷等手段對付善良民眾,一句網絡用語就可招來禍端,傳播真實訊息即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被投入監牢,可謂「無法無天」。香港若徹底淪陷,所有港人也將時時處於恐懼之中。

六、中共畏懼自由香港

香港的抗議風暴揭露了中共破壞「一國兩制」的陰謀,百萬市民的勇氣鼓舞著大陸受壓迫民眾,亦促使台灣政民思考當下和未來。來自大陸、台灣和世界多國對香港的聲援激發人間正氣,這一波接一波的衝擊與貿易戰和人權譴責的重拳結合,令中共難以招架。因此,它才會發出「生死戰」的顫音。

世人看清:中共漠視生命,暴虐不變。目前它雖不敢輕舉妄動,但仍透露殺氣。這個與普世價值相背離的政黨不可能保障人民利益,不可能保障一國兩制,它的宣傳、外交、法制、承諾全都不可信。黨媒的「邪不勝正」這句話,說給它自己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