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篇

近十幾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學生到海外留學,雖身處自由世界,但他們仍然難逃中共魔爪——在海外被監控並繼續被洗腦。有大量證據顯示,中共在海外的使領館通過海外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之類的組織監控留學生和學者。

被所謂「愛國主義」洗腦的中國學生有的在海外從事間諜活動,有的充當中共在海外的打手,對「反送中」的香港留學生暴力相向。這種違背所在國的尊重人權、言論自由等主流價值的暴行得到中共駐當地總領事館的力挺。

CSSA迫使大陸留學生從事間諜產業

中共官媒在2016年2月發佈文件,要求將「愛國主義教育」貫穿到學校的各個階段和方方面面。中共教育部稱,在國外的留學生也必須是「愛國主義教育」的重點對象。

美國情報人員表示,中共打著「愛國」招牌利用大批中國留學生在海外從事低階間諜活動,在海外大打間諜人海戰術。

《紐約時報》曾披露,CSSA成員還有過少數被指為間諜的案例。1990年代,加拿大移民官員指責滿地可康科迪亞大學CSSA分會的領導人使用了中共政府的資金,並向中共外交官提供親民主的中國學生的信息。

聯邦調查局2011年的一份機密報告顯示,2005年比利時當局表示他們確認了又一名中國間諜的身份——一名魯汶大學CSSA會員,稱此人負責協調在歐洲各地的產業間諜行動。

英文大紀元曾引述一位消息人士表示,中共往往在留學生出國之前,對他們進行間諜「培養」。消息人士說:「中共的安全官員會與這些即將出國的學生接觸,要求他們對中共保持忠誠,而且要他們將所有對中共有利的消息匯報給中共官員。」而這些接受招募的學生,誤信在海外當間諜是一種「愛國行為」,往往因此斷送自己未來的前途。

澳洲大學中國學生暴力襲擊香港學生「反送中」活動

近年來發生的多宗事件,顯示中國留學生在海外因所謂愛國主義,與所在高校、教授、其他團體發生衝突,與尊重人權、言論自由等主流價值相違。

近兩個月來,香港數百萬人持續上街遊行、集會,抗議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得到香港各界及國際主流社會的支持。

「反送中」運動近期延燒到澳洲。位於澳洲布里斯本的昆士蘭大學(TheUniversity of Queensland)7月24日早上舉行市集日(Market Day),數十名香港學生搭起帳篷與攤位舉行「反送中」集會,他們向參加活動的學生發文宣,並架起連儂牆供人民張貼支持文字。

據香港學生在SBS社群發文,這群港生還促請中共政府停止打壓新疆維吾爾族人,及停止違反人權的行為,並要求昆大停止與中共的一切合作或聯繫。

這個集會遭到數百名中國學生包圍反制,中國學生高唱中共國歌並高叫口號。雙方爆發激烈口角,期間,一名中國學生衝向一名香港學生並掐對方脖子。後來警方趕到現場維持秩序,將雙方人群隔開,並不斷對現場人員進行勸導。最後,雙方人群在警察及學校保全員的疏散下離開現場。

針對此事,昆士蘭大學學生會(UQ Union)發表聲明表示支持言論和結社自由,並譴責任何形式的暴力。

據澳洲媒體報道,中共駐布裏斯班總領事徐傑對親中共學生的行為加以讚揚。其稱,總領館「肯定中國留學生自發的愛國行為,堅決反對任何分裂國家的言行」。

而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發表聲明,指澳洲希望所有外國的外交官員「即使是在有爭議和敏感的問題上」,也能夠尊重澳洲的言論自由和合法抗議的權利。佩恩說,「澳洲政府將會尤其關注任何外交使團的可能破壞這些權利的行為,包括鼓勵破壞性以及潛在暴力行為的做法。」

7月28日下午,不懼恐嚇的近200名香港留學生和支持者,再次在布里斯本市中心舉行遊行集會,響應澳港聯(Australia-Hong Kong Link)發起的、澳洲6個城市共同參與的「守衛香港 全澳聲援」活動。

紐西蘭、加拿大等國最近也發生了一些與香港社區反送中事件相關的衝突。7月29日,紐西蘭奧克蘭大學校園內,數名大陸留學生來到奧克蘭大學Foodcourt走廊的「連儂牆3.0」處,向正在進行維護「連儂牆」的一名香港女生發起挑釁。一名大陸男留學生用肘部撞擊香港女生,致該女生跌倒在地。

今年5月,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舉行的新疆再教育營講座上,一名中國學生突然對維吾爾籍演講人咆嘯,用髒話大罵。講座召開前,就有中國留學生在微信群組內討論如何去鬧場,同時還向中共領事館報告。

中共通過澳洲大學的CSSA控制中國留學生

美國之音2017年7月引述《悉尼晨鋒報》的報道指出,中共通過控制在澳洲大學的CSSA來控制和監視中國留學生。坎培拉大學中國學生會主席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表示,參加中共使領館號召活動的留學生可以在回國就業時獲得幫助,中領館為其號召的活動提供旗幟、餐飯和車馬費等。

這位學生會主席還承認,她會向中領館報告中國留學生組織的伸張人權的抗議活動,理由是「為了所有學生的安全」。

前中共駐悉尼領館外交官陳用林曾發文,揭露中共駐澳使館與當地學聯的關係,他寫道:「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學聯)是直接由中共駐澳使領館控制的團體。為了方便操縱,除了在各大學設立學聯,還設立了『澳洲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下設『新南威爾士州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澳洲首都地區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等金字塔結構的組織。全部由中共駐澳洲大使館教育處和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教育組指揮運作,學聯領導的任命、形式上的選舉都是在使領館操作下進行。」

網絡公開信息顯示,悉尼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SUCSA),1996年成立,是在悉尼大學學生總會及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註冊成立的正式學生組織。

大紀元2017年的一篇報道曾指出,中共在澳洲的滲透活動,不僅干涉澳洲內政,還深入到澳洲大學內,通過控制中國學生會來監視和舉報中國留學生在課堂上及其它場合的言行。

報道引用澳洲國立大學副教授薩格森舉的例子說:「我教授一門關於中國政治的本科生課。這堂課的部份評估是基於學生對教學討論的貢獻。每年,參與這門課程的相當大部份學生是中國人,尤其是過去幾年中,中國學生人數增多。有一些中國學生來到我面前,要求把他們分到一個沒有其他中國學生的教學小組,這樣他們可以自由談論。」

她說,其他在混合國籍課堂上的中國學生,就不敢說出他們的真實想法。因為他們擔心,同胞將會向中共報告他們說的話。

在悉尼大學讀商科三年級的高同學提起他剛來悉尼不久時,在網上無意間看到悉尼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有監控學生的話題。他也談到這樣一個現象,在課堂上如果老師提到中國人權狀況或言論自由受限的話題時,中國留學生一片寂靜,沒人參與討論。

他有次私下和同學聊起大學生受監控的問題,再結合微信上不能發送敏感詞的現象,他的同學後來跟他表示,認同中共監控留學生的可能性。

2017年,澳洲外交部次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曾罕見地發表公開講話,敦促澳洲的大學更好地保護學校免受日益上升的中共影響力的影響。

原中國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認為,中共是通過從學生學者聯誼會中選出能執行其命令的人做負責人,給他們提供些經費,按照中共的意志去做事。通過各個學聯中的負責人監視、監控學生;負責人再管理培植他們要的積極分子,一層層編織起一個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