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教曉我,和理非的集會和遊行你不放在眼內,警隊的濫權濫暴卻得到你的默許。當百多二百萬人上街你不置一詞,卻大清早召開記者會,以為借罷工可以分化香港人,更厚顏地用基層巿民的生計受影響作託辭指責示威者,殊不知你將4月份開始的第二季香港經濟衰退諉過於6月9日才開始的示威活動,是睜眼說瞎話。你一聽到記者關於警暴的提問便拂袖而去,置現場記者不顧。當你的怒氣溢於言表時,有否想過為甚麼連一向中立持平的記者也開始躁動呢?

是你教曉我,因為你一意包庇,以致警隊的聲望以光速墮落。在奉行法治的社會,示威者對抗暴政,並無逃避法律責任,迄今已經有數百人被捕;但警隊一而再濫權,對示威者拳打腳踢,直接將催淚彈射向記者,甚至故意在拘捕女性示威時讓其裸露人前,完全罔顧警例,但至今無一人需要負責。是你縱容警隊凌駕法律之上,成為一隊法外之民,與黑社會心存默契,連政務司也管不了。你只要看看黃大仙、葵涌、將軍澳及深水埗街坊先後「踢拖」上街抗爭,就知道警隊已成為一個天怒人怨的圖騰。令香港的法治崩潰,不正正是因為你的傲慢嗎!

是你教曉我,令巿民的抗爭情緒一路升溫的是你。自反送中運動開始以來,幾場記者會的用詞聽得最多的只得一個,就是譴責。既譴責示威者使用武力,又譴責塗污區徽及將國旗扔到海中,對示威者的五大訴求卻不屑一顧。今天國旗法尚未通過,你已急不及待要獻媚,卻不去看看撐警集會後被棄置在垃圾筒的一大堆國旗。眼中只有國旗而心中沒有香港巿民,一手摧毀這個家的捨你其誰!

是你教曉我,你對當前局勢一籌莫展,連建制派議員也按捺不住,表示你提出了很多問題,但卻沒有任何解決方法。你向記者表示受到欺凌,實在是一個天大的笑話。政治人物一般是由公眾授權,需要處理公眾的不滿及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讓民怨得以宣洩。你將巿民的訴求理解為欺凌,明顯地是因為你的權力來自一個只有1,200人的權貴小圈子,根本沒有民意授權。二百萬人上街終於演變成區區抗議,是對你的控訴,你反倒認為是對你的欺凌?你沒有膽量面對巿民,沒有政治智慧處理這個燙手山芋,在中港利益之間你選擇了站在香港的對立面,最終曲解巿民的責難,只是反映你的無知。

是你教曉我,你根本從沒有想過兌現競選時的承諾,就是巿民認為你再不適合當特首時就會辭職。不同的民意調查,包括前特首資助的民研,都指出你的民望屢創新低,已經備受巿民唾棄,按理你應該自行引退了,然而你卻苦苦戀棧權位,視承諾如無物。你,又怎會贏得人民的尊重呢!

你將永遠被釘在香港歷史的恥辱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