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從古至今,世人對愛的祝福從未減弱,也從未停止。在沒有電子產品的年代,有些古人不僅情商高,智商更是了得,能把成串的中藥名編入詩中,向心儀的她(或他)表達愛慕之意,或者向至親好友表達祝福之情,這樣的情詩藥香飄飄,怡人悅心,很有治癒能力呢。

清‧錢維城《菊花》(公有領域)
清‧錢維城《菊花》(公有領域)

相思意已深 還無回鄉曲

宋朝陳亞寫過一首《生查子‧閨情》曰:

「相思意已深,白紙書難足。

字字苦參商,故要檳郎讀。

分明記得約當歸,遠至櫻桃熟。

何事菊花時?猶未回鄉曲。」

全詩以中藥的諧音或本名,比如「相思子、意已(薏苡)、白紙(白芷)、苦參、檳榔、當歸、遠志、菊花、茴香」等這幾味中藥,細膩地描繪出閨中少婦傾訴相思之苦,苦盼郎君回家的幽怨與長情。讀來藥香飄飄,深情款款。

珍珠(Fotolia)
珍珠(Fotolia)

離情抑鬱 最苦參商

南宋詞人辛棄疾作《滿庭芳·靜夜思》云:

「雲母屏開,珍珠簾閉,防風吹散沉香。

離情抑鬱,金縷織流黃。

柏影桂枝交映,從容起,弄水銀塘。

連翹首,驚過半夏,涼透薄荷裳。

一鉤藤上月,尋常山夜,夢宿沙場。

早已輕粉黛,獨活空房。

欲續斷弦未得,烏頭白,最苦參商。

當歸也!茱萸熟,地老菊花黃。」

全詞採用了雲母、珍珠、防風、沉香、鬱金、硫黃、柏葉、桂枝、蓯蓉、半夏、薄荷、鉤藤、常山、獨活、烏頭、苦參、當歸、茱萸、熟地、菊花等二十四味中藥名。辛棄疾既有豪氣沖天的一面,也有剪不斷的兒女情長。他對月思鄉,想念妻子,以一連串的中藥名契合滿腔的思妻之情,渾然一體,自然天成。

清‧門應兆補繪 蕭雲從《離騷圖下冊‧白芷》(公有領域)
清‧門應兆補繪 蕭雲從《離騷圖下冊‧白芷》(公有領域)

莫把情書當破紙 白芷寫不盡離情

明朝馮夢龍也曾以中藥名寫過一封情書,讀來頗為詼諧:

「你說我負了心,無憑枳實,激得我蹬穿了地骨皮,願對威靈仙發下盟誓。細辛將奴想,厚朴你自知,莫把我情書也當破故紙。想人參最是離別恨,只為甘草口甜甜地哄到如今,黃連心苦苦嚅為伊耽悶,白芷兒寫不盡離情字,囑咐使君子,切莫做負恩人。你果是半夏當歸也,我情願對著天南星徹夜地等。」

這封情書採用的中藥名極巧,雖然藥性不同,寒熱有別,放在一起沒有違和,反而貼切地表達作者的心聲。情書所用中藥,包括枳實、地骨皮(枸杞皮)、威靈仙、細辛、厚朴、破故紙(補骨脂)、人參、甘草、黃連、白芷、使君子、半夏、當歸、天南星等十四種,淋漓盡致傾吐昔日立下的山盟海誓,對愛的無限眷戀。

如果對方能夠回來,他願意對著天南星徹夜等待,那份真心可待。然而,雖然情已到深處,那個最愛的她還是不見了蹤影,或許緣份太淺,以致音信杳無,只留下一場幽夢,千古情人獨自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