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北京最近有點忙活不開的感覺,貿易戰拖拖打打持續了一年,中國經濟已經大面積滑坡。(來自)美國的關稅壓力越來越大,雖然一再要求不得「妄議中央」,但內部不同的聲音還是經常傳出。還有一個讓北京心煩的事,香港民眾反送中的抗爭像水一樣,靈活多變,遍地開花。中共想抓一個半個的牽頭人殺一儆百,卻至今找不到。

令人頭疼的這兩大問題,讓北京有些焦頭爛額,不過中共似乎找到了洩壓的辦法。外界注意到,中共把責任推給了華盛頓,渾然不覺香港的民怨所在、民意所求,引來了外界嘲笑。

香港百萬人抗爭 美方作品?

剛升任中共外交部新聞司司長的華春瑩在談到香港的動盪局勢時,說「這畢竟也算是美方的一個作品」。但是她也像其他的中共官員一樣,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美國參與了示威活動。

在華春瑩無端指責美國的第二天,香港前特首董建華也表示,香港反送中風暴有幕後推手,可能有外來勢力介入。他說,「種種跡象可以看到,可以指向台灣及美國。」

甚至中共央視的男新聞主播還口帶髒話,指責美國製造了香港的混亂。稱美國是霸凌和恐嚇他人的霸權國家,「充當攪屎棍」。這句罵人的話,很快成了大陸社交媒體熱搜詞。《紐約時報》認為,這是最引人注目的反美情緒爆發之一。

事實上,特朗普在上周四(8月1日)說得非常清楚,對中國的主權表達了尊重。特朗普對記者說,「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他們必須自己解決這個問題」。特朗普的話說得很清楚,但是中共就是含沙射影,把問題推到華盛頓身上。不過這是中共政府有意這麼做。

貿易戰升級 北京一再毀約

原因不難理解,北京5月初毀約,引發貿易戰升級。美國上調了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並啟動了另外3000億的徵稅程序,把華為列入了實體清單(俗稱黑名單)。

習特大阪會晤,北京承諾立刻購買美國農產品,換取美方暫不加新稅,但北京並沒兌現承諾。雙方的上海談判,仍然沒有任何成效。於是特朗普宣佈9月1日對3000億商品開徵新稅。

在這期間,香港發生了反送中抗爭運動。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為了討好北京,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引發港人強烈反彈。從6‧9百萬大遊行,6‧16的「200萬+1」大遊行,到現在遍地開花,不撤不散。參與者不分界別,涵蓋了香港各個階層;不分年齡,涵蓋了所有人口。僅從警方拘捕的人員來看,最小的13歲,最大的76歲。香港人眾志成城,不屈不撓,向港府、向北京都在表達同樣的訴求,要求實現雙普選。

空前內外壓力 中共槍口指向美國

國際國內的事務,使北京面臨著空前的內外壓力。在這個情況下,中共把槍口指向了美國,將香港民眾抗暴的原因歸咎到了美國人身上。

大家還記得,在7‧21元朗黑夜事件中,有一名和丈夫一起參加遊行的孕婦,為了阻擋暴徒對丈夫的攻擊,被白衣暴徒打倒在地。本來是民意的體現,中共學者王義桅卻說「顯然是演員,不是香港公民」。他說是美國鼓動孕婦出現在示威活動現場,為的是迷惑警察。

7‧14沙田衝突中,有外籍男子在現場舉著手機拍攝,右手抓肚皮搔癢。這也被中共說成是「美國特工」,右手抓癢是「暗號」。但是港媒調查發現,這個男子是在香港居住了10年的「網絡紅人」。

這種輿論發酵,顯然是中共允許的。《紐約時報》指出,主管中共意識形態和宣傳的王滬寧一直對美國的多黨制民主政體缺乏好感,如今反美,他的觀點有「全面影響」。

不過中共這麼做,並不是第一次。30年前它在天安門屠殺1萬多名學生和民眾,也把責任推給了美國人,說是華盛頓煽動了「六四事件」。

北京政策面臨責難 急於轉移目標

加州克萊蒙・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學教授裴敏欣指出,把香港的麻煩歸咎美國,這是北京領導層「深思熟慮的政策決定,而不是本能的反應」。中共這麼做的目標,是設法構建一種「宏大敘事」。就是說,中共故意誇大並歪曲事實,把美國描繪成「不僅企圖通過貿易戰阻撓中國的崛起,還在中國境內挑起事端的主要對手」。

說白了,中共是要用攻擊美國的手段,挑起國內民眾的民族情緒,轉移人們對中共的不滿情緒,嫁禍於人,給自己洩壓。

這種做法,從7月下旬開始越來越明顯。因為北戴河會議臨近,北京當局的不少政策都可能面臨著責難。特別香港反送中,在中共眼中是一隻超大「黑天鵝」,使中共又一次陷入「逢九必亂」的魔咒,所以北京當局的神經肯定會繃得緊緊的。

時評人士李平在《蘋果日報》撰文表示,當年朱鎔基的話已經一語成讖,中共搞亂了香港,已經成了民族罪人。但是中共港共一大幫高薪厚祿的官員,罔顧民意,以致激發民變。不僅不思悔改,反而要台灣、美國背鍋,並以軍警專政的鐵拳恐嚇港人。這麼倒行逆施,是不是要應驗「天欲其亡,必令其狂」呢?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別忘了轉發點讚,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