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8月2日正式決定把南韓從享有出口優惠待遇國的「白名單」中剔除,進一步對南韓實施嚴厲的出口管制。當天下午,南韓總統文在寅召開臨時國務會議,措辭強烈地譴責「決定非常魯莽」,要求日本取消決定,並考慮採取對抗措施,日韓關係陷入戰後最糟的泥潭。美國希望兩個主要盟國重新步入緩和的軌道,專家認為短期內看不到緩和的跡象,未來兩國經濟的走向可能是緩和兩國關係的要點。

日本將南韓從「白名單」剔除

8月2日,日本內閣會議上修改政令,推出繼對韓實施半導體材料出口管制後的第二輪強化管制措施,將南韓從享有出口優惠國的「白名單」中剔除,政令會在7日公佈,28日施行。

目前,被列入日本「白名單」的國家有美、英等27個國家,南韓2004年成為亞洲唯一進入日本出口「白名單」的國家,隨著日本政令的實施,南韓也將成為第一個被剔除「白名單」的國家。

隨著政令的實施,日本出口到南韓的精密機床、碳纖維等與軍事有關的敏感商品有1,000多項將受到嚴格的審查,通常需90個工作日才能給出是否被認可出口。

據韓聯社的報道,被剔除「白名單」後,繼半導體產業之後,如果碳纖維及精密機床被管制,將給汽車、船舶等製造業帶來負面影響。

文在寅在當天下午的講話中,警告「今後發生的事態責任完全在於日本政府」,並指責日本「賊喊捉賊」。

據共同社的消息,2日,南韓外交部副部長趙世映召見日本駐韓大使長嶺安政提出抗議。趙表示,「無法再認為(日本)是友好國家。」

南韓經濟副總理兼企劃財政部長官洪楠基宣佈:「我們也將把日本從南韓的『白名單』中除名。」對此,《讀賣新聞》2日引述日本政府官員的看法,「對日本不會有大的影響。」這名官員表示,目前主要是半導體製品從南韓進口,「從台灣等處都有替代品。」

南韓總統府相關人士2日就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向媒體表示,「事態至此,(日韓)怎能持續共享敏感的軍事情報。」他暗示,如果兩國關係進一步惡化,將對兩國安保合作造成影響。

美國沒有積極調節的意向

日韓兩國是美國在東北亞的兩個重要盟國,特別是針對朝鮮半島的緊張關係,美國不希望看到兩國關係惡化影響到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

日韓間的緊張事態,正值泰國曼谷召開東盟峰會。8月1日,日韓兩外交部長在峰會期間舉行了會談,雙方對二戰時的勞工賠償問題,南韓的出口管制問題進行了交涉,但雙方處於各持己見的平行線上,看不到絲毫交點。南韓外交部長康京和在會談中警告,日韓對立不只會影響到兩國的經濟,也會波及到安全防衛,暗示將有可能終止日韓間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

8月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召集召開美日韓的三國外長會談。據日本外務省介紹,蓬佩奧要求緩和日韓對立,但沒有提出具體的居中調停方案。

據《日經新聞》的消息,特朗普總統7月19日曾透露,南韓總統文在寅已請求美方居中調停,「如果雙方都請求的話,或許考慮介入」。但日本似乎沒有要求美國介入的意願,目前美國似乎不願介入兩國的是非爭端中,主張應當由日韓雙方來解決,處於觀望姿態。

國內政治壓力助推日韓對立升級

近年,日韓之間在慰安婦問題、南韓火控雷達鎖定日本巡邏機、二戰時的勞工賠償問題、南韓國會議長要求退位的日本天皇對二戰賠禮道歉等諸多問題使兩國關係逐步緊張升級。到8月2日,日本正式把南韓從「白名單」剔除,使兩國關係面臨二戰後的最糟狀態,並且看不到絲毫好轉跡象,其中一個原因與日韓國內的政治壓力有關。

南韓總統文在寅被稱為是左派政黨的代表。南韓反對黨曾多次批評文是「金正恩的發言人」。日本外交評論家、前小泉內閣時期的首相助理岡本行夫曾接受日本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文在寅明確地反日,親北韓,不過與南韓傳統的左派不同,文在寅親近美國,同時與北京政府保持中立。」

文在寅近期在對北韓外交上失利後,反對派和社會民眾的批評聲不斷,拋出反日的民族主義王牌挽回了不少支持率。據南韓《中央日報》18日的消息,文在寅近期強硬回應日本的出口管制措施贏得國民支持,支持率重新恢復到50%以上。

日本法政大學研究生學院教授真壁昭夫在「Diamond Online」發表文章認為,文在寅面臨南韓經濟下行的壓力,反日牌使其支持率上升不少,對日強硬將伴隨文在寅的執政。

另一方面,安倍晉三對南韓實施半導體生產過程中的必須材料實施出口管制後,也贏得國內的廣泛支持,另據日本《周刊文春》對20~80歲的民眾進行的緊急問卷調查結果顯示,81.3%的民眾支持安倍政府對南韓實施的出口管制措施。

日本經濟產業省就把南韓剔除「白名單」一事,於7月1日至24日徵集國民意見。據近期公佈的結果顯示,共收到4萬666份反饋。約95%的意見表示「基本贊成」,「反對」僅為1%。

日韓對立中,似乎多少牽扯兩國的「國民情緒」,專家認為短期內,雙方難以坐在一起「冷靜」商談。

對立將持續到何時

真壁昭夫表示,文在寅的最大支持團體是工會組織,文上台後,迎合工會,開始干預企業的經營,要求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資水平。

據悉,文在寅要求企業把1小時的單價工資從2016年的6,000韓圜,到2020提升至1萬韓圜;2018年南韓的GDP實際增速約為2.7%,而文在寅政權要求的最低工資水平要提高16%,企業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去年,全球手機市場低迷,使南韓半導體以及關聯產業業績銳減,面對政府要求漲工資的壓力,部份企業開始「出逃海外」。同時南韓政府對大企業和富有層大幅度增稅也使經營環境惡化。

真壁昭夫認為這種「均貧富」的思想違反經濟發展規律,與世界潮流格格不入。去年7月,南韓產業界抵制文在寅政策的勢頭開始增強。他說:「為應對來自日本的出口管制,文在寅7月中旬召集各大企業會談,最應該出席會談的三星電子的副會長李在鎔卻缺席了會議,來到日本與供貨商見面,這明顯是在對文表示一種不滿情緒。」

「國內經濟不振,文在寅面臨著撤回提升最低工資水平的壓力,不過為此將引起工會的不信任以及反對聲音。」真壁昭夫說,「文在寅面臨著平衡雙方的艱難局面。」

目前,美國對深層介入日韓的對立持消極態度,佳能國際戰略研究所主席宮家邦彥認為,「日韓對立繼續升級,對南韓經濟影響很大,韓圜下跌,輸出大幅度下滑等經濟惡化進一步表面化,日韓兩國的產業界重新認識振興經濟需要修復兩國關係之時,兩國政府間可能才有相互妥協,迎來修復關係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