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界兩個月來第二次再次就《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風波發起靜默遊行。歷來最多的3千人在烈日下穿黑衣遊行,提出兩大訴求:反對律政司「政治檢控」、選擇性起訴反送中示威者;其次要求儘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資深大律師李柱銘等法律界質疑示威者極速被檢控,而元朗白衣人至今未被檢控,擔心選擇性起訴破壞香港法治精神。

昨日中午,法律界3千人穿上黑色西裝套裝在終審法院集合,在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法律界立法會議員兼大律師郭榮鏗、大律師查錫我、大律師公會前主席陳景生、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律師等帶領下,從遮打花園經長江中心及花園道,前往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辦公室律政中心。

遊行按一貫傳統,以靜默方式進行,沒有口號和標語,抵達律政中心後舉行靜坐集會,並要求見律政司長,不滿律政司對示威者進行政治檢控。

郭榮鏗高呼「(律政司長)鄭若驊,對話!」他說,律師界擔憂的政治檢控,現在已成為事實,「作為業界人士,我們絕不接受。我們還要求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近期發生的事件進行調查。」他又強調律師界全力支持反送中運動中被檢控的香港市民,向他們提供免費法律支援。

有律師戴著示威者常配備的頭盔和防毒面具遊行,抗議警方打壓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有律師戴著示威者常配備的頭盔和防毒面具遊行,抗議警方打壓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廉政公署前總調查主任查錫我(左二)、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律師(左三)等法律界選委參與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廉政公署前總調查主任查錫我(左二)、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律師(左三)等法律界選委參與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法治非律政司長說了算

反送中運動兩個月以來,警方至今拘捕逾500人,年紀最小的只有13歲,引起了濫捕的質疑。反送中運動兩個月來,被捕示威者遭到極速起訴,例如7月28日遊行有44位市民兩天後被控以暴動罪;但7月21日元朗白衣黑社會暴力襲擊市民,至今卻沒有人被起訴。

資深大律師、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也指責律政司雙重標準、選擇性起訴,破壞法治,「法治最重要的原則,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說,黑衣人違法要被控罪,公平。那為甚麼不以同樣的方式對待白衣人?這不只是歧視。這違背了法治最重要的原則。」

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指責律政司雙重標準、選擇性起訴,破壞法治精神。(宋碧龍/大紀元)
資深大律師李柱銘指責律政司雙重標準、選擇性起訴,破壞法治精神。(宋碧龍/大紀元)

他強調,法治精神不是律政司長說了算,「要所有香港市民看了之後,心裏都服,都認爲有法治精神,這樣才有法治精神。」

遊行人士等待一小時,要求司長出面對話,司長鄭若驊沒有出現。前廉政公署總調查主任查錫我表示,律政署最近的檢控行動奇怪,又指鄭若驊主導修訂《逃犯條例》,有角色衝突,不該介入起訴;應該成立獨立小隊,依照證據檢控。

再促撤回修例獨立調查

查錫我又強調政府有責任解決問題,主動令事件降溫,而非將責任推卸予示威者,「請你撤回(修例),正正式式,因為暫緩,或者壽終正寢,都不是立法會的用語,立法會的用語就是撤回,那你就撤回啊,是不是。還有儘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陳景生表示,社會需要找到真相,而只有通過獨立調查,才能獲得真相,「為了重獲公眾的信任,我們強調要進行獨立調查。」大律師公會前主席余若薇等也在集會上發言。

也有年輕律師選擇戴上示威者常用的頭盔和防毒面具遊行,抗議警方以催淚彈打壓和平的集會遊行。也有女律師集會上介紹,兩個月來一直在為被捕的抗議者作無償的法律支援,她所屬的小組利用晚上、周末和白天的時間全力工作,又奔走於大街小巷和全港各區不同的警署,希望為年輕人提供法律支援。

義務律師:太多人被捕疲於奔命

她感嘆現在有太多人被捕,而且拘捕行動是針對所有人的,「我們太需要優秀的律師、大律師來幫助我們。我們在這裏,就是要維護法治,為那些被捕的人尋求正義。」

另外,對於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因購買雷射筆而遭警方以「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出席遊行的大律師公會執委沈士文直言警方有「砌詞」之嫌,指難道任何人穿黑衣加背包就形跡可疑?他說,任何本來不屬武器的物件,要視乎現場環境及實際動作顯示的用途,判斷是否將物件性質變成武器。而案中雷射筆是在袋中,「沒任何事發生都變成武器,這樣是不合理」。

郭榮鏗在集會結束時宣佈有3千人參與今次黑衣遊行,是97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他再度批評香港警方濫捕、恐嚇港人、且武力不斷失控,只會加劇香港社會的仇恨。律政司檢控決定沒有依據,加深香港分裂,正因為律政司檢控尺度出現很大問題。他強調法律界會繼續要求鄭若驊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