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美國宣佈加徵中國商品關稅數日後,人民幣匯率跌破7美元。外界認為,中共將人民幣貶破7是對特朗普加徵中國商品進口關稅的報復動作。分析認為,中共做法有一系列問題,或加速本土性金融風暴,而美國此時把中共列入貨幣操縱國,也有誘發因素。

綜合媒體報道,特朗普8月1日宣佈自9月1日起對剩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的關稅後,8月5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跌穿6.92,隨後離岸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雙跌破7。外界認為,中共將人民幣貶破7是對特朗普加徵中國商品進口關稅的報復動作。

人民幣破7帶來兩大問題

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沈榮欽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將人民幣貶破7,外界有不同的猜測。從傳統觀點來講,當特朗普政府增加關稅之後,中共將本國匯率調低,可以部份抵消關稅增加的效果,「因為關稅增加使出口變貴了,匯率降低之後,可以部份抵消增加關稅的效果,使出口在國際上依舊保持相當的競爭力。」

沈榮欽認為,中共的做法存在2個問題。「第一,匯率降低,雖然出口商品變的便宜,但進口商品變貴了,例如很多時候進口了零組件,經過組裝然後出口,最後還是會影響到出口。加上糧食與能源的進口價格增加,可能會增加通貨膨脹。」

「第二點是比第一點更嚴重,根本的關鍵是,把匯率調低了會加速資本外逃,這對於中國現狀會比前一點更嚴重。」

沈榮欽表示,中國現在最核心的問題是過去的經濟發展模式導致它有高額的債務,「這個債務現在估計已經超過了GDP的300%,加上最近很多銀行都有流動性的問題,所謂的明斯基時刻是,當流動性出狀況之後,資產價格會快速下跌,最後就有可能產生連鎖的本土金融風暴,我認為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顯然會高過第一點。」

沈榮欽認為,中共使人民幣破7並不是中共主動出擊,他分析,當匯率不斷下跌之後,會加速資本外移,「一旦資本外移達到某個程度可能使得債務的風險暴露出來,銀行缺少流動性現金,融資鏈斷裂,就可能加速本土性金融風暴,這個後果會對中國經濟產生重大的威脅與傷害。」

把中共列入貨幣操縱國是在誘發危機

人民幣匯率破7的當天,美國財政部正式將中國列入貨幣操縱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8月6日表示,中國經濟正在崩潰,美國在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中佔據優勢。

「特朗普身邊的貿易鷹派主張對中國採取強硬的經濟對抗,」沈榮欽說,從這個角度講,美國這個時候把中共列入貨幣操縱國是整體經濟戰的一環,「目的在於加速中國的本土性的金融危機。」

沈榮欽認為,美國採取這一招是因為中共自身的問題,「問題本身的源頭是在中國自身的經濟發展模式會產生高額外債,這才是問題的關鍵。現在這樣的做法是在誘發。」

中共將人民幣破7,很多人認為是中共將貿易戰引向貨幣戰。但沈榮欽認為,中共並不是主動要打貨幣戰,而是被動因應特朗普政府的攻勢,「對中共來說,目前最重要的是維持匯率穩定、恢復市場信心、避免資本外逃、保持金融機構的流動性,來避免本土金融危機的發生。」

大陸媒體報道,人民幣匯率破7的第二天8月6日,在岸和離岸市場雙雙迎來升值。報道說,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在以7.0699低開後,一路走高,最高昇值至7.0270,收於7.0321,高於前一交易日7.0352的官方收盤價31個基點。

而更多反映國際投資者預期的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央行公佈300億離岸央票發行計劃後,盤中反彈近800個基點。而前一日,在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入貨幣操縱國後最低貶值至7.1388。

外界認為,人民幣破7第二天就開始反彈,顯示中共央行出手托市。

沈榮欽表示,中共要打貨幣戰關鍵要看央行(人行)還有多少銀彈,很大部份是取決於外匯儲備,「中國雖有很高的外匯儲備,理論上應該有足夠的資金進行匯率戰,但是外匯儲備需要足以應付外債,另外還有很大部份是外商在中國投資的錢,實際上可以動用的金額是值得懷疑的。」

市場猜測,貨幣貶值也有可能代表中國人行的準備金,它的銀彈數事實上沒有外界從外匯儲備所看到的那樣充裕,「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話,那就會提高了我先前講的本土性金融危機的泡沫危機,而泡沫危機最核心的關鍵就在於金融機構。」沈榮欽說。

沈榮欽表示,在中共體制下,中央遠比地方有錢,而絕大多數地方政府都有高額債務,「因此一旦央行出問題,就代表發生流動性危機的機率就大幅上升。」

「另外,匯率下跌了,並不是說你不干預,讓自由市場去操作,匯率下跌會加速資本外逃,資本外逃回過頭來再增加流動性危機、再增加本土性金融風暴的機率。」

現在雙方真正關心的重點是究竟這件事情會導致中國產生金融風暴或金融危機的機率有多大,「我想這個事情才是本質相關的,而不純粹是貿易的因素。」沈榮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