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資委第一把手連續會見阿里巴巴的馬雲和騰訊的馬化騰,聲稱要加速所謂的「央企+互聯網」混改模式,但外界批評,官方試圖開啟新版「公私合營」,對私企進行公開搶劫。

7月31日,中共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書記、主任郝鵬會見了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聲稱推進支持央企,以及騰訊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和實體經濟實行深度融合等。

而一個多月前,郝鵬亦曾會見阿里巴巴的董事會主席馬雲,也談及央企與大型互聯網企業的合作與所謂的混改。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儘管官方的說辭四平八穩,但很快從網絡和媒體傳出消息,指官方強推阿里巴巴和騰訊帶頭參與「混改」,使更多面臨困難的國企脫困,並要求國資委參與網企的部份業務。

學者:「混改」 對私企公開搶劫

資深律師隋牧青在朋友圈指,所謂「混改」是上世紀耳熟能詳的公私合營,不過是換了一個較溫柔的名稱。先是控制企業的經營權,其後伺機吞掉私企的產權,可能甚至危及企業老闆。

財經人士劉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讓目前最有錢的網企以「混改」名義為國企紓困,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以前國家不是要求在外企設一份特別股嘛?成立黨委,然後只有1%的股權,但是有否決權、有董事會席位。政府就是這麼玩啊,共產黨現在要把所有的東西,掌握在自己手中啊。」

大學教授周先生表示,目前官方力推的「混改」,試圖使民間資本接手中鐵公司和聯通等嚴重虧損的央企:「中國鐵路總公司虧損非常嚴重,這個高鐵呀,除了京滬高鐵是有盈利以外,全國全是虧損。虧損的數額非常巨大,這是不能公開的。電訊業,也基本是這樣的。」

周教授認為,體制運作模式註定「混改」不會有甚麼成效,而民企亦非常害怕被國企深度捆綁導致被徹底接管。

隨著經濟持續惡化,特別是大量國企難以為繼。官方兩年前推行「混改」,試圖引進民間資本緩解國企融資困難,但至今民企參與興趣不大。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就相關說法試圖向騰訊方面求證,但騰訊媒體辦公室的電話一直沒人接聽。而國資委亦沒回應該台記者的電話訪問。

引發業者恐慌

回顧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所謂公私合營歷史,中國眾多商人至今仍心存恐懼。對此,中共國資委官微4日發佈文章,聲稱「央企+互聯網」是一種「混改」模式,否認是新一輪的「公私合營」。

不過,官方的宣稱並不能減少民營企業老闆的恐慌。周教授說,官方進入私企後,第一步它要成立黨委,它實際上就控制了話語權。「所以民營企業非常害怕『混改』 」。如果按官方的意思,「那就等於新一輪的這個社會主義改造又開始了,就相當於原來的民族企業家現在叫民營企業家的資產,全部相當於沒收嘛。」

「因為現在這個股市、這個融資的功能已經沒有了,沒有圈錢的管道。地方財政,除了六個省份以外,全部是赤字,地方政府是破產了,除了這個「混改」以外,沒有辦法了。」

對於官方否認是新一輪的「公私合營」,很多網民批道:「『混改』就是『公私合營』,別把百姓當傻瓜。」「『混改』強制富商出錢買國企股份,這豈不是明搶。」「騙錢新招數!」「窟窿只好找最值錢的企業去頂了。」「養大了民企就像養肥的豬,就要下口。」

「甚麼信號?熟悉的配方,你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拿來主義,國進民退,公私合營變相?二馬要任由摘桃子。」

美專家:國進民退經濟下行主因

美國智囊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尼古拉斯·拉迪曾說:中國經濟下滑與政府近來的決策有直接關係:「中國經濟下行的一大原因是,政府進一步介入了資源分配工作,越來越多的資源被注入國企。特別是與民企相比,這些國企的業績也在逐漸下滑。」

為了證明他的論點,拉迪引用了諸多中方統計數據。中國銀行業協會數據顯示,流向民企的非金融企業貸款佔比從2012年的52%銳減至2016年的11%,而流向國企的非金融企業貸款同期卻從32%攀升至83%。

恐怕最令人瞠目結舌的則是中共國務院國資委的一組統計數據了。

2005年到2017年間,國資委管理的央企資產總額從約10萬億元人民幣擴張到了約54萬億元人民幣。但在此期間,這些企業的資產回報率卻從6%跌至2.6%。也就是說,通過銀行貸款、發行債券等方式,這些央企得以越做越大,但盈利能力卻越來越低。

美國《紐約時報》8月16日的報道聚焦中國騰訊公司十多年來首次利潤增長放緩。騰訊是全球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之一,然而幾個月來,騰訊股價已從1月的峰值下跌近30%,今年第二季度淨利潤較上年同期下降2%。

騰訊挫敗背後原因 令人驚訝:「中國政府」。

騰訊總裁劉熾平在財報電話會議中解釋說,政府高層的官僚改組使公司難以獲得通過新遊戲賺錢所需的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