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已經持續了59天,從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起,到8月5日的三罷活動及七區集會,警方執法手段越發強硬,催淚彈已覆蓋了大半個香港。

在這59天裏,香港市民每周都走上街頭抗爭,捍衛香港的自由、人權與法治。但港府至今都沒有回覆民眾的五大訴求,反而出動警察使用多種武器進行「清場」,從「基本配備」催淚彈、橡膠子彈、胡椒彈,到「罕見武器」布袋彈、海綿彈等,鎮壓步步升級。其中催淚彈的使用越發頻繁。

6月12日,香港抗議民眾包圍立法會,警察發放催淚彈、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驅趕示威者。隨後警方承認期間共發射超過150枚催淚彈,和數枚橡膠子彈、布袋彈。

2019年6月12日,香港警方在海富巴士總站施放催淚彈。(李逸/大紀元)
2019年6月12日,香港警方在海富巴士總站施放催淚彈。(李逸/大紀元)

7月1日,大批穿黑衣的示威者在立法會及舉行升國旗儀式的會展中心附近抗議,期間發生衝突,警方施放胡椒噴霧,揮動警棍驅散,致多人受傷。隨後在立法會大樓外,警方在龍和道附近發射了七一抗爭當天的第一枚催淚彈,後又陸續發射了更多的催淚彈。夜間警方更用催淚彈清場。

7月13日,「光復上水」遊行結束後,上水廣場門外的天橋位置,警方與市民發生推撞,警員一度施放胡椒噴霧及警棍驅散人群。

7月14日,沙田區「反送中」大遊行後,大批示威者仍在附近道路留守。警方晚上進行清場時,衝進沙田新城市廣場,當示威者舉起雙手,警察仍近距離直接向示威者及記者施放胡椒噴霧。

7月21日,香港警察在上環鎮壓示威者的時候,使用了至少55枚催淚彈、5發橡膠子彈和24顆海綿彈。

2019年7月21日,香港,反送中遊行後,許多民眾不願離去,警方發射催淚彈清場。(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7月21日,香港,反送中遊行後,許多民眾不願離去,警方發射催淚彈清場。(宋碧龍/大紀元)

7月27日,在28.8萬人「反黑、反送中」和平示威遊行後,警方發射催淚彈、海綿彈及橡皮子彈驅趕示威者,致23人受傷,11人被捕。

7月27日,反黑反送中的民眾不顧警察反對,成千上萬的民眾來到元朗。圖為一青年把警察發射的催淚彈扔回去。(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7月27日,反黑反送中的民眾不顧警察反對,成千上萬的民眾來到元朗。圖為一青年把警察發射的催淚彈扔回去。(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7月28日,香港市民發起的「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其間警民在上環爆發多起嚴重衝突。警方在晚上9時起陸續在上環一帶多次發射橡膠子彈及催淚彈清場,到深夜近11時,警民持續對峙,現場一片混亂,猶如戰場。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港警狂射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港警狂射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8月3日,「旺角再遊行」發生了多區警民衝突。警方晚上9點出動數百防暴警察清場,在尖沙咀及旺角兩個購物及旅遊區發射了至少十多枚催淚彈。晚上11時,警方在九龍公園外、亞皆老街、近山東街至少施放9次催淚煙彈,其中警方一度於亞皆老街舉橙旗警告開槍。

2019年8月3日,香港旺角再遊行結束後,警方向不願離去的民眾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8月3日,香港旺角再遊行結束後,警方向不願離去的民眾發射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8月4日,警方於晚間7時15分左右在皇后大道西一帶第一次發射催淚彈驅離示威者。晚上8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聚集在銅鑼灣不願離去,警方再度向示威者發射多枚催淚彈。而在灣仔告士打道,警方也頻發淚彈驅散人群。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開始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8月4日晚,在銅鑼灣,警察開始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兩個月的訴求無果,示威者的抗議進入「遍地開花」階段,8月5日民間發起罷工、罷課、罷市的「三罷」行動,並在金鐘、旺角、黃大仙等七個地區發起集會。

下午至晚上,示威者與警方陸續在金鐘、荃灣、黃大仙、大埔、天水圍、沙田、屯門、灣仔、北角、深水埠等多個地點發生衝突,警方向示威者施放多輪催淚彈、射出橡膠子彈。

2019年8月5日,香港大埔區,警方發射催淚彈後,民眾撤退。(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5日,香港大埔區,警方發射催淚彈後,民眾撤退。(PHILIP FONG/AFP/Getty Images)

進入8月以來,警方越發頻繁使用武器驅趕示威者,而港府至今對民間的五項訴求沒有反應,港人擔心在港府近於癱瘓的狀態下,「真槍實彈上陣」是不是最後的選擇與悲劇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