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正在追蹤與一家中國最大國有石油公司有關油輪的動向。有跡象顯示,這些油輪通過各種手段力求掩蓋石油來源和阻止海事跟蹤,正將伊朗原油運往中國,進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

《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和通過衛星信號和圖像監控石油運輸的TankerTrackers消息透露,近幾個月來,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以下簡稱中石油)的一個子公司崑崙銀行僱用了一隻油輪艦隊,將伊朗石油運往中國。

Planet Labs衛星圖像顯示,自5月以來,至少有3艘與崑崙相關的油輪被發現與伊朗船隻互動,這些圖像與MarineTraffic的海事數據由「TankerTrackers」提供給《金融時報》。

「相關數據和圖像清楚表明,這些油輪參與了伊朗石油的運輸,所有這些油輪都與崑崙銀行有關。」TankerTrackers的薩米爾・摩打尼(Samir Madani)告訴《金融時報》,「這些油輪起到伊朗和中國之間橋樑的作用。」

崑崙銀行想盡辦法掩蓋石油來源

TankerTrackers的數據似乎表明,從5月起,與崑崙銀行有關的油輪至少有3次在伊朗海岸外裝載原油,或者與裝有伊朗石油的油輪進行船對船過駁。

報道稱,崑崙銀行及其子公司似乎力求掩飾這些石油的來源。過去3個月裏,至少4艘崑崙擁有或營運的油輪換名,這一策略經常被用於阻止海事跟蹤。

路透社5月底援引一名美國高級官員的警告稱,一艘名叫「太平洋布拉沃號」(Pacific Bravo)的油輪疑似載有伊朗石油,該油輪由崑崙銀行擁有。崑崙銀行當時則否認擁有該船。

航運業出版物《勞氏情報》(Lloyd’s List Intelligence)報道,與崑崙銀行有關的油輪正在運輸來自伊朗的液化石油氣。與該行有關的多艘大型油輪已被世界第二大油輪船旗提供機構——利比里亞登記處(Liberian Registry)註銷船旗。

總部位於紐約的利比里亞登記處稱,「太平洋布拉沃號」於6月3日被註銷船旗,接著「Tian Ying Zuo號」、「Tian Ma Zuo號」和「Pacific Alfa號」也被註銷船旗。據航運業媒體報道,這四艘油輪都是由崑崙銀行在過去一年裏買下。之後,它們已登記並懸掛巴拿馬船旗。

崑崙銀行引發美國關注

《金融時報》稱,崑崙銀行的這些行動已受到美國方面的審查。特朗普政府誓言要針對任何破壞美國經濟制裁的實體採取行動。

報道引述兩名美國官員的話表示,這些公司應該意識到,美國將嚴格執行對伊朗的制裁。7月2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對中共政權支持的石油貿易商珠海振戎及其總經理李右民進行制裁,理由是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

「任何考慮逃避我們的限令,尤其是和伊朗石化產品相關制裁的實體,都應該認真對待這一訊息。」一位美國官員表示。

自從退出與伊朗簽署的2015年伊朗核協議以來,特朗普政府已經多次宣佈了重大制裁措施。石油是伊朗最大的收入來源,特朗普政府的目標是封殺伊朗石油出口,作為對伊朗實施「最大壓力」制裁的一部份,從而迫使伊朗走上談判桌,達成一份華盛頓認為可執行及可核查的伊朗核協議。

《金融時報》此前援引TankerTrackers數據報道稱,中國在6月中旬收到了首批交付的伊朗石油。在該案例中,可裝載多達100萬桶原油的油輪「薩利納」(Salina)號於6月20日停靠在東部沿海城市青島附近的膠州灣,並用了兩天多時間卸貨。

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曾呼籲特朗普政府採取更強硬的行動,終止所有伊朗石油的出口。

《金融時報》稱,考慮到中石油是中國最大的石油生產商,美國針對該公司的任何決定都將標誌著事態的顯著升級。中石油的上市子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PetroChina)在美國擁有業務,並在紐約上市二級股票,還與英力士(Ineos)等國際能源公司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

崑崙銀行則否認該行參與原油進口業務,同時表示,該銀行沒有違規。

「崑崙銀行一直是中石油乃至——更廣義地講——中國(共)政府的犧牲品。」一位前美國高級情報官員告訴《金融時報》,「在某種意義上,中國(共)政府認為這家銀行是可以犧牲的。」

在過去10年的大部份時間裏,崑崙銀行一直是中國購買伊朗石油的主要官方管道。2012年,該行因與受到制裁的伊朗銀行開展交易而被美國財政部制裁,美元結算通道因此被關閉,僅可用歐元和人民幣結匯,崑崙銀行也被迫中止了除伊朗外的其它國際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