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進入第九周,民怨全面爆發。周一香港全面三罷(罷工、罷課、罷市),全城各區抗爭不斷,有外媒形容,香港正「領頭對抗中共極權」。香港命運何去何從,備受外界關注,加上中共官媒以及親共媒體不斷抹黑香港反送中運動,社會撕裂嚴重。如何讓民眾真實了解真相,媒體報道至關重要。

目前香港警方對於傳媒採訪多番阻撓,記者在前線報道面臨中彈、受傷、被粗暴對待的情形,時有發生。不過,包括獨立媒體大紀元新唐人團隊的記者,一直堅守第一線,第一時間向外界報道真相,受到外界的好評。

香港重大新聞直播 內容詳實豐富

從6月開始的反送中運動,自6月9日百萬大遊行、6月12日港府首次對示威民眾開槍後,香港進入全面抗爭時代,局勢不斷升級。由於港府一直不回應民眾的五大訴求,反而出動黑社會、警察暴力毆打市民,民眾開始將對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的怒火,指向幕後的指揮者——中共。

正如前趙紫陽秘書鮑彤在推特上所說,造成香港今天亂局的是「香港政府和中共」。最近中共國旗被丟入維多利亞海港、象徵香港回歸的金紫荊廣場被寫上「天滅中共」的字眼,也都充份說明這一點。

面對局勢不斷升級,大紀元新唐人團隊,從6月15日200萬大遊行開始,每個周末、重大活動都進行第一現場直播。

大紀元新唐人攝影記者余鋼在反送中現場即時報道。(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紀元新唐人攝影記者余鋼在反送中現場即時報道。(大紀元資料圖片)

同時,《大紀元》、新唐人,透過衛星電視、有線電視、報紙、YouTube、Facebook等各種平台,第一時間分享香港前線報道。

曾在直播中接受新唐人、《大紀元》訪談的資深銀行家、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同時兼任多個電台主持。他讚譽道:「在這麼多傳媒來講,《大紀元》今次是做得最好的。因為你們投入很多資源和很多專業的人士,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角度,從政治、經濟、民生、社會、文化,不同角度去拿這個資料。而這個資料、這個事實是鋪陳在所有的觀眾面前,他跟著你們就可以看到真實的事實是甚麼,然後從中作一個分析。」

警方發逾千催淚彈 記者多次中彈甚至昏迷

香港警方8月5日公佈,自6月9日以來共拘捕420名示威者,至今已發射超過1,000顆催淚彈、160發橡膠子彈、約150發海棉彈等。

香港警方自6月以來發射超過千枚催淚彈,《大紀元》、新唐人記者在前線採訪多次中彈。但不畏艱險,堅持報道第一線真相給讀者。(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警方自6月以來發射超過千枚催淚彈,《大紀元》、新唐人記者在前線採訪多次中彈。但不畏艱險,堅持報道第一線真相給讀者。(宋碧龍/大紀元)
記者在前線採訪風險極高,不僅面對警方阻撓,還要和示威者一起面對催淚彈、各式子彈的威脅。

從紐約派來香港支援的記者柯婷婷,多次在示威第一線做直播。她最難忘的是在8月3日晚上直播尖沙咀衝突,中了催淚彈昏迷過去,被示威者救醒的經歷。

當晚9時多,柯婷婷正拿著手機前往尖沙咀警署做直播,突然砰砰砰聲響,「我還沒有反應是甚麼情況,就聽到有救援人員和示威民眾大喊『上豬嘴』(註:防毒口罩)。」10秒鐘後,開始聞到有嗆鼻的味道。柯婷婷一邊把背包翻開,拿出防毒面具和眼罩出來戴上,一邊一直拍攝畫面,但很快眼睛已經開始流眼淚和刺痛,再過大概15秒左右,就已經睜不開眼睛了,視線模糊,鼻涕直流。她突然眼前一黑,抓住一個街上路牌的支柱,然後就暈了過去,「但是我隱約聽到,有示威者大喊救援,有人幫我用生理鹽水沖洗眼睛,大約5分鐘後,我就沒事了。」

為何不害怕上前線?柯婷婷說,除了對自己信仰的堅持外,也都為示威者互助、堅持抵抗強權的信念所感動。她分享在前線報道時,最高興聽到民眾對新唐人、《大紀元》的肯定,「昨天(8月4日)有一個民眾說她一直都有看我們的直播。」

另外,8月4日一名勇敢勸退防暴警察的觀塘街坊接受她採訪,得知她是新唐人電視台記者後說:「靠你們為我們發聲,這個正義要傳出去,別讓民眾只聽一些,不聽一些的,說他們(示威者)是暴徒的,真的是太可惡了。」

另一名直播記者黃瑞秋8月4日晚上在黃大仙直播時,也中了催淚彈,呼吸困難,眼睛刺痛,後來也是由示威者幫忙沖眼而減輕痛楚。有的示威者還為前線記者派發眼罩、口罩等防護設施、以及派發麵包等,災難中互助的精神很令人感動。

為何有勇氣堅守第一線?身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黃瑞秋表示,很開心能夠在關鍵時候發揮作用,守護香港。她分享和多位示威者採訪的故事,「我問他們怕嗎?他們都說怕。那我問你們為甚麼還走出來呢,他們說為了香港,這裏是他們的家。有的說,這次的抗爭不能失敗,不想香港成為下一個新疆,新疆關了200萬人在『再教育營』。」

老外攝影師bill(左),已78歲高齡,但一直堅持在第一線做直播報道,圖為他和直播記者黃瑞秋(右)做報道。(李明真/大紀元)
老外攝影師bill(左),已78歲高齡,但一直堅持在第一線做直播報道,圖為他和直播記者黃瑞秋(右)做報道。(李明真/大紀元)

此外,攝影記者余鋼、宋碧龍也多次中彈,但能堅守第一線,拍出最真實、精彩的照片和畫面。余鋼說:「走到最前面才能抓住最緊張時刻,最緊張時已經來不及感受,而我位置多數站在弱勢的一方,當高牆壓過來時雞蛋一定會緊張,不過雞蛋緊張的不是怕被壓碎,而是緊張在他身後的雞蛋不要被壓碎。」

名人專訪剖析時局 前高官:專業、有效率

另外,為了讓世界各地的觀眾讀者,第一時間了解香港的時局,大紀元新唐人團隊,還在繁忙的日常新聞當中,做了大量深度名人專訪,備受各界好評。

香港著名明星葉德嫻接受大紀元新唐人記者黃瑞秋直播訪問。(影片截圖)
香港著名明星葉德嫻接受大紀元新唐人記者黃瑞秋直播訪問。(影片截圖)

比如記者對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資深媒體人劉細良的3集訪談,在YouTube上網後反響異常火爆,每集平均都有30萬至40多萬的點擊率。不少留言都感謝《大紀元》「客觀中立、真實的報道」,以及劉細良的深度分析,令外界了解到香港時局的最新走向。

對於《大紀元》在香港社會的價值,劉細良說:「我相信香港越來越多媒體都是被政府或者中共去滲透或者收編了,能夠有獨立聲音的越來越少,那我覺得《大紀元》在這方面是有一個獨立的角色,很多都是站在香港人這邊。」

曾在8月2日公務員集會中,以一句「政治中立是我十年前寫的,你們不用擔心違反政治中立的原則」而備受矚目的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資深退休高官王永平,日前也接受了大紀元新唐人的深度訪談。

他在自己的臉書上推薦道:「接受《大紀元》訪問,談政府只懂譴責暴力和警方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之不智。《大紀元》是法輪功(學員)創辦,而法輪功可以在香港合法活動,體現一國兩制。」他對本報記者表示,《大紀元》、新唐人的報道「很專業、很有效率」。

《大紀元》獨立敢言 洞察實質

中共嚴密封鎖這次「反送中」的資訊,大陸民眾目前還不知道香港發生了甚麼。「中共一貫指鹿為馬,眼皮下面的事都造假。我們的責任就更顯重大,這個時候,需要更多的良心媒體,為真相和正義發聲。」香港《大紀元時報》社長郭君說。

郭君表示,《大紀元》這份報紙的存在,是香港民眾的福祉,對大陸民眾也有幫助。

「我們一直認為,中共不等於中國。《大紀元》曾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之後《九評》編輯部又推出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些著作向人們揭示,當今世界的焦點,就是傳統文化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之間的交鋒。」

「共產主義對世界的危害,中共對中華民族的傷害、對中國文化的破壞,對於這些很關鍵的問題,《大紀元》在紛亂局勢下,把這個最核心問題點出來了,這對於每一個家庭,對人類的發展都有非常大的幫助。我們做的事情非常有意義。」

特朗普曾六次轉發《大紀元》文章

《大紀元》歷年來在重大事件上,勇於開創先河,引領輿論。

2003年初起,《大紀元》首報中國SARS疫情,揭開中共掩蓋SARS的黑幕,為中國人和世界人民的健康福祉作出貢獻。

2004年初起,《大紀元》記者趙子法、辛菲、馮長樂等首創維權報道,緊跟中國大陸上訪動態,為大陸訪民、異見人士和維權律師發聲。

2004年11月起,《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推動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大潮。

2006年3月,《大紀元》首先撕開黑幕,報道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2006年起,《大紀元》全程追蹤報道神韻演出,見證中華傳統文化在國際上的復興。

2012年起,《大紀元》準確把握中國局勢走向,報道江澤民集團系列大貪官窩案和習江鬥,從王立軍案,到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大紀元》均提前準確預言了他們落馬的結局。

2016年,在媒體普遍唱衰特朗普的時候,《大紀元》準確捕捉到特朗普勝選的趨勢,提前報道特朗普將贏得大選。

2017年至今,《大紀元》全面報道共產黨百年真相,發表九評編輯部系列社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系統揭示共產主義的危害,以及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至今仍在國際社會為患全球。

隨後以特朗普政府為首的西方自由社會體系開始反制中共在全球的滲透、擴張和間諜活動。《大紀元》進行追蹤報道,準確預言了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和貿易戰走向,明確指出中美貿易戰是自由社會體制和共產主義體制兩大陣營不可避免的衝突和較量。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則在今年1月到7月期間,6次在臉書轉發英文《大紀元》的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