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江天勇律師去鄭州看病,同時給高齡八十多歲的岳母慶生,但遭到河南信陽市及羅山縣國保的貼身監控阻攔,江天勇痛批信陽和羅山國保是黑社會。

知情人對大紀元記者說,江天勇的岳父岳母都八十多歲了,周三(7日)是他的岳母的生日,他帶了些土雞蛋準備給老人送去,順便再看望以前的兩名同事。

5日,在信陽及羅山縣公安國保的押送下,江天勇與靈山鎮派出所所長王萬鵬及另外四個羅山縣國保坐一輛車。一路上,王萬鵬追問江天勇到鄭州如何住宿、幹甚麼,江天勇均一一告知,但等到中午11時30分到了鄭州後,他們告訴江天勇不能給親戚和同事送雞蛋,讓兩位老人中午出來一起吃飯,然後讓他們把東西帶回家。

江天勇據理力爭,此時看到王萬鵬與從另一輛車下來的羅山縣公安局主管國保的副局長孫章宏、信陽市公安局國保張家文在一起說話,才知道,國保出動了兩輛車監控他。王萬鵬對江天勇說,他們不會改變想法,這事不是局裏(羅山縣或信陽市公安局)能決定的。

「這就是不讓江天勇去見親人,完全將他與外界隔絕。」知情人表示,江天勇非常氣憤,以中午不吃國保提供的一粒米、喝一滴水抗議,並指國保如此干涉,即使是去醫院檢查,結果也不會是真實的,最終江天勇還是被帶回了老家,未能去醫院看病。

「太可笑了,江天勇一出門,他們(當局)都嚇死了!」知情人說。

江天勇5日晚間在推特上發文說:「羅山縣公安局及信陽市公安完全是黑社會!你們有甚麼權力不讓我見我親戚及前同事?你們有甚麼權力不允許我去岳父母家?你們不就是憑著人多嗎?」「你們整天打擊這個黑社會抓那個違法的,你們自己不就是黑社會嗎?我見親戚見同事見岳父岳母乃人之常情,你們怕甚麼?我每次看病你們總是想盡一切辦法不惜赤裸裸地阻撓,你們怕甚麼?莫非我的雙腿腳突然無端浮腫跟你們公安有關係?」

「我對公安特權任性踐踏法律、非法阻撓我看病、阻止我見親朋、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表示極度憤慨和強烈譴責。」

江天勇是大陸知名人權律師,參與過人權律師高智晟案、胡佳案等,並且代理了大量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案件。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發生後,江天勇擔負起營救、關注和救助709律師及家屬的維權和協調工作。2016年11月,江天勇前往湖南探望被扣押的人權律師家屬後「被失蹤」,2017年6月被中共當局以「煽顛」的罪名批捕,11月被非法判刑2年。

2019年2月28日出獄後,江天勇一直被軟禁在河南信陽澀港父母家。江天勇回家後身體狀況一直不好,高血壓、心率快、記憶力減退、尾骨疼痛不能直立坐、眼睛流淚,當局始終沒允許江天勇去醫院就診體檢。

6月20日,江天勇雙腳出現嚴重水腫,24日,他與父親準備去信陽醫院看病,遭到二十多名國保的圍堵。

6月25日,709案受迫害律師謝陽陪伴江天勇,在當地國保的監控下去信陽醫院做檢查,但醫院開出的結果沒顯示出病因。7月12日,江天勇要求到北京看病遭拒,後來當局承諾找北京醫生到江家看病,但是個騙局。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表示,江天勇腳部出現這麼嚴重的水腫,是在監獄裏面遭受了很多酷刑所致,如果讓國保的人帶江天勇去看病,他們會給醫院施加壓力造假,對於檢查出的結果,醫生也不會如實說。

金變玲說,江天勇在監獄裏遭受酷刑和被下不明藥物,身體遭到嚴重損傷,因此她非常擔心此次出現的浮腫是內臟器官如肝或腎臟受到了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