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進行了8周,引發世界關注。法國大報「費加洛報」的社論說,香港與台灣打破了「華人世界難以實行民主」的觀念,因為當下「香港青年的歌聲,是對極權主義所做的最美回應。」

香港民眾持續為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而發起抗議行動,從街頭抗議到今天的罷工、罷市、罷課的「全港三罷」,引發包括法國在內許多歐美國家的關注。

中央社報道,「費加洛報」(Le Figaro)主編德拉葛蘭吉(Arnaud de La Grange)8月4日在社論中說,在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的時刻,香港人民挺身而出,令人感到不安,彷彿1989那年春天在北京被殺害的那些年輕人的「靈魂」,也給反對專橫的香港抗議群眾注入一股力量。德拉葛蘭吉是費加洛報的資深記者,也是一名獲獎作家。

他說,人們以為香港人順從,在中共的重壓下彎著背脊;人們以為香港人是物質主義者,最在乎商業和繁榮;但他們向世界展現出,事實並非如此,他們隨時可以為了身份認同、權利、自己的自由及下一代的自由而戰,也幾乎只有他們敢於反抗中共這個龐大的國家機器。

在眾多香港民眾上街反對後,港府宣佈暫緩修訂「送中條例」(把司法案件被告送往中國大陸),但民眾持續提出撤回草案、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察暴力、釋放被捕抗議人士等五大訴求。

德拉葛蘭吉表示,對壘的兩方並不公平,一邊是崛起的強權中共,一邊是在歷史上具特殊地位的領土一隅香港,到了2047年,香港的政治特殊性也將不存。

但是對中共領導階層來說,他們認為2047年太遠,他們正在一年一年、一點一點進逼香港,透過經濟束縛,促使香港在政治上依賴大陸,儘管有人警醒,這種暗地工作卻沒遇到太多阻礙,但這種情況正在改變。

德拉葛蘭吉說,對中共來說而言,本想對14億人實施鐵腕統治,卻發現有700萬人口的香港敢於向強權挑戰,中國共產黨領導階層對自己的權力太有自信,算計出了錯,面臨顏面掃地的風險。

德拉葛蘭吉最後寫道,有些觀念認為,華人不懂民主,華人世界裏只能是獨裁或者混亂,不幸的是,這種觀念在西方世界也有市場,共產黨也對此加以玩弄,但香港與台灣打破了這種說法。

他說:「在香港街頭上演的,不只是香港本身的命運,也是中國的政治前景,甚至更廣泛地說,是亞洲的前景;香港年輕人的歌聲,是針對極權專制所做的最美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