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從最近兩場接連召開的中共高層會議來看,其高頻詞是就業。

7月30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再度提出「六穩」,並且更為強調「穩就業」。31日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則是特別著重加大力度落實就業優先政策,而這已是國常會月內三提(此前兩次分別是在7月10日、7月17日)「穩就業」。

據中共人社部統計,今年1~6月,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口737萬,完成全年目標任務的67%。換言之,上半年城鎮新增就業人數已完成全年目標的三分之二。但這樣的「佳績」與高層會議的擔憂就業形勢顯得格格不入。

其實中共人社部有一項比較數據沒有披露,即今年上半年新增就業人口同比減少2%,目標完成率同比降低1.4%。

就時間軸來看,去年(2018)年中,中國經濟開始明顯出現下行的趨勢,中美貿易戰也正式開打,今年上半年新增就業人口同比減少,說明中美貿易戰加劇中國失業問題。

以就業形勢嚴峻而言,當前三大重點群體是高校畢業生、農民工和退役軍人。

高校畢業生方面,中共人社部籠統一句話:「2019屆高校畢業生共834萬人,目前就業進展總體平穩」。當前除了是「北戴河時間」,也正值高校畢業生離校高峰期,部份沒有就業的畢業生正集中進入市場求職。

就目前職場上最普遍、快速也最為年輕族群所熟知的求職管道之一是網絡。民間智囊恆大研究院7月底發佈《2019中國就業形勢報告》披露,百度指數2019年上半年求職相關關鍵字搜索量暴增,如「找工作」這個關鍵字近90天的百度搜索量分別同比上漲482%。

農民工方面,中共農業部副部長韓俊稱有2.88億農民工,打工收入是農民的重要收入來源。農民工打工傳統是在沿海省份聚集外貿加工出口區,以及很多工廠的二、三線城市。

據人民大學和智聯招聘CIER指數(招聘需求和申請人數的比值),2019年二季度(貿易戰一年,也是5月貿易戰再度升級),分區域看,東部、中部、西部和東北的CIER指數分別為1.18、1.14、0.92、0.66,同比均有所下滑,且東部地區下滑最大;分線城市看,一線、新一線、二線、三線城市CIER指數分別為0.60、0.94、1.18、1.25,二線和三線城市下滑最大。

現在僅一家蘋果供應鏈撤離中國,農民工打工的機會預計就會少了很多。還有一個直觀的數據,製造業PMI從業人員指數,貿易戰以來,製造業從業人員指數每個月均低於50%,基本是節節下滑,6月PMI從業人員甚至比2009年低,凸顯關稅影響製造業缺工情況日益加劇。此前還有文章根據2015年數據推估,向美國出口減少3,659.9億美元,就意味著一億農民工將失去工作。

退役軍人方面,官方數據目前累計共有約5,700萬名退役軍人,前中共中央軍委總參謀部上校岳剛就表示,算上退役軍人背後的家庭人口,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人群基數,但媒體資料顯示,退伍軍人的就業率一直不高,2016年10月,就發生了北京的國防部大樓被退伍軍人包圍,抗議被裁軍後的待遇問題。高層不敢小覷,2018年4月退役軍人事務部掛牌,但2018年6月開始,江蘇鎮江、北京、四川成都、山東平度等地,仍陸續發生數千名退伍軍人上街維權事件,每次也都招來當地政府的強力鎮壓。

對於永遠把政權擺在第一位的中共來說,就業問題表面上看是一個經濟問題、民生問題,深層看是政治問題。當高校畢業生、農民工、退役軍人等就業大軍變成失業大軍,引發社會動盪,立即危及中共統治基礎。而這個情況不是不可能發生。7月底這兩場定調下半年工作的高層會議說明,中國就業問題的惡化程度確實比統計數據或外界所知的還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