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中共貶值人民幣使其達到破「7」心理關口,美國總統特朗普隨後發佈多條推文,譴責中共操縱貨幣。中美是否會爆發貨幣戰,成為各界關注焦點。

人民幣8月5日跳水跌破7元大關,全球股市下跌,中共央行雖表示,貶值就像水庫水位漲落是正常現象,但各界認為,中共此舉是為了抵銷關稅壓力。CNN則表示,中共看起來在向美國發起一場貨幣戰。

隨後,特朗普連發三條推文,批評中共操縱貨幣。他表示,基於中國(中共)歷史性貨幣操縱(行為),現在對每個人來說,更明顯認識到美國人並未支付關稅,是中共在支付關稅,而美國則從中共那裏獲得數百億美元(稅款)!

中共把貨幣當武器 特朗普發推譴責

CNBC報道,歷史上一直在控制貨幣走勢的中共8月5日突然允許人民幣跌至十多年來最低水平,目的是使中國產品更便宜。

CNN報道,通過允許人民幣走低,北京發出一個明確無誤信號:它準備在與美國的貿易戰中,把貨幣當武器用。

「中國(中共)一直……使用貨幣操縱來竊取我們的企業和工廠(財富),傷害我們的工作,壓低工人工資並損害農民。不會再允許。」特朗普在推特上說。

他接著寫道:「中國(中共)意圖繼續通過不公平貿易行為和貨幣操縱(行為),從美國獲得數千億美元。它(不公行為)應該在很多年前停止!」

特朗普連發三條推文,批評中共操縱貨幣。(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特朗普連發三條推文,批評中共操縱貨幣。(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在這三條推文之前,特朗普還發推向美聯儲喊話:「中國(中共)把它們的貨幣降到歷史最低位,這是『匯率操縱』,美聯儲,你在聽嗎?這是一個大的違規舉動,隨著時間將大大削弱中國(的貨幣)!」

美聯儲理事萊爾‧佈雷納德(Lael Brainard)在堪薩斯城聯邦儲備銀行一個論壇上表示,「我當然會監控(市場)發展對其前景的影響,我會繼續非常關注。」

雖然美聯儲官員表示,他們避免過於重視日常市場變化,但若股價持續下跌會影響商業和家庭支出計劃,並影響美國央行對經濟的看法。

「我已經和其他人說過,我們承諾繼續擴張,」必要時進一步減息,佈雷納德說。她支持美聯儲上周決定減息25個基點。

「它們(中共)現在已經停止捍衛人民幣不破7,這表明它們幾乎已經放棄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想法。」資深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說。

前FED副主席:若美國反擊 不會奇怪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策略師凱特‧傑克斯(Kit Juckes)表示,關於美國(貨幣)干預的辯論將會大幅升溫。

前美聯儲副主席艾倫‧布蘭德(Alan Blinder)8月5日告訴CNBC,如果美國在貨幣市場上對中共進行回擊,他不會感到驚訝。但他補充說,任何美元干預都不會是主要的。

「總統和財政部長幾乎都說過。」布林德在接受CNBC「Squawk Alley」採訪時表示,但他沒有透露具體情況。

據報道,上個月,特朗普總統已經研究過削弱美元的方法,以幫助推動經濟增長。然而,特朗普高級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和兩位高級政府官員當時已經確認總統決定不干預貨幣市場。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長斯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上個月表示,他不會在短期內推行削弱美元的政策。

CNN報道,為了削弱美元,特朗普政府可以正式宣佈1995年在前總統比爾‧克林頓領導下實施的強勢美元政策終結。特朗普還可以指示財政部與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合作出售美元,以降低其價值。

但Pantheon Macroeconomics資深亞洲經濟學家米格爾‧錢索(Miguel Chanco))不認為特朗普目前會這樣做,但他相信,白宮繼續採取強硬言論。

前美聯儲副主席艾倫‧布蘭德(Alan Blinder)8月5日告訴CNBC,如果美國在貨幣市場上對中共進行回擊,他不會感到驚訝。 (Getty Images)
前美聯儲副主席艾倫‧布蘭德(Alan Blinder)8月5日告訴CNBC,如果美國在貨幣市場上對中共進行回擊,他不會感到驚訝。 (Getty Images)

中共貶值人民幣是高風險舉動

人民幣不像其它主要貨幣那樣可以自由交易。每天,中共央行將人民幣價值變動限制在2%或更低範圍內。CNN報道,允許人民幣下滑的決定是在北京做出,這可能使貿易談判進一步複雜化並使交易變得更加難以捉摸。

貨幣貶值可以幫助中共通過保持美國出口價格來減輕新關稅影響。但貶值可能會導致國內的痛苦。人民幣大幅下跌可能引發中國資金外流,影響經濟穩定。

根據國際金融研究所的數據,2015年有近6800億美元資本流出中國;2016年資本流出達到了創紀錄的7250億美元。

資金持續外逃的後果,可能是災難性的,一方面會反過來加大匯率貶值速度;更嚴重的是,資本外流從房市、股市中抽走資金,很可能直接引爆房市、股市、債市泡沫,導致經濟崩潰。

所以,2015年中共央行也被迫動用外匯儲備保衛匯率,損失慘重。

中共央行行長易綱曾表示,2015年人民幣兌美元貶值約4.4%,2016年貶值約6.6%。2015—2016的兩年期間,央行花了大約1萬億美元,才阻止了人民幣匯率過度貶值。

外界認為,雖然人民幣貶值對籠罩在關稅壓力下的出口行業有利,卻與中共力倡提振內需的政策方向背道而馳,還會坐實美方對匯率操縱的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