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在昨天(8月4日)的霍士新聞中,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指出,在對美貿易中,中共犯了「七宗罪」,第一項就是「盜竊知識產權」。而特朗普計劃從9月1日開始,對所有進口的中國商品加稅,顯示出美方改變中方不公平經濟政策和行為的決心。

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美國加大了打擊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的力度,也帶動了其它西方國家開始重視中共對學術界的滲透問題。這種變化,使很多華裔科學家捲入了中共的陷阱,被中共著實害慘了。

邱香果夫婦被驅離加實驗室 騎警調查

7月5日,加拿大華裔研究員邱香果夫婦被強制帶離了溫尼泊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一同被帶離的還有幾名中國留學生。據CBC報道,邱香果夫婦在今年3月31日,通過加拿大航空公司,向中國發送了活體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Henipah)。2個月後的5月24日,加拿大衛生部要求騎警對他們進行行政調查。

邱香果一直在擔任這個實驗室特殊病毒項目組——疫苗開發和抗病毒治療小組組長,專門負責實驗室埃博拉病毒的相關研究工作。她的丈夫成克定(Keding Cheng)也是加拿大衛生部衛生研究員。在他們被強制帶離實驗室後,曼尼托巴大學終止了與邱香果的合作。

大家知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都是全球最致命病毒,屬於4級完全級別病原體。根據生物安全水平劃分,分為4個級別,4級完全級別是最高級別。就是說這病毒非常危險,必須在國家微生物實驗室這樣的高生物安全級別實驗室封存。如果知識產權辦公室官員沒有正式談判和達成材料轉讓協議,那麼從事尖端高危研究的研究員是不能把導致重大發現的材料向其它國家或實驗室發送的。

發送兩種病毒 洩國家知識產權?

根據加拿大對邱香果夫婦採取的措施,很可能意味著,他們向中國發送這兩種病毒沒有正式的轉讓協議,已經觸犯了法律。否則,加拿大騎警不會介入調查。

諾曼·帕特森(Norman Paterson)國際事務學院國家安全法專家威斯特(Leah West)指出,騎警介入調查,「說明事態嚴重」,如果是普通違規,衛生部是不會要求騎警介入的。

威斯特認為,實驗室和衛生部都要做內部檢查,看看邱香果夫婦的研究成果是不是被中共竊取,中共是不是通過非法途徑或者不當手段,搞到了加拿大的知識產權等等。

有多位匿名消息人士透露,發給中國科學院(CAS)的這2批病毒,很可能「洩露了國家知識產權」。

隱瞞經費來源 美籍華人夫婦被解僱

邱香果夫婦洩露國家知識產權的情況,在美國的情況是(可以歸入)比較嚴重的。也是在5月,美國埃默里大學解僱了一對美籍華人夫婦——李小江、李世華。美國之音表示,解僱的理由是,他們沒有向大學公開報告研究經費的外國來源,並且把他們的研究成果擴展到了中國的研究機構和大學。

他們的研究經費來源究竟是哪,報道中並沒有說明。但可以想見,他們把研究成果拿到中國,不太可能是白送的。就是說,他們的研究經費很可能是來自中國。《南華早報》報道,李小江是中共「千人計劃」中的一個。

應該說,李小江夫婦是一對在醫療研究領域頗有建樹的科學家,也很有前途。他們在埃默里工作了23年,曾帶隊研究治療一種遺傳性疾病「亨廷頓舞蹈症」。2年前在基因編輯技術方面取得了重要進展,被視為科學全球化的典範。

但是卻因為陷入中共「千人計劃」這個陷阱,被大學解僱了。不知道他們未來會甚麼樣,還有沒有哪家大學或研究機構敢錄用他們。邱香果夫婦也是一樣,因為洩漏知識產權而被解僱,在西方講究誠信的社會,他們的未來變得暗淡了許多。

落入中共「知識盜竊」陷阱

向中共洩漏知識產權,落得這般境地,也是咎由自取。但從另一個角度說,他們都是落入了中共的陷阱,被中共給害了。

海外華裔的科學家,被中共害慘的不在少數。像此前通用電氣首席工程師鄭小清、維珍尼亞理工大學教授張以恆、美國氣象專家王春等等,這些華裔科學家被中共害得更慘。他們都因為捲入了中共「千人計劃」,為中共盜竊知識產權,所以被FBI拘捕,身陷囹圄。

不過最最慘的,是很有可能獲得諾貝爾獎的華裔物理學家、史丹福大學的年輕教授張首晟。他因為與「千人計劃」有牽連,在被調查後,不明原因地自殺離世了。他的離世,曾引起許多人的關注。一度在美國華人圈子流傳一句話,進入「千人計劃」的華裔學者,自動進入FBI的調查範圍。

「千人計劃」,中共自稱是「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它針對的人群,主要是在國外著名高校、科研院所擔任教授或同級職務的華裔專家學者等。這些人都有共同特點,可以接觸到知識產權。而中共也正是把這一點,作為瞄準的關鍵。

但很多人把中共的「千人計劃」稱為「盜竊計劃」,也正因為中共這個計劃,很多海外華人研究學者感到人人自危。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