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大紀元》媒體集團,近期以來,不間斷多場次地直播香港市民的抗議遊行與集會。記者在最前線為觀眾帶來了第一手消息的同時,多次遭到警方強力催淚彈的襲擊,甚至一度昏厥。下面就跟隨攝影鏡頭,去直擊動盪的新聞現場。

柯婷婷:「發射了催淚彈!」

新唐人記者,直奔香港最前線,連續8周與紐約總部連線,直播港人「反送中」運動。

柯婷婷:「現場濃煙瀰漫!」

2個月來,港警已釋放約1000枚催淚彈、160發橡膠子彈、150發海綿彈。新唐人記者為保證解說清晰,直播期間儘量不戴防毒面具,濃烈的催淚彈直嗆口鼻。

柯婷婷:「(咳嗽聲)」

柯婷婷:「警方向記者方向釋放了催淚彈!」

8月3日直播期間,本台記者柯婷婷在尖沙咀警署附近直播時,更被警方催淚彈嗆到一度暈厥。

柯婷婷:「我就拿出防毒面具和眼罩出來戴上,然後一直舉高(錄像設備)拍攝畫面。但是再過15秒左右,已經睜不開眼睛,一直流眼淚,突然間眼前一黑,我覺得好像暈過去,然後我就倒在地上。隱約聽到有人在喊,救援!救援!然後有人用生理鹽水幫我沖。然後可能3分鐘這樣,我就沒事了,就繼續起來,去進行拍攝。」

柯婷婷:「煙霧蔓延到上面的民居!」

新聞現場,記者衝在最前方。《大紀元》記者黃曉翔,接觸催淚彈後,手臂出現紅腫、刺痛。

柯婷婷:「別的記者也有,有一個(新唐人)記者叫黃瑞秋,她也是中了催淚彈,呼吸困難。當時也是有一些示威民眾用生理鹽水幫她清洗眼睛。」

而香港警方自上周開始,更採取強光燈等多種手段,干擾現場記者拍攝。

柯婷婷:「警方有時候會用一些強光燈照向我們記者這邊,然後就會影響到我們的鏡頭,我們曾經跟他對話要求他關掉,他還是繼續。」

隨著運動持續,中共官媒開始對港人進行污名化宣傳,而獨立媒體的真實報道,成為世界了解真實香港的窗口。

柯婷婷:「今天清完場以後,旁邊的民眾都有在聽我的解說,他就過來說,多虧你們為我們發聲,為我們報道。雖然在前線可能會面臨警方的暴力清場,但是我們想把第一手最真實的情況告訴觀眾。」

僅8月2日到5日,新唐人《大紀元》媒體集團已在香港「反送中」活動第一線現場直播約30小時。

《大紀元》副總編黃萬青:「我們近期內會每周都會做直播,我們聲援香港民眾爭取自由,反抗暴政的努力。港人抗爭到甚麼時候,我們直播到甚麼時候。」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