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您看到這封求助信時,我和先生已經在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8月4日中午,江蘇徐州女教師李秀娟發的求助信在微信朋友圈引發關注。信中說女兒被同學無意傷害導致左眼失明;自己和同為教師的丈夫長期遭到不公正對待,而產生輕生念頭。

求助信發佈於江蘇徐州當地一個自媒體公號,發佈者名為「李秀娟」。求助信的發佈對像為「親愛的老師同仁,全國網友,各級領導」,其開頭即表明,「當您看到這封求助信時,我和先生已經在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

信中稱,李秀娟和丈夫均是徐州豐縣周樓小學老師,有1兒1女,女兒今年10歲,兒子今年2歲。

(微信截圖)
(微信截圖)

女兒嘉嘉去年在徐州豐縣實驗小學,受到同學無意傷害導致左眼失明。及至2019年2月底,信中說,「此時,距離女兒眼睛被同學無意傷害致殘已經快10個月了,女兒的左眼一天天黯淡,我們抱著一線希望決定到北京覆診。我訂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車票並預約了同仁醫院的眼科掛號。」

被派出所副所長瘋扇臉

李秀娟表示,3月1日晚,除了徐州豐縣教育局信訪辦公室主任丁攀、學校官員等一行人來到李秀娟家中,要求其退掉去北京的車票。家裏又來了4位警察,「他們以我涉嫌尋釁滋事為由要將我帶走。」

信中說,「我問警察我究竟犯了甚麼罪要把我帶走,此時,豐縣城東派出所副所長羅烈破門而入『你挺牛逼,叫你走,你還不走』。他將我拖拽下樓。我穿著襯衫,光著腳,在寒冬的深夜,我大哭著問他們為甚麼抓我?」

李秀娟發佈的受傷圖片。(微信圖片)
李秀娟發佈的受傷圖片。(微信圖片)

「我被羅烈摔倒在地,我雙膝跪在地上,羅烈薅著我的頭髮,不由分說,瘋狂的扇我的臉,我不知道自己被扇了多少巴掌,那是我一輩子不能忘記的屈辱,他那雙碩大的黑手出現在我每一次噩夢裏。」信中說。

被拖拽後受傷的膝蓋,直到出了拘留所還只能瘸著行走。

信中說,「我被帶到豐縣城東派出所,我的手腳被拷在審訊桌上,刺骨的冷,我的手腕和膝蓋還流著血,我請求穿衣服,他們狂笑著,用著本地難以啟齒的髒話辱罵著我……我度過了滴水未進,被恐嚇辱罵逼供的一天一夜。」

「在拘留所的七天,那是我永生不敢再回憶的日子……我年幼的兒子看見我被羅烈副所長,拖走跪在地上時恐慌的眼神,一直在我腦海裏。」

被要求承認上訪 丈夫遭撤職

「第二天下午,副所長羅烈來給我錄口供,他要我承認我3月3日去北京是上訪的。」「羅烈要求我簽字承認上訪並接受行政處罰,罪名是尋釁滋事。」李秀娟稱,自己拒絕簽字,隨後被送往徐州拘留所。

李秀娟所屬的教育局也對她展開談話,並下發處分文件,「我的丈夫被多次批評談話,被撤職」。李秀娟強調,相關舉動對自己和家人的心理狀態,都造成極大困擾。

李秀娟信中發的照片「學校全體老師同情我家的遭遇,自願聯名。」(微信圖片)
李秀娟信中發的照片「學校全體老師同情我家的遭遇,自願聯名。」(微信圖片)

李秀娟夫妻被找到  居民稱她人不錯

4日中午,新京報記者撥打李秀娟電話,接電話者自稱是李秀娟的女兒嘉嘉,她表示,父母一早外出,沒有帶手機,至今未歸,目前只有她和2歲的弟弟在家。

嘉嘉說:「媽媽昨晚哭了,今天父母一早出門時,只給自己留了一些麵包和水」,更說父母目前去向未明,也無法取得聯繫。她表示,此前媽媽曾告訴她「會有阿姨來照顧」。

當天16時許,新京報記者從豐縣縣委辦公室一工作人員處獲悉,其目前已收到派出所消息,兩人已經被安全找到。

事發後,有豐縣居民向南都記者表示,擔任教師的李秀娟「人不錯,我們都很同情她。」

網民熱議

上述消息引發海內外網民熱議:「就算上訪,有甚麼問題嗎?封建社會都還可以告狀呢!」「中國的一切是為共產黨的政治服務,其它都不重要甚至可以草菅人命!」

「真是沒地方說理,中國是個甚麼爛國家。」有回帖道:「和國家沒關係,這個國家還是有人民熱愛的。要怪就怪萬惡反動的共產黨,霸佔國家,奴役這個國家的人民。共產黨不等於中國。」

「這個共產黨的罪惡希望有一天一定要受到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