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8月4日採「Be Water」策略,示威者在中聯辦、銅鑼灣、將軍澳、觀塘與黃大仙等地,且戰且走「快閃」多點闢新戰線;港警因疲於奔命又爆無差別打人,反而激發市民上街支援示威者。

「Be water」一詞源自已故香港武打巨星李小龍話語,意指武者不應拘泥於形式招數、要像水般流動,既柔軟又剛強,能適應萬物、又能匯聚成強大力量;4日的反送中街頭抗爭,則是「Be water」與「快閃」的結合。

香港4日的反送中抗爭,概以晚間10時作分界,此前主戰線是下午5時,鄰近中聯辦大樓的西環卑路乍灣公園反修例集會,副線是將軍澳遊行;入夜後則翻轉,將軍澳、觀塘與黃大仙成3大戰線,且多了周邊居民加入。

綜合媒體報道,西環4日集會示威者晚間6時45分步出公園、一路向東前進中聯辦大樓,防暴警察則在中聯辦外100米處佈防;7時15分在示威者尚無衝擊行動時,即舉旗警告並立刻發射催淚彈驅離,幾無預警打彈引發周邊市民不滿。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離開港島西集會,在港大地鐵站乘地鐵離開。(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8月4日晚,大批示威者離開港島西集會,在港大地鐵站乘地鐵離開。( 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面對港警狂打催淚彈驅離,示威者旋即於7時30分,「快閃」回撤至香港大學地鐵站乘車轉至東面的銅鑼灣,並在軒尼詩道、波斯富街交界一帶築起路障;另有示威者續往灣仔、告打士道與紅磡海底隧道口方向前進。

防暴警察9時15分許,開始從告士打道打催淚彈驅離,示威者立即「快閃」撤離,並在銅鑼灣地鐵站一帶出現對峙;但晚間10時左右,示威者突然又全數「快閃」搭地鐵撤離銅鑼灣,前往3日晚間爆發警察與當地住民衝突的黃大仙地鐵站。

原本平和的將軍澳戰線,自下午起一直有近百黑衣示威者,在將軍澳警署外準備抗議;至晚上10時後,防暴警察開始驅離示威者,其間因無差別打傷一名中年男子,隨即引發附近居民不滿,紛紛上街加入抗議。

從銅鑼灣轉進至黃大仙的示威者,又「快閃」將戰場轉到觀塘警署。觀塘戰線的警民僵持約2小時,黑衣示威者獲得當地民眾支持,許多身著短袖短褲的無防護居民走上街,抗議港警過度使用武力,並將馬路上的防暴警察逼退回警署內。

3日晚間意外爆發警民衝突的黃大仙警署周邊,5日凌晨仍有數百名未戴防護頭盔、防毒面具等裝備的當地居民,對著警署隔壁的紀律部隊宿舍高呼「黑社會」、「黑警」等口號,防暴警察在宿舍外戒備。

至5日凌晨1時7分,防暴警察在未舉開槍警告旗幟下、再次朝著無防護裝備的當地居民發射多枚催淚彈,現場濃煙四起、居民四散,警方則前進至龍翔道清場。

此外,5日零時起,在荔枝角美孚巴士總站附近的抗爭點,則聚集越來越多黑衣示威者,並築起路障堵塞葵涌道;天水園警署外亦有示威者駐留,但人數不多。

至凌晨2時截稿前,香港「快閃」的將軍澳、觀塘、黃大仙與美孚等戰線,仍有民眾、示威者跟警方對峙,尚未散去。#

(轉自中央社)